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07 電話魔 第 3 頁


「再打一次電話看看。」401-l677,這個號碼已經深印在腦海裡。撥電話時,附近車站廣播員播報車名的聲音,以及電影院以肆無忌憚的音量播放的音樂,依稀可聞。「喂,我是Kami
作者:待考 / 頁數:(3 / 7)

「再打一次電話看看。」

401-l677,這個號碼已經深印在腦海裡。撥電話時,附近車站廣播員播報車名的聲音,以及電影院以肆無忌憚的音量播放的音樂,依稀可聞。時尚書屋
「喂,我是Kamioka.」
是個咬字清晰的男人。沒料到這麼快便有人接電話,一時之間,竟想不出該說什麼。時尚書屋
「喂,喂。」
對方一定覺得莫名其妙,怎麼這邊一句話也不吭,因此一在矮呼叫。時尚書屋
「這個……」
我總算開了口。時尚書屋
「是402-1677嗎?」
「是的。」對方回答的很肯定。時尚書屋
「想請問您一件冒味的事。昨晚,府上是否發生了什麼事?」
我戰戰兢兢地問。時尚書屋
「昨晚?」對方像是突然被問起莫名其妙的問題,似乎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正確地說,是今天早上l點左右。」
「今天早上l點?我昨晚l2點左右便睡了,到底是什麼事?」
對方用成熟而文雅的聲調反問。時尚書屋
「這個,我不太方便回答。」
「你究竟是誰?」
對方似乎開始疑心起來。時尚書屋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公寓管理員在門外喊我的名字,說有我的包裹。時尚書屋
突然,鄰家傳來刺耳的「噪音」,彷彿金屬物在玻璃上划過般的令人全身顫慄的聲音。時尚書屋
「那也算是拉小提琴嗎?用鋸子鋸木頭的聲音都比這個好聽多了。」
管理員嘟囔着說。時尚書屋
「我待會兒再打來。」

我將電話掛斷後,起身開門。管理員抱著包裹站在門外。時尚書屋
包裹是故鄉的母親寄來的。不外乎是魚乾之類的東西,在東京,連貓都不吃它們。時尚書屋
母親每次寄這些東西來,必定會附帶一封要錢的信。開玩笑,天下那有如此一本萬利的便宜事,我才不會上當。時尚書屋
管理員走後,我重新撥電話。這次因曉得對方在家,心裡較有準備。電話聲一響,立刻有人接。時尚書屋
看樣子,「Kamioka」似乎在等我的電話。時尚書屋
「我是剛纔打電話給你的那位,昨夜真的沒發生什麼事嗎?」
我自己也覺得這樣做似乎有點糾纏不休的味道,但還是鼓起勇氣追問。昨晚的慘叫聲,絶對不是聽錯。時尚書屋
「你到底是誰。」對方似乎有點生氣。時尚書屋
“我知道這樣做很失禮,但是我實在不能告訴你我的名字。時尚書屋
事情能夠是這樣,我作完點左右撥錯電話到貴處,聽到了似乎有什麼事件發生。“
「什麼事件?」
「這個……」
「你聽到了什麼?」
「這個……有個女人喊『救命!我要被殺了!』」
「女人喊救命?」
對方顯然嚇了一跳,接着便爆發出一陣笑聲。時尚書屋
「哈,哈,別開玩笑了,我家太平得很,連螞蟻都沒死一隻。你是在做夢吧。抱歉,我很忙,沒空跟你瞎扯,要掛斷了喔。」
「等一下,從昨晚到今晨,府上真的沒發生什麼事嗎?」
「你的疑心病末免太重了吧!懷疑別的還無所謂,懷疑殺人可不是閙着玩的。我是個單身漢,家里根本沒有女人。你要做夢是你的自由,可不要給我找麻煩。」
對方一說完,便掛斷了電話。時尚書屋

與對方通完電話後,心情也平靜下來了。我想大概什麼地方弄錯了。從聲音聽地出來,對方相當生氣。時尚書屋
這也難怪,突然接到陌生人電話,說自己家裡有殺人事件發生,任誰也會嚇一跳,何況對方不肯說明身份,被認為是惡作劇也沒話說。時尚書屋
但是,那女人的聲音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的確聽見她喊「救命,我要被殺了!」
那個男人自稱Kamioka,以Kamioka發音的姓有神岡、上岡、紙岡等,下面的名字也不曉得。我翻了一下電話簿,看到上面光是神岡的姓就列了一大串,便作罷了。最後還是報上的電視節目欄解開了我的疑惑。時尚書屋
我沒有訂閲報紙,想看的時候,就跟今天一樣,在車站的販賣店買。時尚書屋
反正閒着無事,看看電視也好。打定主意,便取晚報來看上面的電視節目欄。時尚書屋
今晚有推理影片《殺人執照》,演的是下集,上集在昨晚同一時間放映過了。一瞬間,我的腦子裡似乎有什麼閃過。時尚書屋
——就是這個。昨晚我打電話去的時候,對方正在看推理影片,而我聽到的“救命!
我要被殺了!“正是電視中女演員喊的。時尚書屋
當時,我被這句話嚇獃了,因此一句也沒吭。對方拿起電話後,聽不到任何響音,以為是無聊電話,便將電話掛斷。時尚書屋
這麼推測,雖然有點兒牽強,但也找不出其他更合理的解釋。想通後,積壓在胸口的那團抑鬱,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我決定忘掉這件事,不能為了這事而喪失我那寶貝遊戲。時尚書屋
然而,自從發生這件事後,我無法再熱衷于電話遊戲。一想到萬一拿起電話,又會聽到「救命」的聲音時,手指便僵硬起來。時尚書屋
假如無法在心理上保待絶對優勢,電話遊戲還有什麼意思呢?時尚書屋
我失去了惟一的娛樂,又回到原先孤獨的自閉生活。每天在寂寞中度過,覺得活着很沒意思。時尚書屋
有時上街買醉,偶爾也跟邂逅的男人上床。但是這麼做,事後只能讓我陷入更深的孤獨中。時尚書屋
這一陣子,我似乎有一種被人尾隨的感覺。時尚書屋
覺得背後經常有股不知是誰的視線跟蹤着,而且是種含有惡意的、帶刺的視線。時尚書屋
可是回頭看時,並沒發現什麼人在尾隨。我有時突然跑進百貨公司,鑽入電梯上上下下好幾次,或者故意多換乘幾次電車,有時則挑人少的路走,然後突然折回。時尚書屋
還是沒有發現什麼人在尾隨。但是那種感覺卻依然持續着。時尚書屋
我很害怕,卻又無計可施。如果告訴警察的話,肯定不會被理睬;找醫生的話,不外乎被診斷為神經衰弱。時尚書屋
為了忘掉恐怖感,我喝酒愈喝愈多。東京真是個便利的地方,不愁找不到便宜的酒吧。時尚書屋
我跟「中岡」便是在酒吧認識的。有一天在酒吧櫃檯喝酒時,中岡就坐在我的旁邊。時尚書屋
記不清楚是誰先開口的,或許是中岡吧。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