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字母組合》江戶川亂步 第 2 頁


於是我突然止住了笑,再次仔細地凝視那個叫田中的男人的臉孔;同時,田中也正好止住了笑,可還是一副笑的表情。要是在其它的時間,不會再繼續談話,到此就告別了。可是正是失業時間,正是無聊時
作者:待考 / 頁數:(2 / 4)

於是我突然止住了笑,再次仔細地凝視那個叫田中的男人的臉孔;同時,田中也正好止住了笑,可還是一副笑的表情。要是在其它的時間,不會再繼續談話,到此就告別了。可是正是失業時間,正是無聊時間,季節也正是慵懶的春天。而且是與比我體面的年輕男子聊天,所以心情不錯,就當是打發無聊的時間,繼續着離奇的談話。時尚書屋

就是這樣子。時尚書屋
「是吧!還是吧!而且好像是在路上擦肩而過似的,看到過你的臉。真的!」
「可能是。你的家鄉在哪裡?」
「三重縣。最近是第1次到這兒來,現在正在找工作。」
這樣看來,他也是一個失業者。時尚書屋
「我是東京人。你是什麼時候來東京的?」
“不到一個月。時尚書屋
「可能在這段時間在哪兒見過面。」
「不,不是最近的事兒。我的確是在幾年前,你還年輕的時候見過你。」
「是的,我也覺得是。三重縣……我非常討厭旅行,年輕時几乎沒有離開過東京。我只是知道三重縣在關東地區,地理上都分不清楚,不會在你的家鄉遇見你,你說你也是初次來東京吧!」
「從箱根到這裡真的是第1次。在大阪上的學,在此之前一直在那兒工作。」

「是大阪嗎?要是大阪的話我去過。可是是在十年以前。」
「那就不是在大阪。我七年前直到現在,就是說中學畢業前一直都在家鄉。」
這樣聊着有些囉唆,可是那時我們都很緊張,從哪年到哪年在哪兒,哪年哪月去哪兒了,連這樣的細節都想了起來,互相核對,沒有一個重合的地方。偶而去同一個地方旅行,可是年代卻完全不同。這樣一來,更加不可思議。我說是不是認錯人了,可他卻認為不可能有如此相像的兩個人,要是一個人覺得如此也就罷了,我也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他,所以就不能斷定是認錯了人。時尚書屋
越聊越覺得對方像是熟識的老友,雖然如此,可是也越來越不清楚在哪裡見過了。你有過這樣的經歷嗎?實際上是一種很奇怪的心情。神秘,是的!某種神秘的感覺!不僅是為了打發時間、解悶,隨着疑問的增加,這樣追根究底也理所當然。可是,最後還是不清楚。時尚書屋
多少有些焦急,可是越想頭腦越混亂,不由得覺得兩個人從很早以前就認識是極其清楚的事實。可是,不論怎麼談還是抓不到要點,所以我們只能再次笑起來。時尚書屋
可是雖然不得要領,但是談着談着,互相有了好感,姑且不談過去,至少從那時起成了難忘的好友。然後,田中請客,我們進了池塘旁邊的咖啡店,一邊喝茶,一邊又談了會兒我們的奇緣,那天我們正常地告別了。甚至互相說請過來玩,成了很好的朋友。時尚書屋
要是這樣的話,那也沒什麼好講的了。可是,過了四五天,我弄清了一件離奇的事情。我知道了我和闐中還是有某種關係。開頭說的戀愛故事就是從現在開始的。時尚書屋
栗原稍微對我笑了笑田中好像是忙着找工作,一次也沒來拜訪過。我像往常一樣難以打發時間,某天突然想起來,去他住的上野公園後面的旅店拜訪。已經是傍晚,他正好從外面回來,看到我,几乎要說我等着你呢,突然叫到「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時尚書屋
「那件事,我全清楚了!是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在床上,突然想起來了!對不起,還是我錯了。我們一次也沒見過。可是雖然沒有見過,但也並非毫無緣分。時尚書屋
你認識北川森子這個女孩嗎?」
被突然一問我吃了一驚,可是聽到森子這個名字,感到很久很久以前拂面吹來那輕柔的微風,覺得有些解開了幾天以來的謎。時尚書屋
「我認識!可是,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十四五年前吧,還是在我學生時代。」
如以前所說,上學的時候我非常擅長交際,有好幾個女朋友,森子是其中之一,是位特別地留在我記憶中的女孩。在XX女中上學,很漂亮,在我們的紙牌會當中,總是最受歡迎,可以說是女皇。雖然漂亮,可是不知哪裡有點凶,是個讓人感到難以接近的美人。時尚書屋
「對這個女孩說話者栗原有些語塞,害羞地笑了實際上我很着迷,而且因為害羞一直都是單相思。我娶的仍舊是畢業于同一所女子學校的、她的同學——一位二流美人。現在別提什麼美人了,變成了難以對付的歇斯底里患者,就是當時十分普通的阿園。就是說,森子是我以前的戀人,對我夫人來說,是她的同學。」
可是三重縣的田中怎麼會認識森子呢?縱然如此,為什麼我覺得見過他呢?我無法理解。於是我便問他,接着知道了非常意外的事情。據田中說,正好在前一天晚上,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是關於為什麼覺得見過我的。於是,疑問完全解開了,所以他想立刻通知我,不巧,那天就是我拜訪他的那天因工作的事有個約會,所以沒能去我那裡。時尚書屋
田中這樣解釋之後,從桌子的抽屜中拿出一件東西,「你認識這個嗎?」他說。我一看,那是個美麗的小鏡子,已經很不流行了,好像是很漂亮的年輕女孩用的。我回答說一點也不認識。時尚書屋
「可是,這個你總該認識吧!」
田中說著,別有意味地望着我的臉,打開兩折的小鏡子,靈巧地抽出嵌在厚綢布里的鏡子,拿出了藏在後面的一張照片,放在我的面前。令人吃驚的是,這竟是我年輕時的照片。時尚書屋
「這個小鏡子是我死去姐姐的遺物。我死去的姐姐就是剛纔說的森子。您吃驚也是正常的,實際上是這麼回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