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07 電話魔 第 2 頁


「假如,我是說假如,與犯罪有關的事,想請你們查一查,也不行嗎?」「如果警方有特別的要求,電信局會想辦法。」「什麼辦法?」「這個恕難奉告。」說完話,對方又補充一句:「
作者:待考 / 頁數:(2 / 7)

「假如,我是說假如,與犯罪有關的事,想請你們查一查,也不行嗎?」

「如果警方有特別的要求,電信局會想辦法。」
「什麼辦法?」
「這個恕難奉告。」
說完話,對方又補充一句:「好了嗎?如果不是要查號碼,我要切斷了。」
104既然行不通,我便想到通知警察。但是這卻很麻煩。時尚書屋
警察一定會問我的姓名、身份之類的,還會問為什麼打電話到陌生人處,我知道的電話號碼中沒有一個與剛纔撥的類似,因此也無法辯稱是打錯電話了。時尚書屋
弄得不好,以後我別想再玩電話遊戲了。時尚書屋
那麼,不告訴警察姓名、身份如何呢?不過,據說警察有偵測儀器,可以查出打電話者的號碼,而且也會把我的聲音完全錄下來。時尚書屋
我不願為別人冒這個險,於是決定忘掉算了,跟着,就鑽進冷冰冰的被窩。時尚書屋
可我連一點兒睡意都沒有,也不知在床上翻來覆去多久,夜色已漸白。第上一班電車駛過附近的街道,震動傳到了枕頭。時尚書屋
我必須起床的時間快到了。時尚書屋

人們為了求生而來到大都市。但是依我看,他們是為了求死而來。時尚書屋
黎爾克在他的《馬爾德的手記》裡,一開頭就這麼寫着。時尚書屋
我對這句話深有同感。事實上,東京對我而言,只是個幻滅與荒廢的都市。我討厭東京,之所以沒離開,是因為找不到其他生活的場所罷了。時尚書屋
但若要回家鄉去過那種完全沒有私生活的日子,還不如自殺算了。時尚書屋
我討厭東京,更不喜歡家鄉。我的家鄉是個臨海的偏僻漁村。除了牲交之外,沒有其他娛樂活動的父母,也沒什麼生活能力,卻生了一大堆孩子。時尚書屋
他們不懂什麼叫節育,跟貓狗一樣拚命地生。所幸糧食豐富,孩子們才沒被餓死。時尚書屋

在我們那兒,只要出海岸隨便找個網,或者在回來的漁船四周撈幾下,總可以抓到些賣不了幾個錢的小魚。時尚書屋
我的身體被海邊的鹹濕味與爛魚的臭味所滲透。我彷彿是吃着屈辱長大的。時尚書屋
盼望着、盼望着,好不容易挨到中學畢業,我迫不及待地離開家鄉,目的地只有一個-東京。我一直懂懾着東京,在浸長而暗淡的童年,東京是我惟一的希望。時尚書屋
東京在我的心目中是個五彩續紛、充滿夢幻的都市,那兒提供給年輕人數不盡的成功機會以及華麗的生活。時尚書屋
可是不久我便曉得,這種想法實在是大錯特錯。時尚書屋
東京的美,只不過是露出海面的冰山的一角,底下的部分則是聚集各種醜惡之雜燴。時尚書屋
土包子的我,來到東京後,才深深地體會到,原來人愈多的地方,生存競爭愈激烈。時尚書屋
然而,在惡戰苦鬥中,我還是留下來了。東京雖冷酷,但換個角度看,卻也非常自由,不會被旁人過度地關心。時尚書屋
別人生也好,死也罷,都一自己無關。對自己的生活權利與利益不發生影響的人都可視同「路旁的石頭」。時尚書屋
這對從小生長在偏僻漁村的女性來說,不啻是種解放。那兒的村民最大的樂趣便是挖掘、談論別人的隱私,再怎麼鷄毛蒜皮的小事,他們都有興趣插一手。時尚書屋
最近報載有人死了十幾天,而其鄰居卻一直沒發覺。專家學者們便紛紛發言,認為這是現代都市的社會問題。但我卻不認為這有何不好。時尚書屋
想死的人儘管去死,不必驚擾周圍。這總比在死之前,連平常不相往來的遠親,為了分點遺產,也千里迢迢地擁到枕頭邊好多了。時尚書屋
一想到這點,我就興不起回故鄉的意思。我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留在荒野般冷漠的都市,忍受強烈的孤獨;一個是回到完全沒有私生活的故鄉。時尚書屋
我選擇了前者。自從搬到這棟公寓後,已經幾年了,而我還沒跟鄰人談過話,好像同樓層還住着一位年輕人,有時在樓梯口碰上,僅僅是點點頭,並向她露出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到現在我也不清楚這棟建築物裡到底住些什麼人。時尚書屋
不管誰住在隔壁,不管同樣一棟建築物中住哪些人,彼此都互不相關。就好比坐車時,鄰座的乘客與你無關一樣,你們不過是偶爾坐在一起罷了。時尚書屋
可是,人與人之間完全互不關心,是多麼寂寞呀!我因厭膩鄉下過分關心他人的風土人情,而逃到都市,卻發覺這裡已經走到了另一個極端。時尚書屋
白天在公司做的是不需思考判斷的工作,晚上回到公寓則面對封閉的生活。時尚書屋
有l000萬以上的人擠在這個都市,卻沒有任何人來訪,也沒有來信,沒有電話來。時尚書屋
碰到假日時,外頭雖有熱閙氣氛,我卻一個人關在房裡,寂寞得快要發狂。時尚書屋
為了不使自己發狂,我買了一樣玩具。那就是電話。時尚書屋

到了公司後,整天恍恍惚惚的,無法定下心來工作。昨晚那個女人的聲音一直在耳旁繚繞。時尚書屋
她的確說了「救命!我要被殺了」這句話。而我置若罔聞。時尚書屋
如果那女人真的被殺……我感覺我似乎有一半責任。時尚書屋
我的生活原則是「不干涉別人,也不願被人干涉」,但那女人的聲音一直在腦海裡迴響,令我覺得這件事自己也有份。我雖末目睹,但這或許是好奇心在作祟吧。沒有好奇心的話,根本一開始就不會玩上電話遊戲。時尚書屋
今早的報紙沒有刊登任何殺人事件。不過事情是發生在昨夜,不,嚴格地說,應該是今晨,因此縱然真的被殺,大概也來不及上報了。時尚書屋
上班時間無法收聽電視或收音機。中午的電視新聞也沒有報道。時尚書屋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時間,在回家的路上,買份晚報,也找不到類似新聞。時尚書屋
我懶得回家做飯,便買個便當和水果。時尚書屋
房裡的情形與早上出門時一模一樣。空氣中飄浮着一股餿味。時尚書屋
沒有費心佈置的房間,讓人有種荒廢的感覺。時尚書屋
吃完寂寞的晚餐後,那件事又再度佔據我的腦海,我覺得壓迫感愈來愈大。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