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萬靈節之死 第 23 頁


他突然警覺起來,很快地接著說:“我當然不介意。我只是覺得那實在是個有點可怕的主意。我個人是一點也不介意……我是為你着想。如果你不介意——”她打斷他的話。“我是介
作者:待考 / 頁數:(23 / 58)

他突然警覺起來,很快地接著說:

“我當然不介意。我只是覺得那實在是個有點可怕的主
意。我個人是一點也不介意……我是為你着想。如果你不介

意——”

她打斷他的話。時尚書屋
“我是介意。很介意。但是喬治·巴頓說得那樣實在很難
拒絶。終究,在那次事件之後,我還是常去盧森堡餐廳——
你也是。人們常被邀請去那裡。”
「但不是在這種情況之下。」
「不錯」
史提芬說[
“如同你所說的,是很難加以拒絶——而且如果我們推
掉,他還是會繼續再邀請。但是仙蒂拉,你實在沒有理由必
須要忍受。我看我去好了,你到時候找個藉口——頭痛、受
涼之類的。”
他看到她的下巴上揚。時尚書屋
「那太沒膽量了。不,史提芬,如果你去,我也會。畢竟,」
她的手擱在他的臂上,「不管我們婚姻的意義再怎麼少,至少它意味着我們共度困境。」
然而他卻瞪視着她——為她那句說來輕鬆的痛切話語而
膛目結舌。她說來就好像是在說著一件極為熟悉而不怎麼重
要的事實一樣。”
他恢復正常之後,說:「你為什麼那樣說?不管我們婚姻的意義再怎麼少?」
她的眼睛睜大,露出坦誠的眼光,堅定地注視着他。時尚書屋
「那不是事實嗎?」
「不是,一點也不是。我們的婚姻對我意義重大。」
她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想你說的不錯——就某一方面來說。我們是很好的搭檔,史提芬。我們一起創出了令人滿意的成果。」
「我並不是指那個。」他發現自己的呼吸越來越不均勻。他
握住她的雙手,緊緊地握著——「仙帶拉,你難道不知道你對我來說就等於整個世界?」
突然間,他知道了。那令人難以置信——不可預知,但
確實是如此。時尚書屋
她偎在他懷裡,他擁抱著她,緊緊地擁抱著她、吻着她,
結結巴巴地說[
「仙蒂拉——仙蒂拉——親愛的。我愛你——我一直很擔心——我會失去你。」
她不自覺地說[
「因為羅斯瑪麗?」

「是的。」他放開她,身子後退,滿臉驚慌尷尬。時尚書屋
「你知道——羅斯瑪麗的事?」
「當然——一直都知道。」
「那麼你能諒解?」
她搖頭。時尚書屋
「不,我不諒解。我不認為我應該諒解。你愛她?」
「並不真的愛。我愛的是你。」
一股怨恨在她腦中洶湧澎湃。她說:「打從在宴會中第1眼看到她開始。不要再重複了——那根本是一派謊言!」
他並沒因為她的突然攻擊而退縮。他似乎認真地在考慮
她的話語。時尚書屋
“是的,那是謊言——然而很奇怪,那又不是謊言。我開
始相信那是實話。啊,仙蒂拉,請試着瞭解。你知道有些人
總是有高貴美好的理由以掩飾他們卑鄙的行為吧?那些人他
們即使一肚子男盜女娼,卻又『不得不忠厚誠實』,他們‘認
為一再重複如此是他們的責任’,他們對自己來說是偽君子,
因而終其一身,一直都深信任何卑鄙無恥的行為,都是出自
一種無私的精神!試着去瞭解,仙蒂拉,與此相反的人也是
可能存在的。有些人是那麼地憤世嫉俗,那麼地不忠於自己,
不忠於生命,以致只相信他們自己的不良動機。你是我所需
要的女人。至少,這一點是真實的。而且現在回想起來,我
真的相信:如果那不是真實的,我絶不可能維持到今天。”
她憤恨地說[
「你並沒愛上我。」
“不錯。我從沒愛上任何人。我是一個為自己苛刻、冷酷
的天性而引以為傲的饑渴的、無性的動物!後來我真的墜入
了愛河——一種粗蠻的、不成熟的愛。就好像仲夏的雷雨,短
暫、不實、迅即消失。”他恨恨地加上一句:真的,那有如
『一個白痴所講的故事,充滿了聲色與狂是,卻毫無意義。』”
他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
「就在這裡,在『避風港』裡,我突然醒悟過來,同時了解一項真理。」
「真理?」
「我生命中唯一重要的是你——以及保有你的愛。」
「要是我知道……」
「你是怎麼想的?」
「我以為你在計劃跟她私奔。」
「跟羅斯瑪麗?」他短笑一聲。「那真是有如被判終身監禁一樣!」
「她不是要你跟她一起私奔嗎?」
「不錯,她是這麼想。」
「那後來怎麼了?」
史提芬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們又繞了回來,重新面對那
不可捉摸的「威脅」。他說:
「盧森堡餐廳的事發生了。」
他們同時陷入沉默,眼前各自浮現同樣景象,那張曾
是美艷無比,卻因氰化鉀中毒而發藍的女人的臉。時尚書屋
瞪視着死去的女人、然後——抬起頭來四目相對……
史提芬說[
「忘掉它吧,仙蒂拉,看在上帝的份上,讓我們忘掉它吧!」
「遺忘是沒有用的。我們不被允許遺忘。」
短暫的沉默。然後仙蒂拉說:
「我們要怎麼辦?」
「如同你剛剛所說的,面對現實——我們倆一起。參加那可怕的宴會。不管宴會的目的何在。」
「你不相信喬治·巴頓所說的,那是為艾瑞公所舉行的宴會?」
「不。你相信嗎?」
「那可能是實話。但即使是實話,也不是真正的目的。」
「那你認為真正的是什麼?」
「我不知道,史提芬。但是我害怕。」
「怕喬治·巴頓?」
「是的,我想他--知道。」
史提芬突然說[
「知道什麼?」
她慢慢地轉過頭來,直到目光與他相對。時尚書屋
她喃喃地說[
“我們不該怕,我們必須要有勇氣——集中所有的勇氣。時尚書屋
你將成為偉人,史提芬——一個世界所需要的偉人,沒有任
何事可以阻擋你。我是你太太而且我愛你。”
「你認為這個宴會到底是什麼把戲,仙蒂拉?」
「我認為是個陷阱。」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