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第 2 頁


在受僱于畫室的老婆婆看來,三郎這個男人之所以選擇畫家這一職業,並不是為了繪畫、賣畫,而是為了和女模特們調情。可見,他對於女模特們也充滿了興趣。但凡在市面上走紅的女模特必會踏足其畫室
作者:待考 / 頁數:(2 / 32)

在受僱于畫室的老婆婆看來,三郎這個男人之所以選擇畫家這一職業,並不是為了繪畫、賣畫,而是為了和女模特們調情。可見,他對於女模特們也充滿了興趣。但凡在市面上走紅的女模特必會踏足其畫室。非但如此,除了職業模特外,一些非職業性的婦人、女孩也曾站在三郎的畫板前。時尚書屋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三郎雖沉默寡言,但揮金如土、儀表堂堂,對異性充滿了誘惑。可是他們之間,如果超越了普通的畫家與模特的關係,那麼這種關係決不會超過三天。似乎是慣例一樣,三郎必定要離開、躲避她們。當然這當中定有原由,對此三郎自己非常清楚。時尚書屋
有時,三郎自己也會想,可能就像那老阿婆所說的,自己選擇西洋畫家為職業、上畫塾、創立畫室都僅僅為了欣賞女模特。他不像普通人那樣對異性的容貌感興趣。與臉形等相比,對於身體的整體美,他具有獨特的愛好。而就物色該對象而言,沒有比畫家這一職業更加適合、便利的了。時尚書屋
他之所以醉心于西洋名畫、雕刻,其中之一便是以上原由。當看到一些精美的裸體畫時,他決不會以一種不健康的心理去讚歎作者的創造力。有時他會覺得不管是什麼美女的照片都不及一條斷臂的雕刻更具誘惑性。某位小說家膜拜美女的赤腳,而他不僅僅是腳,對脖子、手腕、胸部、背部、臀部、大腿等身體的各個部位都能發現一種容貌之外的美。時尚書屋
某個女人因為耳朵美,某個女人因為肩部美,某個女人因為脖子美而讓他心動不已。時尚書屋
當然這種感覺也許是處理身體美的畫家、雕刻家們所共有的。但野崎三郎的這種感覺已超出平常,發展到一種病態的地步。即便如此,在這個世上,為什麼擁有這種美妙身軀的人是那樣的少。耳朵、肩膀、脖子或是臉形等等這些局部美麗的女人多得很,但整個身體,像某幅西洋名畫那樣,完全符合他口味的女人,三郎還未邂逅過。時尚書屋
他和女模特的關係不能長久維持,其中之一就是他這種怪癖造成的。另外,那些女人們都不具備讓他迷戀的魅力。在他看來,容貌的美麗暫且不論,多數女人都是讓人憐惜的殘缺品。就這樣,我們這位野崎三郎君在遇見舞女蝶之前,已經與幾十個女人相處過。時尚書屋
最後他終於遇到了其半生夢寐以求、理想中的女人。某一天,通過朋友的介紹,一個不久前退出舞台,名叫蝶的女子來到了他的畫室。當她脫掉微髒的絲綢裌衣,站立在模特台上時,三郎的喜悅、興奮難以言表。時尚書屋

在舞台上被稱作「印度人」的蝶並不屬於美女的那一類型。她容貌上最大的缺陷是其鼻子,正如其綽號,她的鼻子像印度人那樣四下去。嘴巴雖不會給人一種厭惡的感覺,但也像印度人一樣大而厚。整個臉的輪廓是充滿肉感,稍稍下凹。時尚書屋
惟一的亮點是她那眼角細長、可愛的單眼皮眼睛。時尚書屋
對於三郎而言,即使是這種容貌也有一種無法形容的魅力,但她最美的還是整個身體。她的綽號叫「印度人」的最大理由肯定是其皮膚的顏色讓人容易聯想到印度人,可是這個綽號不是很貼切。她的皮膚雖談不上白皙,但也決不像印度人那樣黝黑,而是給人一種明亮的感覺,打個比方說,就是那種未燒焦的豆餡年糕的淺咖啡色,或是略帶褐色的奶油色,這種色彩健康光亮地迸發出來。從其皮膚表面無數肉眼看不見的毛孔中分泌出的脂肪令其皮膚就像塗了昂貴的香油,伴隨着一種香氣,散髮出微微的光彩。時尚書屋
她整個身軀給人的感覺是如豹子般驃悍,柔韌性強。她決不是纖弱的浮世繪中的美人。那是一種我們祖先所憧憬的佛像之美,那種十全十美的菩薩之美。也許形容得有點離譜。時尚書屋
她是略帶野性的菩薩,在山野中狂奔,墜入人間的菩薩,這也許能概括出蝶的全貌。時尚書屋
從耳朵到脖子,從脖子到肩部的豐滿曲綫,從乳房到肚皮的在日本人中少見的豐碩丘陵,不可思議的蜂腰,臀部到腿部的深邃而有光澤的陰影,修長的雙腿……那無法窮盡描述的美讓野崎三郎欣喜若狂。時尚書屋
理所當然的,三郎將一切拋于腦後,以她為原形進行繪畫一事早已忘得乾乾淨淨。他只考慮如何贏得她的芳心。她的過去,她的家庭都無所謂。他像發燒一般狂熱地追求着眼前的這位大美人。時尚書屋
他的求愛很容易就被接受了。而且他們兩人的關係打破了慣例,一直維持得很好,毫無波動,直至蝶猝死在信濃山中。另外,蝶還是三郎怪癖的理解者,這對於三郎而言可謂是雙重的喜悅。三郎經常會覺得能找到蝶這樣的天使簡直是絶無僅有的奇蹟。時尚書屋
不久,在大門緊閉的三郎畫室中,終日持續着某種狂暴的遊戲。那到底是一種什麼遊戲,外人不得而知。那位老婆婆几乎每天都能聽見重物被扔在地板或牆壁上的聲響,膽顫心驚,惴惴不安。時尚書屋
2
轉瞬間,蝶來到三郎的畫室已有數週。剛開始時,她每天來往于本所方的家中與戶山原的三郎畫室,不知何時起,她便不再回家,而是留宿于三郎處。每當三郎間「家裡人不擔心嗎?」,她總是甩出一句「沒事」。而且兩人的話題一旦觸及她的家庭便不再深入下去。時尚書屋
一方面是每當話題即將繼續下去時,她便巧妙地岔開,另一方面三郎也不想追問下去。時尚書屋
不久彷彿是與二人的生活同步一樣,春天悄然而至。他們的畫室被一種濃厚的粉色大氣輕柔地籠罩着。早櫻也開始零星綻放,就在此時蝶提出了一個奇怪的請求。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