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在黑暗中蠕動》江戶川亂步 第 8 頁


「胡說八道,你還是害怕。說出來,好嗎?你究竟為什麼拉我到這裡來?」「無論有什麼嚴重的事,哪怕要我的命,我也不會捨棄你的。我發誓。好了,說吧,求你了!你為什麼害怕東京?你剛纔看到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2)

「胡說八道,你還是害怕。說出來,好嗎?你究竟為什麼拉我到這裡來?」

「無論有什麼嚴重的事,哪怕要我的命,我也不會捨棄你的。我發誓。好了,說吧,求你了!你為什麼害怕東京?你剛纔看到什麼了?」
可是,不管三郎如何苦口婆心地哀求,蝶仍然緊閉雙唇,一言不發。最後,她說:「我會告訴你的,但不是現在,請稍等一會。啊,今天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想說。……算了,不如我們去玩捉迷藏的遊戲吧。」
說著說著,她又變得快活起來。時尚書屋
於是,凡事都聽蝶的三郎就又一次失去了瞭解她內心秘密的良機,不情願地接受了她的提議。很快,他們又像平時那樣玩起了捉迷藏的遊戲。兩人在池沼邊的草地上,互相追逐奔跑。蝶一到在地上,三郎就順勢倒下去,像小狗一般躺着戲耍。時尚書屋
「如果我逮住你,作為懲罰,要讓我親一口。」
三郎提出了這個建議。時尚書屋
不久,捉迷藏的遊戲又變為這鬼遊戲。時尚書屋
「好了沒有?」「還沒有!」他們孩子般相互叫着。這種叫聲迴蕩在森林裡,久久不散。這次輪到三郎扮鬼。不知不覺,他們已離開了池沼,來到了密林深處。時尚書屋
那裡到處是隱身之地,藏身之所。三郎將臉貼在一棵大樹上,等蝶躲好。時尚書屋
「好了沒有?」
「還沒有。」
遠處傳來蝶的聲音。時尚書屋
「好了沒有?」
「還沒有。」
蝶每次藏身都很花時間。時尚書屋
「好了沒有?」
這次沒有回應了。三郎等不及了,離開大樹幹。朝着剛剛蝶發出叫聲的方位走去。他繞開緊緊纏扭在一起的大樹,畫着曲綫走。時尚書屋

山野中的傍晚來得太早,不經意間,天色已灰暗下來,而那幽暗的森林又增添了幾分暮色。他希望蝶會馬上「哇」地大叫一聲,從某個陰暗角落裡跳了出來。一邊想著,一邊胡亂走着。但是他費盡心思找尋了半天也未看到蝶。時尚書屋
說不定在那樹幹後,在那草叢中,上次鏡中出現的那張臉正等待着他靠近。時尚書屋
一下子,三郎站住不動了。定睛一看,前方的薄暮中,似乎蠕動着什麼。時尚書屋
「蝶蝶……」
三郎不禁大叫起來。但那並不是什麼怪物,而是一個聽到人的腳步聲,爬動着的大癩蛤蟆。即便看清楚了,三郎依然沒有回過神來。眼前不時閃動着那張令人毛骨悚然的臉。時尚書屋
「喂!蝶……」
他大聲地叫着,發瘋似的在密林中狂奔。時尚書屋
「喂!蝶……」
他拚命地叫着,然而答覆他的僅僅是讓人心悸的回聲。時尚書屋
蝶究竟躲在何處。如此大聲叫喊也不見回應,豈不是有點奇怪?三郎在害怕之中又加上了難以言表的擔心。他一邊繼續嘶啞地扯着嗓門叫喊着蝶的名字,一邊不知所措地到處亂跑。他已經在同一個地方轉了兩三圈了。時尚書屋
過了一會,三郎找累了,走出了森林,站在池沼邊。那一帶還比較明亮。突然間,三郎發現在其前方一百米處左右,池沼直削削的邊沿處,丟棄着一個他還依稀記得的紅帶子草展。三郎不由地又看了一眼,池沼邊沿處,有一塊草皮已經剝落掉,地面上有誰滑落過的痕跡。時尚書屋
三郎立刻跑了過去。時尚書屋
「蝶,蝶……」
他無意義地叫着戀人的名字。自然,沒有任何回應。池沼像聾啞人一般沉寂着。從岸上往下看,在那積澱的黑水上,另一隻草展孤零零地漂浮着,還沒沉下去。時尚書屋
7
野崎三郎獃獃地望着那孤零零漂浮在池沼表面的蝶的草展。他還未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甚至天真地想到,說不定從那沉澱的水底,蝶的紅帶子很快就會漂浮上來,隨後,她那濕乎乎的笑臉也會一併浮現出來。時尚書屋
但是不管如何等待,暮色下,那池沼表面如凝固般紋絲不動。三郎覺得腦中有一個念頭以不可遏止之勢湧上來。那是什麼念頭他卻弄不明白。與其這樣說,倒不如說是三郎不願那樣想。時尚書屋
他依舊在池沼旁踉踉蹌蹌地徘徊着。時尚書屋
「蝶死了,沒錯,蝶死了。」
好不容易,三郎如恍然大悟般在心中嘟噥着。他馬上脫掉衣服,準備跳入池中救人。但很快就回過神來,不識水性的他即便脫掉衣服也沒有任何意義。時尚書屋
蝶果真是葬身水底嗎?那是她有意識的自殺,還僅僅是無意失足落水?抑或是被誰推人水中?即便那樣,她不是會游泳嗎?況且,她的屍體沒有浮出水面豈不是讓人費解。這說不定是蝶為了逃避其所恐懼的那個人而採取的一種策略。如果當時三郎能冷靜考慮一下的話,肯定會產生上述疑問。但當時他根本沒有思量的時間。時尚書屋
當他稍稍鎮定下來就忙不迭地跑回稻山賓館。時尚書屋
接到凶訊後,賓館內外的人們都臉色大變,以賓館老闆為首的人們鐵青着臉走出大門,附近的村裡人也聞風而至。時尚書屋
「快點,快點,救救她!」
三郎上氣不接下氣,叫喊着。時尚書屋
可當周圍的人群得知蝶是掉進池沼中時,出奇般地沉默着,僅僅彼此對視一下。時尚書屋
「你們怎麼了?如果不快點,想救也來不及了。」
儘管三郎焦急萬分,周圍的人群中依舊是一片可怕的沉寂。他們相互間唧唧喳喳地談論着什麼。時尚書屋
「如果我事先知道你們要去那兒,就會阻止了。」賓館老闆一付悵然若失的表情,率先打破了沉寂。「關於那個池沼,自古以來就有傳說。用這一帶的人話講,那是個無底的池沼。時尚書屋
那裡居住着一個蛇身之怪,如果被它看中,不管你是多麼會游泳也在劫難逃。你也知道這是個迷信。但那一帶給人的感覺總是陰森森的,讓人心裡發慌。我一般都會提醒客人不要去那兒。時尚書屋
可這次我無論如何也沒想到你們會跑到那一帶去。」
這時,周圍的人群也附和起來,訴說著那池沼的種種恐怖。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