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第 5 頁


賓館的浴衣送來後,蝶便換上了碎花招綢的裌衣,纏上一條腰帶,然後與那個身材矮小的操着越後口音,但絶非美人的服務員一起朝浴室走去。三郎聽見她們穿過走廊的啪嗒啪嗒聲越來越遠,突然切身感到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2)

賓館的浴衣送來後,蝶便換上了碎花招綢的裌衣,纏上一條腰帶,然後與那個身材矮小的操着越後口音,但絶非美人的服務員一起朝浴室走去。三郎聽見她們穿過走廊的啪嗒啪嗒聲越來越遠,突然切身感到白晝下的溫泉賓館裡一片靜謐。雖是春天,總讓人感到徹骨冰涼的山氣無聲地、靜靜地穿過這個大建築物裡每一個房間。時尚書屋

「她會是怎樣一副表情?」
三郎突然沮喪起來,揣摩着。時尚書屋
「要不要悄悄地窺視一下?」
他之所以這麼想,是因為一個人留在空蕩蕩的房間裡有一種坐不住的感覺。於是三郎迅速扒掉和服,套上浴衣,外穿一件相袍,急急忙忙地穿上拖鞋,緊跟而去。時尚書屋
出了房間,是一條彎彎曲曲的走廊,恐怕是還沒有習慣的緣故,更讓他感到像是走進迷宮一般。走廊上早已看不見蝶的身影。憑着去年來時的記憶,他朝着像是浴室的方向走去。轉過兩道彎後,出現了一條稍長的走廊。時尚書屋
其兩側都是客房,混沌的光線朦朧地映射在擦拭得光潔一新的板縫間。定睛一看,從這洞穴般微微泛暗的走廊對面走過來一個浴客打扮的男子。三郎向前走一步,那人向前走一步;三郎偏左那人偏左;三郎偏右那人也偏右。「真不可思議。」
三郎想著想著站了下來,頓時那個男人也停住腳步打量着三郎。這真是莫名其妙,是三郎的大腦不正常嗎?還是在做夢呀?讓人覺得怪異。時尚書屋
但不久,三郎立即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實際上對面的那個男人正是三郎自己。在這條走廊盡端的牆上,整整一面鑲嵌着鏡子。他竟然將此忘得一乾二淨。時尚書屋
「怎麼搞的?」三郎不由地嘿嘿傻笑起來。此時鏡中的那個男人也跟着嘿嘿傻笑起來。這樣看來,實際上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但三郎卻突然感到害怕起來。時尚書屋
客人稀少的溫泉賓館是那樣的寂寥,而這條走廊又是那麼灰暗。時尚書屋
他當然不會為了逃避這面大鏡子而扭頭回房間的,於是繼續朝前走去。鏡子前,走廊又拐了個彎,前方恐怕就是那有名的浴室了。拐彎時,三郎心裡念叨着「不要看鏡子,決不要看鏡子」。但是不自覺間又瞥了一眼,那一剎那,三郎感到在鏡子的表面,除了自己的影像外,還有什麼東西在蠕動着。時尚書屋
他嚇了一跳,再度審視後發現在其影像的深處,浮現出一張蒼白鐵青的女人臉,久久地凝視着他。這恐怕只是一種錯覺。因為當他鎮定下來,向後望去時,身後沒有一個人。就在那時面朝走廊的某個房間的門靜靜地關上了。時尚書屋

但這恐怕也是幻覺。雖然這一切都是一瞬間的事情,但他好像看清了那張女人臉。頭髮是盤着的。決不是普通女人的臉。時尚書屋
並且那青筋凸現的面額上,一雙大而圓的眼睛陰鬱地發着光。時尚書屋
「獃貨,這兒是溫泉賓館,自然會有病人來此療養。怎麼會像看見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獃若木鷄,今天你是有點不對勁。」
三郎總算回過神來,但心中依舊感到這是個不祥之兆,怎麼也恢復不到平時快樂的心境。他拖着沉重的步伐拐過彎,在走廊前方看見了那還留有記憶的浴室入口,耳中聽到嘩嘩的洗澡水聲。一下子,蝶那嬌媚的神態又讓他心神蕩漾。三郎又恢復到了平常的心情。時尚書屋
在這偏僻的山野中,本沒有必要將男女浴室分開。但這裡由於另有緣由而將男女浴室明確隔開。三郎悄沒聲息地鑽進男浴室,脫去棉袍,然後小心翼翼地,沒發出任何聲響泡進了浴盆裡。時尚書屋
「您先慢慢洗,搓澡的過一會來。」
從女浴室那邊,傳來那身材矮小女子的聲音。時尚書屋
「知道了。」
蝶淡淡地應答一聲,隨後又傳來嘩嘩聲,似乎是在浴盆裡洗臉什麼的。時尚書屋
三郎頭枕在浴盆的邊緣,成大字形浮着,悠閒自得地環視着浴室。溫泉水是一般的碳酸泉水,沒有什麼稀奇,然而在這浴室裡有着奇特的設施。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浴盆旁邊灰泥作成的大爐灶一般的東西。稻山賓館的人將其稱為土耳其浴。時尚書屋
儘管形態怪異,實則只不過是一種蒸氣浴。與這個相比更為奇特的是位於浴室一角,有一塊長為六七尺、帶有四條腿的本板。儼然是飯店料理台被放大後安放在這裡的,宛如巨人用的菜板一樣。這是為洗澡者坐著清洗身體用的,這一設施可謂是過于結實、奢侈了。時尚書屋
不知其用途的人可能還會感到害怕。時尚書屋
環視完一圈,三郎又將目光移向了男女浴室間的隔板,像是尋找什麼東西一般,從一頭望到另一頭。時尚書屋
「夫人,讓我給您搓澡吧。」
從女浴室那邊傳來一個男人的粗嗓門。時尚書屋
「好。」
對面傳來蝶跨出浴盆的聲響。時尚書屋
聽到這一聲響後,三郎更加急急忙忙地查看著男女浴室的隔板。他正在那兒物色合適的縫隙。但那隔板上沒有一處縫隙。正當他灰心喪氣之時猛然間發現那個灰泥蒸氣裕與隔板之間,有一處凹陷下去,三郎覺得從那恐怕可窺視到對面。時尚書屋
男女浴室共用一個灰泥蒸氣浴。呈小山狀,其內有間隔。
他立即跳出浴盆,將濕乎乎的身體緊貼在蒸氣浴的一角,臉湊到那個凹陷的縫隙處。這副模樣完全是那令世人嘩然的女浴室偷窺者的常態。而偷窺本身也讓三郎產生一種異樣的心情。他雖知道浴室入口處有兩道門,但依舊下意識回頭看了一下。時尚書屋
縫隙處宛如箱子的一端呈直角狀,非常狹小,無法看清整個浴室。但也正因為如此,反倒添加了一種別樣的趣味。右半邊,蒸氣浴那灰泥截面就像怪物一樣湧現在眼前,下方就是剛纔提到的呈白色紋路的巨人用菜板。蝶那微微泛紅的後背無遮無攔地展現在三郎的眼中。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