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藍色特快上的秘密 第 6 頁


「我還想和凱特林先生談一談。你一定要找到他!在他的俱樂部裡你可能找到他,告訴他明天上午十二點鐘左右到我這裡來。時間早了這種人是不會起床的。」秘書點了點頭,表示他已經明白了。馮·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 頁數:(6 / 53)

「我還想和凱特林先生談一談。你一定要找到他!在他的俱樂部裡你可能找到他,告訴他明天上午十二點鐘左右到我這裡來。時間早了這種人是不會起床的。」

秘書點了點頭,表示他已經明白了。馮·阿爾丁離開了自己的僱員。洗澡水已經準備好
了,當他躺在熱水盆裡之後,想起了同女兒的談話。總而言之他還是滿意的。他早就敏感地
看出離婚是使他女兒擺脫困境的唯一辦法。象他所希望的那樣,他的女兒已表示同意了。雖
然如此,他總是覺得這件事有着使人心情不快的成分:她的神態裡有着某種不情願的東西。時尚書屋
他緊鎖起眉頭。時尚書屋
「也可能是我的一種錯覺,」他嘟噥着說。「不,她可能有什麼秘密瞞着我。」
第5章
 有用的先生
奈頓進屋的時候,馮·阿爾丁剛剛吃完簡單的早餐:咖啡和酸葡萄酒。時尚書屋
「戈比先生在樓下等您見他。」
百萬富翁看了一下手錶,正好是九點半。時尚書屋
「好吧,」他扼要地說,「讓他上來。」
一分鐘後戈比先生走進屋來。他是個侏儒,穿戴很寒酸,兩隻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屋裡的
一切,一眼也不看同他談話的對方。時尚書屋
「早晨好,戈比!」百萬富翁說,「請坐。」
「謝謝,馮·阿爾丁先生。」
戈比坐下,雙手放在膝蓋上,兩眼死盯着壁爐。時尚書屋
「我給您找了一樁生意。」
「一樁生意?馮·阿爾丁先生?」
「您可能知道,我女兒同德里克·凱特林結了婚。」
戈比的目光轉向寫字檯的抽屜,臉龐上現出一絲輕蔑的微笑。戈比是知道一些底細的,
但很少流露出來。時尚書屋
「根據我的建議,我的女兒將對我的女婿提出離婚。誠然這是律師的事,但由於本人的願望,我希望得到與此事有關的詳細和完整的情報。」
戈比仰望了一下天花板,嘟噥了一句:「關於凱特林先生?」
「是的,關於凱特林先生。」
「好吧,先生。」
戈比站起身來。時尚書屋

「什麼時候聽您的消息?」
「事情很急迫嗎,先生?」
「我的事情一向都很急迫。」百萬富翁回答道。時尚書屋
戈比望着壁爐,會心地一笑。時尚書屋
「那麼就定在明天下午兩點。」
「太好了,再見,戈比。」
「再見,馮·阿爾丁先生。」
「一個非常有用的人。」當戈比走出房間,百萬富翁對秘書說。「他幹這一行是個老手,簡直沒有什麼可挑剔的。」
「哪一行?」
「情報。你給他二十四小時的時間,他會把坎特布里大主教私生活的內幕搞得一清二楚。」
「的確是個可以利用的傢伙。」奈頓微笑地說道。時尚書屋
「他已經給我幹過一兩次事了。好了,現在我們開始工作吧,奈頓。」
以後幾個小時他們完全忙於工作。下午十二點半德里克·凱特林來了。「請讓凱特林先生上樓來。」
秘書把檔案整理一下,離開了房間。他在門口碰上了德里克,德里克·凱特林一閃身讓
了一下路,然後走進房間。時尚書屋
「您好,岳父大人。我聽說您急切地想同我談一談。」
他總是無所謂的樣子,用一種嘲弄的口吻壓低了聲音馬馬虎虎的說道。馮·阿爾丁死盯
着他的女婿。德里克·凱特林是個身材勻稱的年青人,臉龐很窄,皮色微黑。雖然他已經是
三十四歲的人了,但看上去還很年輕。時尚書屋
「坐吧!」馮·阿爾丁簡短地說了一句。時尚書屋
凱特林坐在籐椅上,望着他的岳父,現出無所謂和嬉笑的神態。時尚書屋
「許久沒見面了。」他說著,字裡行間充滿着激情,「差不多兩年了。你見過露絲了嗎?」
「昨天晚上。」
「看來她還不錯,是嗎?」
「據我所知,你根本無暇去過問她的生活情況。」馮·阿爾丁乾巴巴地說道。時尚書屋
德里克·凱特林皺起了眉頭。時尚書屋
「上帝啊,我們總是在同一個夜總會裡見面。」
「我沒時間和興緻同你多費口舌。露絲接受了我的勸告,提出同你離婚。」
德里克·凱特林硬挺挺地坐著。時尚書屋
「多殘酷的決定啊!」他嘟噥道,「可以吸煙嗎?」
他點着一支香煙,然後懶洋洋地說道:
「露絲對此事的態度如何呢?」
「露絲決定接受我的勸告。」
「真的嗎?」
「你沒有別的話可說嗎?」馮·阿爾丁嚴肅地問道。時尚書屋
凱特林彈掉煙灰。他說,「事情是已經發展到無法輓回的地步。我認為她犯了一個大錯誤。」
「從你的立場出發當然是這樣。」馮·阿爾丁氣憤地說道。時尚書屋
“我們最好擺脫開個人關係。我現在的確不只是為自己着想,我也為露絲着想。我的老
父親肯定活不了多久,這一點醫生們的意見是一致的。如果露絲再等一、二年,那時我就將
成為勞爾德·雷康布里,她將成為雷康布里宮殿的女主人。也正是為此她才同我結婚的。”
「我已經聽夠了你那些無恥的讕言。」馮·阿爾丁咆哮一聲。時尚書屋
德里克·凱特林微笑一下,一動不動。時尚書屋
“你說得對,這確實是個蠢笨的念頭。如今有誰還注意貴族的稱號呢?但是,我們畢竟
是英國的老式家族。如果有一天人們發現雷康布里的夫人是另外一個女人來代替露絲,那將
會引起一場軒然大波。”
「我在嚴肅地同你談問題,年青人!」馮·阿爾丁提醒道。時尚書屋
“我也是,岳父大人,我也是很嚴肅。在經濟方面可以說我已經陷入困境。如果露絲離
開我,那我將十分狼狽。可是,露絲已經同我在一起十年了,為什麼讓她再等一個時期呢?時尚書屋
我可以直率地說,我的老爹最多也只能活十八月了。如果她沒有達到她當時想嫁給我的目
的,那可有點太遺憾了。”
「你認為我的女兒是為了你的稱號和你的社會地位才同你結婚的嗎?」
德里克·凱特林狂笑起來,笑聲極為刺耳。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