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第 10 頁


「沒有。現在要說客人,除了您之外,六號房間有兩位,二樓有三位,總共六人,而且都是男人。孩子是一個都沒有。」「但我剛纔好像聽到搖籃曲了。您有孩子嗎?」「我沒有。」老闆奇怪地望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2)

「沒有。現在要說客人,除了您之外,六號房間有兩位,二樓有三位,總共六人,而且都是男人。孩子是一個都沒有。」

「但我剛纔好像聽到搖籃曲了。您有孩子嗎?」
「我沒有。」老闆奇怪地望着三郎,「這恐怕是您聽錯了吧?這一帶恐怕沒有人會唱着搖籃曲路過。或許是傭人們唱着相似的歌曲吧?」
但三郎還是覺得有一件事堵在心頭。那天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他不能忘卻那異樣的音律。時尚書屋
這暫且不說。很快三郎便被帶到了老闆的房間裡,那兒的桌子上已備好食品,對面一位先到的客人正舉着酒杯。時尚書屋
「這位是進藤君。我的老朋友。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昨天他才到。跟他,你不必拘束。時尚書屋
請隨便。」
老闆如此這般地介紹着。時尚書屋
「我們剛開始喝,想讓你散散心,便去叫你了。」
此時那位叫進藤的客人端坐起來,用一種無所謂的腔調表達了一下哀悼之意。他一身打扮相當講究,但講話的腔調、被太陽曬得黝黑的膚色、骨節粗大的手指都讓人覺得他不適合住這樣高級的賓館。首先,他那可怖的長相便讓三郎覺得不快。那皮膚雖說是曬黑的,卻出奇的青黑,使人聯想到鉛的顏色。時尚書屋
混沌、不時轉動着的瞳仁,病理性的少發,這一切都說明其上半生是漂浮不定,歷經坎坷的。時尚書屋
話題依然是以無底的池沼以及蝶為主。賓館老闆一個人說著,而進藤只是敷衍地應答一聲。三郎則一邊聽著,一邊陷入奇想之中。桌上擺放著各式各樣的老闆喜好的美味之物。時尚書屋

其中的絶大多數是三郎未曾品嚐過的無名之鳥、獸、昆蟲等。平素一向愛吃怪東西的三郎此時卻沒有一點點食慾。與這些美味相比,他從老闆的講話中不禁想到了一個重要的事情。時尚書屋
那就是昨天蝶從零售店買完東西回來時那令人費解的舉止,還有在森林中所講的讓人心悸的話語。當時她就快要吐露真相了。如果那樣就可以明白到底是什麼令她那般恐懼。但時至今日,悔之晚矣。時尚書屋
但至少有一點可以知道,即蝶在零售店前肯定看到什麼了。說不定那就是她驚恐不安的根源,說不定那就是跟蹤她的人。而且如若再大膽發揮一下想像的話,在森林中殺死蝶的正是那個跟蹤者。時尚書屋
這一帶是狹小的村落,如果昨天有外人來,馬上就可以知道。但在這個時節,一天會有兩三個人來嗎?說到外人,現在端坐于此的進藤不就是其中之一嗎?一打聽,他果然是昨天傍晚時分來的。這麼偶然的吻合豈不讓人覺得蹊蹺。更何況他那猙獰的面相、粗魯的言行舉止,這一切都讓人越想越覺得可疑。時尚書屋
悲痛中數日已過。三郎依舊滯留在稻山賓館裡。一則是上次拍電報打聽蝶身世之事,朋友的答覆未到。更主要的是他感到蝶還在某處活着。時尚書屋
就算死了,他也不忍離開她沉屍之地的池沼。另外還有一個原因,他想監視蝶出事那天來到此處的惟一一個外人進藤。此事已問過村裡人,得到了確認一有閒暇,三郎便會想起池沼,借來潛水鏡,進入森林。像被什麼迷惑住了一樣,終日凝視着池底那幽暗的世界。時尚書屋
10
就這樣日復一日,他突發奇想,以現在這種眷念之情,將戀人的姿態表現在他的畫板上。他有獨特的構思。首先在背景圖案上畫上滿滿一面叢生的水藻,在那幽暗的中央處,橫躺着泛着銀色的蝶之裸體,用濃重的藍色烘托全身。那簡直就和他在無底池沼中借助潛水鏡所看到的景觀一模一樣。時尚書屋
賓館裡明亮的房間不適合畫這樣的畫,又不能背着畫板去森林。為了繪畫場所,他頗費思量,最終選中那空着的賓館副樓。那周圍的空地上雜草叢生,房子整體多處背光,那種陰鬱、壓抑的感覺吸引了他。三郎覺得那裡才是畫這副畫的絶妙之處。時尚書屋
賓館老闆看上去不太情願開放到樓,但當他聽完三郎那令人同情的想法,並確認三郎將為此交付足夠的租借費後,總算應允了。時尚書屋
雖說是副樓,但看上去像是個古老建築,完全荒廢着,非常寬大,所以即便將窗戶全部打開,裡面朝內的房間還是如同傍晚時分一般昏暗。三郎特地選擇其中最暗的一間,支起畫架,立刻投入到這個奇特的工作中。時尚書屋
一拿起木炭筆,他就全神貫注了。雖說有如實畫出戀人的喜悅感,更重要的是他那早已忘卻的藝術感又復甦了。《沉睡水底的妖女》,單單這個極具誘惑性的標題就已經讓他欣喜若狂了。而且,拿起畫筆也是拋卻悲痛的良丹妙藥。時尚書屋
他擯棄一切雜念,埋頭于繪畫世界中。時尚書屋
這是他進入副樓第1晚的事情。他興緻所至,天色已黑卻無法擱棄畫筆,便點起從賓館裡借來的油燈這一帶連電燈也沒有,在黑紅的燈光下,忙着那對光線要求不高的素描工作。時尚書屋
返樸的燈火將異常的陰影投射在整個房間裡,那種夢幻般或是童話中的影像更加符合他的心境。時尚書屋
就在那時,他突然又一次聽到那奇怪的搖籃曲。從聲音、曲調直至異樣的悲淒感都與那天所聽見的如出一轍。那聲音的主人似乎就在副樓的某個角落裡,那哽嚥著的搖籃曲時斷時續,悠悠傳來。時尚書屋
一聽到這歌聲,三郎與那天一樣又產生了異樣的感覺。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他出神地傾聽著那音律,很快便立起身,手拿着燈,循聲走去。可那燈火一顫動,那歌聲就嘎然而止。與此同時,傳來不知是何人跑向套廊外的聲響。時尚書屋
「誰?」
三郎一邊叫着,一邊循着聲響跑了過去。跑出套廊,透過漆黑的空地看去,隱隱約約,那兒彷彿有個女人的身影跑動着,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時尚書屋
11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