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第 12 頁


女人畏畏縮縮靠近喜八,朦朧的燈光映照出其面孔,裝束一般,但曲綫豐滿,容貌誘人。這個看上去像是招待的女人垂着頭,忸忸怩怩站在那裡。「回哪?我送你。」喜八拍着胸脯站在前頭。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32)

女人畏畏縮縮靠近喜八,朦朧的燈光映照出其面孔,裝束一般,但曲綫豐滿,容貌誘人。這個看上去像是招待的女人垂着頭,忸忸怩怩站在那裡。時尚書屋

「回哪?我送你。」
喜八拍着胸脯站在前頭。時尚書屋
「往這邊走嗎?……那個男人究竟是誰?」
「剛纔,我差一點被殺死,那人是有前科的,剛剛纔從監獄中放出來的。」
說著說著,兩人離開寺廟的長牆根,走到稍稍明亮一點的大街上。時尚書屋
「以前你就認識他?」
「哎!一點點而已,沒有深交。我就像被毒蛇纏住一樣。他一直跟着我,威脅說如果不聽從他的話就殺了我。剛纔他懷裡就揣着短刀。」
「幹嗎不報警?」
「你是警察嗎?」
「不是,剛纔是嚇唬他的。我是個畫畫的。」
「啊?」女人露出驚訝的神情。「如果報警的話,豈不更加恐怖?如果那樣恐怕就真的要被殺死了。算了,還是逃到一個那傢伙怎麼也找不到的地方去。」
她半是自言自語地反覆嘟噥着。時尚書屋
「如果可以的話,能否詳細說一說?如果有我能辦到的事一定助你一臂之力。」

喜八拋卻了羞澀,信口說到。時尚書屋
「謝謝。我想我自己一個人能應付。」
從那女人的話語中,一下子就感到拒絶之意。喜八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平時就比一般人要懦弱的喜八再也沒有勇氣說幫助一類的話了。當街道兩側的房屋逐漸變得明亮起來時,穿戴破爛的他漸漸覺得有點自卑。時尚書屋
不知從何時起,方纔黑暗中的英雄變成了膽小鬼,連被自己救下的女人看一眼都覺得無比羞愧。時尚書屋
「非常感謝。現在我沒事了。從這我一個人能回去。」
她朝着傻乎乎站在那裡的喜八鞠了一躬,輕輕地拐過明亮的街道走了。喜八無地自容,故作無表情狀若無其事地朝另一個方向走去。更為可笑的是,直到此時,他才注意到被救女子的身份。時尚書屋
「啊!想起來了。她不是K舞蹈團裡的舞女嗎?」
他覺得曾經見過她。以前他經常光顧的淺草六區的曲藝場裡,有一個名叫胡蝶,頗有人緣的舞女,她不知何時從舞台上消失了。想不到會在這裡遇見。她竟然在這暗淡的地方築窩,過着漂浮不定的日子,還要被那個有前科的傢伙追得到處亂跑,實在可憐。時尚書屋
當他明白被救女子是舞女胡蝶後,喜八的心情稍微好了一點。他宛如透視到充斥在淺草附近的罪惡的一個側面而感到興奮不已。眼前描繪着前科者那抽搐、鉛灰的表情以及胡蝶的背影,在黑暗的小道上踏上了歸家之路。時尚書屋
植村喜八當然不知道,他所救的這個舞女不是別人,正是野崎三郎的戀人蝶。她那晚離開三郎畫室,歸途中受到那個有前科之人的襲擊。喜八被捲入這個故事便是從這次與蝶的偶然邂逅開始的。時尚書屋
13
自那以後,植村喜八總也不能忘記那晚之事。淺草曲藝場的舞女、鉛灰色面孔的前科者,這種奇妙的組合勾起了他的興趣。仔細想想,那時胡蝶的態度令人不可理解。在曲藝場舞台上也算見過世面的她為何對那個人無來由的威脅如此心驚肉跳?就算那人是凶惡的前科者也不必那麼膽顫心驚。時尚書屋
既不向別人講述事情的來龍去脈,又說要躲起來。她身上莫非有什麼秘密。他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樣苦苦思索着。時尚書屋
通過以上描述,讀者可能會想,這個植村喜八對於悄悄探究他人隱私有着異常濃厚的興趣。如果他不是那麼膽小,乾脆扔掉畫筆去從事刑事偵探的工作豈不是更有成就,更加稱職。現在植村喜八的前方出現了引起他好奇心的目標,那個前幾日晚上遇見的前科者。在女大力士的雜耍場,隔着摔跤場地,他與他再次會面了。時尚書屋
喜八感到一種異常的亢奮,這也是可以理解的。時尚書屋
喜八躲在人後,眼睛卻一刻也沒有離開過那個男人。有蠻力的女相撲、女大力士的人場式、連勝五人的精彩表演統統不能引起他的興趣。那人曾犯過什麼可怕的罪行,他無從得知,但此時前科者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喜八的眼睛。時尚書屋
就這樣監視了約有三十分鐘,只見對方旁若無人地打了個哈欠,站了起來,並將印字短褂的袖子一直捲到肩膀處,慢悠悠地晃向門口。於是喜八也立即站起身,分開圍觀的人群,從另一個出口跟了出去。跟蹤真是讓人興緻昂然。時尚書屋
出了大門,一看四周,發現那人夾雜在人堆中正在點煙。當時兩人距離很近。喜八想絶不能被他發現,急急忙忙正準備混人人群裡。就在那一瞬間,對方已將煙點好正好抬起頭。時尚書屋
兩人的目光在那一刻碰撞在一起。時尚書屋
「糟了,被發現了。」
喜八大驚,拔腳想逃,可那人竟毫無表情地獃獃站着。看上去他已經沒什麼印象了。如果真是那樣就可以放心了。我要一直跟着你。時尚書屋
喜八安下心來,繼續密切注視着那男人的舉動。時尚書屋
過了一會,那個男人慢慢地朝前走去。如大猩猩般彎曲的雙腿、污黑的腳板底啪嗒啪嗒發出聲響,後跟破爛不堪的草鞋,真是一副破落的樣子。喜八跟着跟着,突然覺得自己的行為很愚蠢。跟着這樣一個無所事事的傢伙到底意欲何為。時尚書屋
你真是多管閒事啊!但當他想到那張異常扭曲、鉛灰色的面孔,又感到如果讓其溜走,似乎有點可惜。那張臉無端地吸引着他。左思右想間繼續跟蹤着,不經意間那人已穿過公園,來到髒兮兮、猶如迷宮的街巷裡。先向右拐,再向左,走着走着,兩側的建築物越發灰濛蒙、髒兮兮了。時尚書屋
不久,那人溜躂着走進了一家小酒館。這兒不足兩間寬,門口掛着又黑又髒的土黃色的布簾,兩旁的玻璃窗上沾滿了油污和灰塵,几乎不透明。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