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伊吹山莊兇案》夏樹靜子(日) 第 2 頁


在古裡閣裡,這時已經住着一位對旅館來說至關重要的客人,東京金融業者長田源一郎。沖村他們一趕到伊吹山莊,便向旅館訂飯。三人對那件事隻字未提,好像早已忘得一乾二淨,令芙美江頗感掃興
作者:待考 / 頁數:(2 / 8)

在古裡閣裡,這時已經住着一位對旅館來說至關重要的客人,東京金融業者長田源一郎。時尚書屋

沖村他們一趕到伊吹山莊,便向旅館訂飯。三人對那件事隻字未提,好像早已忘得一乾二淨,令芙美江頗感掃興。時尚書屋
這裡不同於城市,六點半晚餐結束時,四周已經早早地籠罩着夜幕,萬籟俱靜。晚餐過後,沖村說要整理明天演講用的稿子,便一頭鑽進了客廳裡。秘書山口和幹事蜂岸一人在河邊散步,一人在主樓的休息廳裡看電視消遣。時尚書屋
這時,從修善寺警署趕來的權藤刑警身着便衣,不露聲色地在山月閣周圍巡視着,他主要監視河岸一帶。伊吹山莊的大門外面、靠近公路一帶,由附近的派出所派巡警負責巡邏,而且主樓和山月閣之間總會有人來來往往。因此,倘若歹徒要靠近沖村的身邊,最有可能是沿著黑暗的河岸潛入伊吹山莊。時尚書屋
這天夜裡,伊吹山莊特別寧靜。主樓裡儘是帶家眷的客人,早就關了燈睡下了。偏房中只有山月閣和古裡閣還點着燈。在古裡閣裡,長田好像正和熱海來的客人談着什麼事情。時尚書屋
在偏房和偏房之間鬱鬱蔥蔥的綠叢中,到處都設有裝飾用的低矮的石燈籠,燈籠的四周幽幽地映出椿樹和杜鵑的花瓣。時尚書屋
怎麼也不像會發生什麼事。那封信果然是惡作劇?沖村真也興許是一個格外沉得住氣的人,他毫不在乎,從一開始就看出是惡作劇。時尚書屋
老闆娘芙美江雙肘支在賬台上托着面頰,權藤刑警站在河風蕩漾的院子角落裡,兩人都在這麼想著。時尚書屋
萬萬沒有想到,片刻以後,事件以完全出乎他們意料的形式發生了。時尚書屋
七點半左右,沖村整理完稿子,穿著旅館裡的拖鞋走出門來,請正在和山口交談着的權藤喝酒,但權藤因正在執勤便拒絶了。於是,沖村和山口一起返回偏房裡。稍過一會兒,在休息廳裡看電視的蜂岸也回到房間,三人開始慢慢地喝起來。時尚書屋
快到八點時,惠子送來了酒菜,沖村再次站起身,換下和服式棉袍,說要洗澡。他基本上屬於急性子的人,白白地浪費時間會覺得不堪忍受。蜂岸長得人高馬大,與沖村形成明顯的對比,大大咧咧地倚靠在椅子上,望着惠子傻笑。時尚書屋
惠子馬上去浴室準備浴水。時尚書屋
在伊吹山莊,除了主樓的大浴場之外,包房裡的浴室內部都是車廂式。就是說,浴池較小,客人每次洗澡,都要換水,放入新的浴水。時尚書屋
惠子白天時就將貼有磁磚的浴池仔細地擦洗了一遍。時尚書屋
水龍頭很粗,她開始從水龍頭裡放水,並事先放好浴衣和毛巾,又仔細地檢查了一遍更衣室,然後回到房間裡。時尚書屋
她一邊收拾着桌子,一邊對男人們的雜談隨聲附和着、這期間大約過了有十分鐘,惠子再次走進浴室,浴水放了一半,水溫正適宜沖村的喜好。時尚書屋

「你可以去洗澡了。」
「謝謝。」
沖村高興地答道,在門廊邊的籐椅子上站起身。時尚書屋
他走進更衣室,山田和蜂岸留在客廳裡。惠子也離開了山月閣。時尚書屋
緊接着幾分鐘後,浴室裡傳出沖村的一聲摻叫。山口和蜂岸同時站起了身。慘叫聲也傳到在浴室的窗下警惕着警戒着的權藤的耳朵裡。時尚書屋
山口衝在前面,撞開了浴室的門。時尚書屋
沖村站在浴池邊,左手捂着右肩,稍稍向前蜷曲着身子,咧着嘴,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時尚書屋
「怎麼了?」蜂岸吼道。時尚書屋
沖村稍稍抬起右手,用手指着浴池裡的水龍頭。浴水呈一條粗粗的帶子從水龍頭裡噴出,灌入已經溢滿的浴池裡。噴出的浴水顯得非常白濁,也許溫度極高。不出所料,蜂岸用手一試,猛地蹩起了眉:「這麼燙!」
「快用冷水衝!」
權藤繞到正門衝了進來,在山口的背後嚷道。於是,山口慌忙捻開冷水管的水龍頭,讓沖村蹲在水龍頭底下。沖村那外表頗顯清瘦不料卻很精壯的身體,從肩膀一直到右處都已燙得通紅。接觸到冷水的一瞬間,沖村歪斜着臉頰,閉着眼睛「嗯嗯」地呻吟着一動不動。時尚書屋
山口越發地扭曲年輕卻皺紋纍纍的面龐,憂心仲仲地窺察着。沖村閉着眼睛。時尚書屋
「浴水的溫度正好,所以我就沖洗着肩膀,不料卻突然噴出了滾燙的水!」
他平時很文靜,這時卻用粗暴的口氣說道。時尚書屋
經過充分冷卻之後,山口用毛巾捂着燙傷的地方時,蜂岸回到客廳裡拿起了電話聽筒。權藤看著他打電話,一邊看了看手錶。這時是八點十五分。時尚書屋
聽筒裡的電話鈴聲停下,傳來估計是芙美江那富有彈性的嗓音。時尚書屋
「剛纔浴室裡出現了沸水!」
「你說什麼?」
芙美江好像猛然倒吸了一口冷氣。蜂岸不由吼道。時尚書屋
「沖村先生的肩膀和手臂都被燙傷了!你馬上送藥來。看情況還要叫醫生!」
「好的。我馬上就來!」
與蜂岸的通話一結束,芙美江的邊上又響起了電話鈴聲。寫着「古裡閣」的木牌邊上閃着燈。某種預感掠過芙美江的腦海。她的手指迅速按了開關。時尚書屋
「喂喂!我是長田。」
確是長田那難以取悅人的口氣,低沉而模糊。時尚書屋
「我在浴室裡被燙傷了,能讓女侍送藥來嗎?」
聲音雖然很輕,似乎充滿着痛苦。時尚書屋
「很抱歉,我馬上就來!」
芙美江很快拿出急救箱,揣摩着看來能醫治燙傷的薄荷油軟膏,但藥己經不多了。時尚書屋
芙美江喊來惠子,讓她先將這些藥給沖村的房間送去,然後馬上拿起電話聽筒。離伊吹山莊的大門口約一百米左右的汽車站那邊,有一家小藥店。倘若一定要喊皮膚科醫生,就必須到修善寺那邊去喊。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