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字母組合》江戶川亂步 第 1 頁


字母組合[日]江戶川亂步/著崔嵐/譯我和我們的工廠的看門老頭雖然這麼稱呼,可卻不過是個差幾歲五十的男子,總讓人覺得像老頭似的栗原關係很好。不久,粟原有個珍藏的話題,因為
作者:待考 / 頁數:(1 / 4)



字母組合

[日]江戶川亂步/著崔嵐/譯
我和我們的工廠的看門老頭雖然這麼稱呼,可卻不過是個差幾歲五十的男子,總讓人覺得像老頭似的栗原關係很好。不久,粟原有個珍藏的話題,因為我們的關係非同一般,可以毫無顧忌地實話實說,所以,他像等不急了似地要向我一股腦兒倒出來。某個晚上,圍在傳達室的爐子旁邊,栗原向我講起了他那奇妙的經歷。時尚書屋
栗原很會講話,而且極像小說家,這段有幾分幽默的經歷中,看不出絲毫的造作。雖然如此,可是仍然有種讓人難以忘懷的味道,作為這類知心話,是我至今仍不能忘記的一段故事。我模仿栗原的話,把它寫下來。時尚書屋
不不,這是有點像相聲一樣的故事。要是不先說明的話就沒意思了。唉,就當一段戀愛故事來聽吧!
我剛過不惑之年,在那四五年之後吧!像我以前說的,我接受了較高的教育,但是對事物卻非常容易厭倦,不論從事什麼職業,一般堅持不了一年。一個又一個地換職業,終於落魄到這種境地。那時,總是辭去一種職業,尋找另一種職業,這期間有一段時間即是失業時間。如您所知,到了這個年齡,沒有孩子,面對著歇斯底里的老婆和狹窄的房間是多麼的難以忍受!我經常去淺草公園,打發無聊的時間。時尚書屋
有啊,在那裡!雖說是公園,但不是指六區的曲藝場那邊,而是指從池塘往南的一片森林。那裡有許多一樣的長椅。長椅經風吹日曬,油漆剝落,微微泛白。零散的石頭和樹墩好像與這裡非常相稱。時尚書屋
飽經人世的風霜、失魂落魄的人們一個挨一個坐在那裡,一副毫無辦法的樣子。我作為其中的一員,看到那種情景,你們大概無法理解,可這是多麼的令人傷感呢!
某一天,我坐在其中的一把椅子上,像往常一樣鬱鬱不樂。正好是春天。櫻花已經過了時候,池塘對面的電影院附近人群熙熙攘攘。咚咚的聲音、樂隊聲、夾雜在其中的氣球的笛聲、賣冰淇淋的叫賣聲,聽起來尖鋭刺耳。時尚書屋
與此相反,我們所在的森林卻像另一個世界一樣安靜。可能連看電影的錢都沒有的、打扮寒酸的人們互相瞪着饑餓憂傷的眼睛,總是一動不動地坐在一個地方。這樣下去,使人覺得罪惡要發酵一樣,那情景非常令人憂鬱、悲傷。時尚書屋

那裡是森林中一塊圓形的空地。與我們毫無關係的幸福的人們不斷地從我們面前走過。那是打扮入時的女郎,長椅上的落伍者們一齊朝她那兒望去。那些人都走過去,空地變得空無一人。時尚書屋
因此我自然地注意到,突然一個人出現在角落的弧光燈的鐵柱子旁。時尚書屋
三十多歲的年輕人,樣子並不是很寒酸,可是什麼地方總有些落迫,至少臉色看來決不是遊客,好像是我們這些落伍者中的一員。他站了一陣,好像在尋找空的長椅。可是,到處都是人,而且與他相比,骯髒不堪,他大概害怕了吧!灰心喪氣打算離開的時候,突然他的視線與我的視線碰到了一起。於是,他好像終於放心了似的,朝我旁邊的僅剩一點空兒的長椅走了過來。時尚書屋
在這些人當中,我穿著破舊的絲綢上衣一一說起來有些可笑——但比起他們還是略勝一籌,而且我決不像其他人那樣險惡,這才讓他放心。或者是——這是後來才想到的——可能他一開始就注意到了我的臉。我馬上就敘說這其中的原委。時尚書屋
那個男人在我旁邊坐下,從袖子裡掏出日式口袋,開始吸煙。突然,一種奇怪的預感向我襲來。我覺得很奇怪,仔細一看,發現那個男人一邊吸煙一邊從側面盯盯地望着我。那種看法決不是一時興起,好像是別有意味。時尚書屋
他是個略帶病態的老實的男人,與其說令我討厭,不如說我的好奇心占了上風,我並沒有特別注意他的舉動,靜靜地獃着。那喧閙的淺草公園中傳來了各種各樣的聲音,可是不可思議的是我覺得很安靜,很長一段時間都這樣。旁邊的男人好像有什麼要說似的。時尚書屋
於是,那個男人終於開口了。「我在哪兒見過你,」他提心吊膽地小聲說。我多少有些預感,所以並不特別吃驚,可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這個男人,一點也不認識。時尚書屋
「認錯人了吧!我不記得見過你。」我回答說。可是他好像是不相信似的,還是怔怔地望着我。或許他有什麼壞主意,他再次說道,「我在哪兒見過你」。時尚書屋
「唉,我也想不起來了。」他說道。「真奇怪、真奇怪。」他歪着脖子,「不是最近的事兒了。時尚書屋
我覺得在很早以前經常見到你。你真的不記得嗎?」他說著,反而像懷疑我似的,非常懷念地、笑眯眯地望着我。「認錯人了吧!你認識的那位叫什麼名字?叫什麼?」我問他。他奇怪地回答道:「我剛纔還在拚命地想,不知為什麼想不起來。時尚書屋
可是我覺得我沒有忘記他的名字。」
「我叫栗原一造。」
「啊,是嗎!我叫田中三郎。」這是個男人的名字。時尚書屋
我們這樣在淺草公園中互通了姓名。奇怪的是,我,當然那個男人也是,對對方的名字沒有一點印象。非常可笑,我們都大聲地笑了出來。於是、於是,那個男人即田中三郎的笑臉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時尚書屋
奇怪的是,甚至連我都覺得在哪裡見過他。但是,好像是偶遇親密的故友一樣,感到非常懷念。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