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金田一之迷宮之門 第 7 頁


「不過,有個人是日奈兒的有力的競爭者,這個人是日奈兒的兄弟!」「那少年有兄弟?」金田一耕助感到意外了。今天白天一馬說過,日奈兒的母親昌子在生出日奈兒之後立刻死了。也許他上頭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2)

「不過,有個人是日奈兒的有力的競爭者,這個人是日奈兒的兄弟!」

「那少年有兄弟?」
金田一耕助感到意外了。今天白天一馬說過,日奈兒的母親昌子在生出日奈兒之後立刻死了。也許他上頭還有哥哥姐姐吧?時尚書屋
「是呵,有兄弟,而且是雙生兄弟。」
「雙生子?」金田一耕助驚訝得張大了眼睛,「這麼說,那少年是作為雙胞胎之一出生的了?」
「對呀,對呀。而且是連身兄弟之一。」
金田一耕助聽得茫然了,獃獃地瞧著一馬,一時說不出話來。時尚書屋
所謂連身兄弟,想來讀者知道是什麼回事。那是身體連在一起的雙生子。時尚書屋
「呵,那位兄弟如今在哪兒?」
「哎,我就說這個吧。」說著,降矢木一馬擦了擦額頭上沁出來的汗珠,「昭和十九年,我的妹妹,東海林龍太郎的妻子昌子,因為丈夫不在家,便和我的妻子降矢木五百子住在一起了。龍太郎直到昭和十八年為止在參謀本部服務,十九年五月奉命轉調到南方。當時我也不在家,於是昌子搬到我家裡和我妻子同祝那一年的十月五日,昌子生產了,生下來的,剛纔說過了,是身體連在一起的雙生子。時尚書屋
昌子受刺激而死,就是因為對此感到驚恐。」
「不錯不錯。」
「於是,五百子成了給這一對雙生子取名的親人。她分別給他們倆取名叫日奈兒、月奈兒。五百子當時正在祈求一種奇怪的神道,因此給他們取了這樣奇怪的名字。」
「呃啊,後來——」
「後來,昌子已死,五百子就養育這一對連身雙生子。因為,不知道是幸與不幸,我們夫妻沒有生過孩子。」
「呵呵,那麼——」
「到昭和二十一年,龍太郎從馬來複員回國了。他從南方帶回了相當一筆財產。那財產是什麼,我現在不便說——呵,他把那財產的一部分拿出去做黑市生意什麼的,在昭和二十三年發了大財。在那前一年,我已從南方複員回來了。」

「呃,往後——」
「我見到日奈兒、月奈兒這對連身兄弟覺得怪可憐的。連身兄弟也有許多種。有的不僅身子連在一起,而且兩人共有一部分內臟即消化器官。在那種場合,兩個人只有一個胃和一根腸子,是不能分離的。時尚書屋
可是,日奈兒與月奈兒的情況則不然,他們各自具有完整的內臟,只是皮膚和筋肉粘連在一起。於是,我建議把他們倆割離開來。」
降矢木一馬說的奇怪的故事往下還會繼續。時尚書屋

9.被分割了的雙生子

夜已經很深了。時尚書屋
大約是因為起了點兒風的緣故,和傍晚相比,波濤聲變大了,海面上時時傳來輪船拉響的汽笛聲。看來,隨着夜色加深,霧也變濃了。時尚書屋
在這樣一個夜晚,說這樣離奇的故事,是最恰當不過的。時尚書屋
「後來……」
「呵,請等一下,主人!」
降矢木一馬正要說下去,金田一耕助輕聲打斷了他的話,從暖爐前走開去,冷不防打開客廳的門,只見一個女子站在門外。時尚書屋
「呵,小阪小姐,有事嗎?」
「呵,不,只是想問一下大伯——」
「呵,是這樣,那麼,請進吧!」
早苗不知怎麼紅了臉,儘量掩飾自己的慌張,說:「哦,大伯,已經九點半了,可以叫日奈兒休息了嗎?」
「呵,行呀。早苗小姐,您也睡吧!注意關門哪!」
「好的。那麼,晚安!」
早苗舉目朝金田一耕助瞥了一眼,然後微微垂下頭走了出去。金田一耕助嚴嚴實實地把門關上,回到座位上來。時尚書屋
降矢木一馬壓低聲音說[
「金田一先生,那女子在偷聽嗎?」
「不會吧?大約只是偶然,別管它,主人,還是請接著說吧!」
「呵,好吧。」降矢木一馬嘴裡說著,心裡一直忐忑不安,目光朝門那邊溜去,好不容易才轉向金田一耕助,說話的聲音比先前壓低了許多。「剛纔說到我建議動手術將日奈兒和月奈兒這對連身兄弟分割開,是嗎?」
「對,是說到這兒。」
「後來,龍太郎和五百子依從了我的勸告,去找醫生商談,醫生說做手術宜早,於是,不久就把日奈兒與月奈兒分割開了。那是昭和二十二年四月的事情,虛歲是四歲,足歲是兩歲半的時候。」
「是這樣!那麼,月奈兒現在住在哪兒呢?看來沒住在這裡——」「這個,請聽我往下說……」降矢木一馬又一次不安地把目光移向門那邊,截住了話頭,似乎在察聽四周的動靜。時尚書屋
話一停止,深夜的寂靜就把人包住了。海上響着孤寂的汽笛聲,壁爐裡面的煤燃燒得呼呼作響,聲音充滿了整個房子。時尚書屋
降矢木一馬終於又開口了[
「昭和二十二年得情況是這樣,我和妻子五百子兩口子以及日奈兒和月奈兒一對雙生子一起生活。龍太郎有時回家有時不回家,但還是作為家庭的一員登記了。那時侯,他不斷地積累了財產。而另一方面,那一年的年底,仇恨龍太郎的那夥人都陸續從南方複員回國了。」
「呵,這樣看來,仇恨龍太郎的那夥人也是軍人嘍?」
「不是軍人,是軍隊的文職人員。他們是被軍隊徵用的一般人員。不過,這話留到以後再說吧。」
「好的,我同意。」
「就這樣,龍太郎開始受到那夥人的威脅了。他感到了殺身的危險,便開始考慮隱匿起來,而這樣一來,就不得不考慮日奈兒與月奈兒的問題。問題在於我和妻子五百子——」說到這裡,降矢木一馬的臉突然變得十分陰沉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