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第 7 頁


經過一番激烈運動,搓澡人充血的雙手擰起一個小桶,將溫泉水嘩嘩啦啦地沒到蝶的身上。頓時,那身上僅存的斑斑點點的肥皂泡如河流中的冰雪融化一般被沖得一乾二淨。那處子般血色極旺的腹部及臀部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2)

經過一番激烈運動,搓澡人充血的雙手擰起一個小桶,將溫泉水嘩嘩啦啦地沒到蝶的身上。頓時,那身上僅存的斑斑點點的肥皂泡如河流中的冰雪融化一般被沖得一乾二淨。那處子般血色極旺的腹部及臀部光彩熠熠的展露出來。時尚書屋

不久,蝶那美矣美侖的身軀便被一條大浴巾包裹起來,其上那十根蜘蛛般肥大的手指又爬動起來,而三郎眼中的巨大肉體又如橡膠水枕一樣,奇妙地抖動起來。時尚書屋
6
除了像野崎三郎這樣的好事者,S溫泉並不被外人所熟知。坐完那並不舒適的簡易火車,還要在漫長的山路上顛簸一番,這對於半是遊山玩水的溫泉療養而言並不合適。不僅如此,那一帶對於喜好熱閙的女人孩子而言過于冷清、偏僻。放眼望去,群山環繞的幽暗谷地上,只有這孤零零,與四周氛圍極不協調的稻山賓館。時尚書屋
而且附近也沒有村莊,僅有幾間土氣的零售店,空蕩蕩的稻山賓館的副樓以及稍遠處的樵夫小屋。如果一個人來此旅行,恐怕一晚也忍受不了這份孤寂和無聊。時尚書屋
但對於逃避某個不知名的恐怖跟蹤者的蝶以及深愛着蝶的三郎而言,沒有比這一帶更為安全的地方了。而且,在稻山賓館的浴室中,還有能滿足他們怪僻的奇特設施,同時這裡還有與他們同屬一類的怪老闆。三郎覺得如果果在這裡是完全可以忍受的。而蝶,雖沒有問她,但可以看得出來她已經充分領受到了那個土耳其浴的魅力。時尚書屋
就這樣,他們在溫泉賓館的愉快生活日復一日地持續着。房間裡獃膩了就去浴室,浴室中獃膩了,兩人就一起到附近的森林中逛一逛。時尚書屋
可另一方面,自從來到稻山賓館後,三郎總感到一種不安。連他自己也弄不明白那到底是怎樣的不安。只是感到一絲淡淡的涼意。他終日沉浸在蝶的愛撫之中,還在土耳其浴室中貪婪地追求着那種怪異的快感。時尚書屋
即使這樣他還是覺得心裡空蕩蕩的,有一種冷風吹進心中的異樣孤寂。恐怕上次在走廊鏡中目睹到的那張可怕的女人臉是使他產生這種心境的一個原因。但不單單這個原因。時尚書屋
說到鏡中的那張臉,事後三郎也曾詢問過那個身材矮小的服務員及老闆,該旅館內是否有女病人療養。得到的回答卻是除了蝶之外,現在沒有任何女人。真讓人百思不得其解。那真的僅是幽暗鏡中的幻影嗎?三郎總覺得那不會僅僅是幻影,而且更讓人起疑的是當其詢問該事時,老闆所表現出的神態很異常。時尚書屋
當三郎向他詳盡地描繪完鏡中那張臉的模樣後,那怪老闆故作鎮靜卻又有點按捺不住地對三郎解釋那可能是別的物體的影像,或者恐怕是看花眼了。時尚書屋
儘管覺得該事可疑,但過了兩三天後,這不愉快的回憶逐漸變得淡薄。然而,那無法言明的不安卻依舊殘留在三郎的腦海裡。他本來希望與蝶盡情戲耍以便早日忘卻這種不安,可這幽靈般的恐懼卻死死地糾纏着他,揮之不去。另外隨着時間的推移,蝶也不知為何開始顯現出心事重重的樣子。時尚書屋
「怎麼搞的?你到底害怕什麼?望望這寧靜的山野。那裡會有什麼事發生嗎?會有什麼可怕的人出現嗎?」

即便如此責罵自己,他與蝶還是對那不明原因的不安束手無策。時尚書屋
在他們來到該賓館後的某一天,兩人洗完下午澡後,想在陽光和煦、晴空萬里的日子裡去後山散散步,便一同走出了賓館的大門。蝶說要買些水果帶進山裡,一個人跑向那破破爛爛的零售店,而三郎一個人揮動着手杖,沿著山間小路,慢悠悠地朝着森林踱去。小道的一邊是矮草叢生的平緩山脈,一邊是繁茂的雜草,其下是深不見底的山谷。從谷底傳來清脆悅耳的鳥鳴聲,其中夾雜着水流拍打岩石的聲響。時尚書屋
三郎用手杖敲擊着路邊那無名的花草,時不時掉過身,察看蝶是否已經跟上來。不知不覺中已走到森林的入口處。時尚書屋
就在那時,身後傳來蝶那草鞋發出的啪嗒啪嗒聲,聽上去有點雜亂。三郎不由地回頭瞧了一下。怎麼回事,只見臉色蒼白如紙的蝶,大口大口地喘着氣,求救般地奔了過來。時尚書屋
「喂,怎麼了?」
三郎不禁大聲叫了起來。而蝶卻像周圍有人一般,壓低嗓門說道:「快、快!」邊說邊拽着他的袖子跑。時尚書屋
「怎麼了?」
他一邊跟着蝶往森林中跑,一邊關切地問到。而蝶並沒有講明她害怕的緣由。他們如同後有追兵的私奔者,急急忙忙地躲進了森林深處。時尚書屋
越往裡走,S山谷中森林就越繁密。到處都是幾人都抱不攏的參天大樹,那些大樹的枝幹縱橫交錯地糾纏在一起,遮住了朗朗晴空。有時,冰冷的水滴打在他們的脖頸上,讓他們陡然一驚。他們每一步都踏在濕漉漉滿是水氣的落葉上。時尚書屋
就這樣,他們向着森林深處前進着,此時蝶的腳步也快得像瘋了一樣。時尚書屋
不久兩人來到平時常玩捉迷藏遊戲的大池沼邊。這裡一片靜寂。池沼像是裝滿千年之水一樣,凝重寧靜。湛藍的天空映照在水面上。時尚書屋
池沼以水面為界,上下無限,一片空蕩。來到這裡後,蝶總算回過點神,跟平常一樣了。時尚書屋
「究竟怎麼回事?你受到什麼驚嚇了?」
看見蝶回過神來,三郎便再一次詢問起來。時尚書屋
「不,什麼也沒有。恐怕是我弄錯了。對,肯定是我弄錯了。決不會有這種事。」
蝶像是安慰自己一樣應答着。時尚書屋
「在那家零售店看到什麼了?」
「哎……啊,那可能是我弄錯了,不必擔心。」
這麼說讓人怎能放心,過了會,蝶又說了起來。時尚書屋
「三郎君,從這不經過賓館能到達火車站嗎?」
「啊?恐怕只有那邊一條路吧?幹嗎問這件事?」
「翻過這座山,對面肯定有車站。」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