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神秘女子殺人事件》 第 10 頁


「我可是生於高輪、長於高輪的人,小時候几乎跑遍了這一帶,高輪沒有一個地方我不熟悉。但是昭和二十四年春天,我從西伯利亞戰場回來的時候,卻發現這一帶整個都變了。」 「哦,你是從西伯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14)

「我可是生於高輪、長於高輪的人,小時候几乎跑遍了這一帶,高輪沒有一個地方我不熟悉。但是昭和二十四年春天,我從西伯利亞戰場回來的時候,卻發現這一帶整個都變了。」

「哦,你是從西伯利亞回來的?」
“是的,我跟我爸努力了四年,才把本條相館恢復到現在的光景,儘管如此,現在的照相館依然不及我們以前照相館的一半大。
不過,水泥建築的確堅固多了,像附近房舍的牆壁全都是搖搖欲墜,而且到處都有燒焦的痕跡。我試着在高輪附近走一遭,沒想到以前的風貌完全不見了,我根本不知道哪裡是哪裡。
二十八日那天晚上也是一樣,四周黑得可以用伸手不見五指來形容,雖然到處都有路燈,但我還是覺得有些不安。
老實說我當時很害怕,不過那位小姐既然說走路只要十五、二十分鐘就可以到,我也只好儘量忍耐,結果到了目的地之後,我才發覺那是我認得的地方。”
「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是的,那是醫院坡。」
「醫院坡?」
「以前這地方本來有一個正式的名稱,但是明治中期時,這裡蓋了一間大醫院,所以人們便把這裡叫做醫院坡。你曾經聽過法眼綜合醫院嗎?」
「法眼綜合醫院?我曾經聽過這個名字,它好像是一家很有名的醫院嘛!」
金田一耕助一臉嚴肅地回答道。
其實金田一耕助根本不是一個行為舉止拘謹、嚴肅的人,只是為了不讓眼前這位高高在上的照相館小開看扁,所以才佯裝出一板一眼的樣子,否則這筆生意就做不成了。
「是啊!那是一間相當大的醫院,內科、外科統統都有,稱得上是一家綜合醫院,設備又好。對了,金田一先生,當我在二十四年春天從戰場上回來的時候,所到之處都是斷垣殘壁……」
「你想說的是……」

「聽說在戰時,芝公園裡有一個高射炮陣地,有一次敵方朝這裡扔炸彈,正好落在法眼綜合醫院上,因此我回來的那一年,也就是二十四年左右,只能用『廢墟』這兩個字來形容那一帶的淒慘景象。 法眼綜合醫院的隔壁是法眼院長的家,那是一幢有常春藤纏繞的典雅西式建築,所以附近的居民都叫那棟建築為『常春藤之家』。我被帶去的地方正是法眼先生的住所。」
「那麼,法眼先生的住所也被炸燬了嗎?」
這個時候,就算直吉再怎麼有心機,也很難從金田一耕助的語氣中感覺出任何憂傷。
「常春藤之家已經被炸成灰燼,但是附屬的和式房子倒是完好如初地保留下來。」
「目前誰住在那裡?」
「那裡現在只是一棟空屋,並沒有人居住,不過仍留有門燈,玄關和屋內也都有電燈。」
「那你有沒有問帶路者為什麼走到那裡去?」
「有啊!我問他:『這是法眼先生的家吧!』結果那位先生便笑着說:『是啊!』我是法眼家的親戚,因為是一生一次的結婚大事,所以今天晚上暫時在這裡借住一晚。」
「後來又怎麼樣了?」
「他帶著我走進一個相當寬敞的玄關,我發現他們特別先灑過水來散熱,此外,他們還用一扇大型的屏風把院子隔開,屏風上畫了一個高山族的老先生和老太太。 後來,我們又通過一道寬敞的走廊,走廊也打掃得非常幹淨,每一處都有電燈,可是我並沒有發現到其他人。經我一問,那人才又說:『是啊!彌生老奶奶現在正在田園調布。』」
「誰是彌生老奶奶?」
金田一耕助的語氣裡還是聽不出絲毫的感情。
「我也問過這個問題,沒想到那個留鬍子的男人又跟我提起法眼先生這個人。他說:『只要聽到法眼叔叔,就知道是指琢也叔叔。』經他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 在我徵召入伍之前,法眼醫院的院長的確就是這位叫法眼琢也的醫學博士,可是聽說在醫院被炸彈擊中的時候,他也被炸死了,當時好像還死了許多人,包括醫生、病患和護士……等等,至於他口中的彌生老奶奶,則是法眼琢也的未亡人。」

「等一下!」
金田一耕助打斷直吉的談話。
「法眼琢也這個名字我並不陌生,可是那個男人為什麼叫法眼先生『叔叔』,卻叫他的未亡人『老奶奶』呢?」
因為冷不防被問到這個問題,直吉不由得吃驚地重新打量金田一耕助。
「的確,經你這麼一說,我也感到很奇怪。可是當時我並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因為法眼琢也如果還活着,自然也是上了年紀的人,他當然也就稱呼他的未亡人為老奶奶了。」
「說的也是,這不能怪你沒注意到。對了,這個男人究竟和法眼家有什麼關係?」
「這件事我本來想問,但就在我準備開口的時候,留鬍子的男人突然打開走廊盡頭的一扇門,等我看清裡面的狀況後,終於什麼都明白了。」
「你是說……」
「那是一間大約五坪大的西式房間,裡面亂七八糟的,所有樂器散亂一地,包括吉他、小喇叭、鼓……對了,還有薩克斯風哩!」
「他們是玩爵士樂的人?」
「是啊、是啊!雖然現場沒有任何樂團團員,可是卻有三、四個塞滿煙屁股的煙灰缸,這可說是他們練習後的證據。此外,桌上除了香檳之外,還有兩、三瓶洋酒,以及葡萄酒杯和威士忌酒杯,煙灰缸裡也有還在冒煙的香煙。」
「你剛纔說一看到這個房間就全部明白了,你究竟明白了什麼呢?」
「金田一先生,玩樂器的人不都是留着落腮鬍,連鼻子下面也蓄着一撮小鬍子嗎?我聽說最近一些有錢人家的少爺,或是家世背景不錯的年輕人都非常喜歡這種造型、裝扮。」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