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07 電話魔 第 6 頁


神岡處理完知佐子的屍體後,心情漸漸平靜下來,但是一想起那個不知是誰打來的電話,便又坐立不安。到底是誰打來的呢?由於職業的關係,有些人會在深夜打電話給他,要是被哪位朋友聽到知佐子
作者:待考 / 頁數:(6 / 7)

神岡處理完知佐子的屍體後,心情漸漸平靜下來,但是一想起那個不知是誰打來的電話,便又坐立不安。時尚書屋

到底是誰打來的呢?由於職業的關係,有些人會在深夜打電話給他,要是被哪位朋友聽到知佐子的求救聲,那可槽糕了。時尚書屋
可是,也有可能是陌生人打錯了電話。時尚書屋
神岡安慰着自己。時尚書屋
第2天傍晚,那位令神岡坐立不安的神秘人物又打電話來。時尚書屋
交談了幾句後,神岡便明白了兩件事:第1,昨晚是她撥錯了電話,第2,她懷疑這裡發生了殺人事件。時尚書屋
既然打了第2次電話,便表示對方記得這裡的電話號碼。可是,神岡卻不曉得對方是誰。也就是說,神岡的命運被掌握在這位神秘人物的手中。時尚書屋
從聲音聽得出來是個25歲至30歲左右的女人。時尚書屋
為了知道對方的底細,神岡費盡心思將通話時間拉長。他從電話中聽到車站廣播員播報車站名以及電影院播放的音樂,因而得知對方住所的大致位置。時尚書屋
接着,他又聽到敲門的聲音。時尚書屋
「富森小姐,有你的包裹。」是個中年女人的聲音,然後便是令人起鷄皮疙瘩的噪音。時尚書屋
「那也算是拉小提琴嗎?用鋸子鋸木頭的聲音都比這個好聽多了。」神岡聽到送包裹來的中年婦人在發牢騷。時尚書屋
這時候,被中年婦女稱為「富森小姐」的她,對神岡說「我待會兒再打來」,然後便掛斷了電話。時尚書屋
大概是拿包裹去了。神岡想,待會兒富森若真的再打電話來,那就寶石她的懷疑相當強烈。時尚書屋
「如果那樣可得採取行動了。」他盤算着。時尚書屋
無論如何,不能讓行兇的事泄露出去。時尚書屋
如果她再打來的話……神岡正在心裡描繪另一幅行兇的藍圖時,電話又響了。時尚書屋
就在這一瞬間,「富森安子」的命運便被決定了——非除掉這女人不可!
神岡知道,對方住在某車站附近,不遠處還有電影院。時尚書屋
神岡記得車站名及電影院播放的那首音樂。知道她的姓是富森。從她與中年婦人的對話判斷,住的地方大概是公寓。中年婦人可能是公寓管理員或鄰人。時尚書屋

此外,同一棟公寓裡,還住着一位差勁的小提琴練習者。有了這些資料,要找出對方的所在地,並不是件很困難的事。時尚書屋
事不容緩,神岡第2天就開始行動。果然不久便找到,是涉裕區簽壕二丁目l0號福壽公寓的富森安子。時尚書屋
其後便是尾隨跟蹤,找機會認識。時尚書屋

富森安子的屍體是在離立川市不遠的山林中被發現的。住在附近的小孩子們到林中抓鳥時,看見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的屍體,驚慌失措地飛奔到最近的派出所報案。時尚書屋
從被害者的遺留物中,立刻查出了被害者的姓名、住址。時尚書屋
立川警署成立搜查本部,開始調查。時尚書屋
神岡薰坐在客廳沙發上,邊享受白蘭地邊看著正在報道這個事件的電視新聞。他之所以如此悠然自若,彷彿在看一件與自己完全無關的命案報道,是因為太有自信了。時尚書屋
行兇後,他一再檢查四周。不讓任何自已的東西遺留在現場。時尚書屋
一切都無跡可尋。跟她一起喝酒應該說騙她喝酒的那間酒吧是間有名的大型酒吧,客人非常多,酒保不可能對某位客人留有印象。而且他為了萬無一失,事前曾化裝過,因此即使有人看到自己和她在一起,也扯不到自己頭上。時尚書屋
總之,自己與富森安子之間,沒有任何關係。再怎麼精明幹練的刑警,也不會找到我這兒來。時尚書屋
神岡邊品嚐着白蘭地,邊陶醉在一種勝利的快感中。時尚書屋
「這世上少了一個愛管閒事的老小姐,也沒什麼,反正日本現在人口過剩。那些妨害有能者存在的無能者愈少愈好。」
神岡在空了的酒杯中,再次注入琥珀色的液體。時尚書屋
這時,門鈴響了。時尚書屋
「咦?今天應該沒約什麼人才對呀!」
神岡雖然愣了一下,卻立刻起身。今天他有一種想要見人的慾望,想要找個對象誇示一下心中的勝利感。打開門一看,外面站着兩位陌生男子,兩人都穿著平常的西服,一副平凡的模樣兒,其中一人戴着眼鏡。時尚書屋
戴眼鏡的男人先開口了:「你是神岡薰先生嗎?」
聽口氣,似乎不是音樂圈的人。時尚書屋
「是的,我就是神岡。」
他有點兒不愉快。他不希望這麼好的氣氛被陌生人的來訪糟蹋了。時尚書屋
「我們是刑警,想請問你一些問題。」
神岡多少有些心理準備,因此對兩人的身份並不特別感到震驚。自己畢竟殺了兩個人,雖然儘量不留下任何線索,但是仍無法保證和她們在一起時不被人看見。時尚書屋
尤其是知佐子,由於交往的時間較長,可能性更大。知佐子私生活隨便,異性關係複雜。大概是警方正在一個個調查與她有過接觸的男性,而查到這兒來的。時尚書屋
但是還沒有聽到新聞報道中發現知佐子屍體的消息。而且她的屍體埋在奧多摩深山中,那兒人跡罕至,應該不會那麼容易被發現。難道只是失蹤調查?如果是的話,就沒什麼好怕的。時尚書屋
縱然如此,也不是件偷快的事。時尚書屋
「是警察?有什麼事嗎?」
神岡儘量擺出一副普通百姓突然被刑警訪問時,所「應有」的反應——既不過分驚嚇,也不十分冷靜。時尚書屋
「首先要問的是,你最近是否開自己的車到立川市附近去過?」
對方似乎已經查到神岡有汽車了。這一點頗令神岡不安,但他還是回答「沒有」。時尚書屋
否認最近去過立川市附近,可能比較不會出批漏。時尚書屋
從對方問的問題,神岡明白他們是為富森安子而來。他覺得既放心又不安。時尚書屋
放心的是,如果問的是富森安子的事。他有相當把握;不安的是,自認為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刑警怎麼會找上門來?時尚書屋
不出所料,刑警又問:「那麼,你認識富森安子嗎?」
「富森安子?那是誰?」
「你不會不認識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