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金田一之獄門島 第 8 頁


其實如果要直接回寺裡去,應該往左走,現在他往右走,是因為鬼頭家分家的房子就在這一帶。鬼頭本家與分家隔着一座山頭對峙着,如果千光寺是象棋裡的將,那麼鬼頭兩家就應該是將兩邊的車。兩
作者:待考 / 頁數:(8 / 60)

其實如果要直接回寺裡去,應該往左走,現在他往右走,是因為鬼頭家分家的房子就在這一帶。時尚書屋

鬼頭本家與分家隔着一座山頭對峙着,如果千光寺是象棋裡的將,那麼鬼頭兩家就應該是將兩邊的車。兩家前面的那兩條路,在山中迂迴,到了谷底就合而為一。若從谷底再走一段迂迴的上坡路,就可以來到千光寺前又高又陡的石階。時尚書屋
快到分家的時候,金田一耕助故意放慢腳步,想仔細看看分家周圍的環境。時尚書屋
原來分家跟本家一樣,都聳立在花崗岩懸崖上,有白牆、長屋門,只不過在規模大小與氣派上,分家要略遜一籌,而且圍牆裡的黑瓦房子與倉庫,似乎也沒有本家那麼多。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從分家前面走過,路突然向右彎,他繞過這個彎路後,路又往左彎,就在這個轉彎處有個叫天狗鼻的小小台地,站在那裡可以俯瞰下面的瀨戶內海海面。這時,金田一耕助發現有個巡警正站在這片台地上,用望遠鏡觀察着海面。時尚書屋
聽到腳步聲,巡警連忙移開望遠鏡回頭看。時尚書屋
「嗨!」
滿臉鬍子的巡警一臉微笑,熱情地向金田一耕助打了聲招呼。時尚書屋
獄門島上只有一間派出所,有一艘馬達船和一個必須兼管水陸的巡警。這個巡警負責監視漁區、提醒漁汛、核發漁夫執照等等,水上的工作比陸地上的還多。時尚書屋
這個叫清水的巡警大約四十五六歲,是個滿臉鬍子的健壯男子,為人很好。這段日子以來,金田一耕助已經和他相處得很熟了。時尚書屋
「在這裡看風景啊!海上有什麼變化嗎?」
金田一耕助也親切地和巡警打着招呼。時尚書屋
「又有海盜出沒了,我要馬上打電話通知大家警戒防範!」
清水神情凝重地說。時尚書屋
「海盜?」
金田一耕助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隨即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他還沒有到獄門島之前,曾在久保銀造那裡看到過報紙上刊登的瀨戶內海有海盜出沒的消息,但一直不以為然,沒想到今天真從清水口中聽到海盜的消息。時尚書屋

「真是越活越回頭了。」
「應該說是歷史的循環吧!看樣子,這批海盜的規模似乎還滿大的。一團至少有十幾個人,還帶著槍,聽說都是些複員軍人呢!哼!」
「什麼?我也是複員軍人啊!」
「你也……算了吧!來抽根菸。」
清水一副天塌下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神情,隨地一坐,然後從口袋裏掏出捲煙遞給金田一耕助。時尚書屋
「好吧!那就來一根。」
兩人並肩坐在天狗鼻台上閒聊着。時尚書屋
「你剛剪完頭髮回來,對吧?人多不多?不多的話我也想去理個發。」
「要去就快去,鵜飼應該快剪好了。」
「鵜飼?」
清水一臉驚訝地盯着金田一耕助問:
「你認識他?」
「不認識啊!是理髮店老闆喊他鵜飼,我才知道他的名字。」
清水愁眉苦臉地抽着煙,默默不語。時尚書屋
「那個人長得真俊!」
為了引他說話,金田一耕助於是稱讚道。時尚書屋
清水默默地抽完煙,用鞋尖小心翼翼把煙蒂踩滅,然後露出十分鄭重的神情看著金田一耕助。時尚書屋
「金田一先生,我一直有種奇怪的預感,說起來,你也許會覺得很可笑,然而就像昆蟲可以預知天災一樣,我老覺得獄門島會發生某些可怕的事情。就拿那個叫鵜飼的男人來說吧!你剛纔說他是個美少年,他人雖美,但二十三四歲的人也不能算是少年了。聽說他是但馬人,爸爸是小學校長,不過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我曾問他為什麼會到這個島上來,他說是戰爭把他帶到這裡來的。」
清水指着聳立在干光寺背後的那座山說:
「你爬過那座山嗎?如果還沒有的話,不妨去爬一次看看。那座山頂上有從前海盜遺留的巢穴,上面還有瞭望台。為了戰爭,政府在那裡建立了防空監視所和高射炮陣地,整座山上到處挖滿了洞,還派來了很多軍人,鵜飼章三就是其中之一。」
金田一耕助雙眼晶亮地看著清水,一副催他快講的樣子,清水只好清了清喉嚨繼續說:
「他雖然也是士兵之一,但穿上卡其軍服還是給人一種可憐兮兮的感覺,再加上年紀輕,而且細皮嫩肉的,怎麼能到前線打仗呢?正好這些監視所、高射炮陣地的士兵常常要到山下的村落來徵糧,尤其是戰爭末期,可能因為戰事不利,士兵們越來越張狂,徵糧簡直變成半搶半奪了,村人對這些士兵也沒什麼好臉色,有些脾氣暴躁的漁夫甚至還想揍他們呢!後來只要徵糧,軍方一定派鵜飼章三來。」
「原來如此。」
金田一耕助高興起來就亂抓頭,把理髮店老闆好不容易給他梳理整齊的頭髮,又抓成麻雀窩了。時尚書屋
「他們是利用美男計,來討婦女的歡心嘛!」
「對,士兵們常向兩個鬼頭家徵用各種物資,因此鵜飼章三常到這兩家去。那時候嘉右衛門還活着,他是個十分精明厲害的人,對軍人的無理要求,從不假意奉承。鵜飼雖常遭到拒絶,暗地裡卻跟那三個女孩處得很好。」
「看來,軍方的策略還真管用。」
金田一耕助有些言不由衷地說。時尚書屋
「管用?簡直是太有用了。到後來,她們三個甚至不等鵜飼去,就直接上山去找他,村裡的人都說她們三個人被鵜飼騙了。據說鵜飼跟她們三個女孩之間有些見不得人的事情,詳細情況我並不是很清楚,倒是戰爭結束前,她們三個送了很多錢和物資到山上去,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所以後來鵜飼的隊長帶著這些東西,立刻複員回鄉了。」
「鵜飼被利用完了,卻沒法複員回鄉嗎?」
「戰爭結束後他當然回但馬去,可是不到一個月,他又回來了,說是老家多了個繼母,待不下去,所以才來拜託鬼頭分家收留他。本家的嘉右衛門就在他回來後沒多久,中風倒下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