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金田一之迷宮之門 第 8 頁


「我們過去就是一對不和睦的夫妻。不用說,我自己也有各種各樣的缺點,但五百子這個女人虛榮心格外強,冷酷,狂妄自大。特別是到了戰後,她篤信一種異教,更成了個討厭的女人。我回到家裡以後,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2)

「我們過去就是一對不和睦的夫妻。不用說,我自己也有各種各樣的缺點,但五百子這個女人虛榮心格外強,冷酷,狂妄自大。特別是到了戰後,她篤信一種異教,更成了個討厭的女人。我回到家裡以後,因為被戰爭折騰得精神恍惚,成了個什麼也不幹的懶散的人,更加不合五百子的脾性。時尚書屋

我們同住在一個家庭裡,竟然整天不說話,那種狀態一直延續着。」
一馬說到這裡,傷心地乾咳了一聲,接著說:「龍太郎自然也感覺到了那種險惡的氣氛,於是他想了個辦法。他造了兩所住宅,讓我和五百子分居,兩個人各帶一個孩子過日子。」
「明白了,這麼說,月奈兒是由您的夫人五百子太太養育着。」
「是呵,是呵。」
「那麼,夫人現在何處?」
「哎,這個……」一馬痛苦地皺起了眉頭,「這個,我們彼此不知道對方的居所呀。」
「不知道?」
「是這麼回事,龍太郎造了兩所住宅。可是,哪所住宅建在哪裡,我不知道,五百子也不知道。五百子帶著月奈兒,搬到龍太郎指定的住宅,我呢,就帶著日奈兒搬到這兒來住下了。可是我不知道五百子搬到哪裡去了,五百子也不知道我搬到了這裡。時尚書屋
知道兩所住宅地址的人,只有龍太郎和作為龍太郎的使者每年到這兒來一次的男人,就是昨夜被殺死的那一位。」
多麼離奇的故事!夫妻分居已經夠稀罕了,而彼此不知道對方的住址,就……金田一耕助情不自禁地再一次看了看對方的臉。時尚書屋
「呵,這樣做還有一層意義。」降矢木一馬粗魯地一邊乾咳一邊說道,「雙生子一般都容易惹人注目,因此龍太郎害怕自己的兩個孩子遭到復仇團的毒手,有心把日奈兒和月奈兒藏在不顯眼的地方,而且讓他們各處一方,以避眾人的耳目。出於這種想法,便讓我和五百子各養育他的一個孩子。可是,儘管這樣,為什麼要對我隱瞞五百子和月奈兒的住所,對五百子則隱瞞我和日奈兒的住所呢?……我想,金田一先生,您的疑問恐怕在這兒……」金田一耕助沒有說話,點頭表示同意。時尚書屋
降矢木一馬又粗魯地乾咳了一聲,接著說:「這得理解我們夫妻間的關係。我們已經不止是不和睦的夫妻,而且成了彼此從心底憎恨對方詛咒對方的夫妻。我恨五百子,五百子則恨我比我恨她更甚。龍太郎擔心自己的兩個孩子會遭到這種禍殃的連累。」

降矢木一馬說的故事,離奇的色彩越來越濃厚了。時尚書屋

10.互相憎恨的夫婦

「這種禍殃怎麼會連累到孩子們呢?」
金田一耕助說著,探詢地瞧著對方的臉。降矢木一馬覺得他的目光刺人,迴避開來,回答說:「是這麼回事。日奈兒與月奈兒是連身兄弟,在我從前線回來以前,兩個人都親近五百子。可是,我從前線回來以後,由於我的勸告,把他們倆分割開了,不知怎麼,單單日奈兒和我親近起來。時尚書屋
對於日奈兒來說,我比五百子還要親。我受到他的親近,自然疼愛他。這件事——就是日奈兒親近我勝過親近五百子這件事,激怒了五百子。五百子傷了自尊心。時尚書屋
自然,五百子就虐待日奈兒,在日奈兒和我親近的同時,他受的虐待也激怒了我,作為報復,我就虐待月奈兒。這樣一來,夫妻完全對立,彼此深惡痛絶,視為眼中釘。」
說到這裡,降矢木一馬嘆了口氣,擦着從額頭上滴下來的汗珠。時尚書屋
大約是因為壁爐的火氣太盛的緣故,再加上對五百子的強烈憤慨,一馬的血液沸騰了。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驚奇得忍不住再一次看著對方。時尚書屋
這一次,降矢木一馬斷然地承受了金田一耕助的視線,說:「金田一先生,您是單身漢吧?」
「呵,是的。」
「那麼,您不大瞭解夫妻這種關係。所謂夫妻,一旦互相憎恨起來,就沒有個止境。這種仇恨比彼此不瞭解的人之間的恨還要來得深刻。因為互相斷送了對方的一生,深仇大恨永難消除。時尚書屋
而且,女方較之男方遺恨更深,是可想而知的。」
的確,這麼說倒也很有可能。金田一耕助點頭贊同。時尚書屋
「這樣一來,龍太郎便惟恐我們夫妻之間的這種糾紛為害於他自己的孩子。特別是,他具有巨大的財產這一點。」
金田一耕助驚疑地回看了降矢木一馬一眼。一馬眼睛裡閃爍着強烈的光,氣勢逼人。時尚書屋
「您的意思是,您或您的夫人,都想讓各自所愛的的日奈兒或月奈兒獨吞那筆財產,而可能殺掉競爭的對手——」「是,是這樣!」一馬使勁地點着頭說,「五百子這個女人是幹得出這種事情的。她不僅恨我,也恨日奈兒,她很可能把疏遠了自己而跟我親近的日奈兒……」「可是,主人您又怎麼樣呢?你是否也想把月奈兒——」降矢木一馬仍舊用鋭利而光亮的目光緊盯着金田一耕助,說:「金田一先生,如果說我沒有起過這種瘋狂的念頭,那是說謊。當然,開始我並沒有起過不良之心。不過,針鋒相對的決心始終是有的。時尚書屋
因此,如果我這方面先下手幹掉月奈兒能夠確保日奈兒的幸福,那麼我一定動手,決不猶豫。」
聽到這裡,金田一耕助不由得感到毛骨悚然。時尚書屋
金田一耕助還未曾認識五百子這個女人。不過,如果她果然是如一馬所描述的那種女人,那麼不論一馬還是五百子都不再是正常人了。為了貪圖孩子們的愛而利令智昏——不對,不對,只能說,他們在以前就為了意氣不合而變得性情乖張,瘋狂達于頂點。時尚書屋
「降矢木先生,」金田一耕助用低沉的聲音說道,「您使我受驚不校可是,您把這一切都向我交底,究竟是指望我做些什麼呢?」
「想請您偵探五百子的情況。」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