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伊吹山莊兇案》夏樹靜子(日) 第 4 頁


這天深夜十一點剛過,女侍深見鈴子便被帶進沖村的客廳裡。沖村他們還沒有睡下,在關注着事態的發展,所以確認鈴子的嫌疑難以推翻之後,權藤便不管有無,決定將鈴子帶到沖村的面前。他估汁這樣更
作者:待考 / 頁數:(4 / 8)

這天深夜十一點剛過,女侍深見鈴子便被帶進沖村的客廳裡。沖村他們還沒有睡下,在關注着事態的發展,所以確認鈴子的嫌疑難以推翻之後,權藤便不管有無,決定將鈴子帶到沖村的面前。他估汁這樣更有利於鈴子儘快招供。調查時老闆娘芙美江也同時在常鈴子成為嫌疑對象的理由有三個。時尚書屋

首先,下午六點半左右,有一名女侍親眼看見鈴子鬼鬼祟祟地從鍋爐房裡出來。第2,鈴子近來經常在休息廳裡混雜在客人中間看電視,對沖村主持的電視廣播表現出極大的興趣,芙美江和惠子都曾提醒她注意過。還有第3,在調查中提起鈴子的名字時,阿團老人回想起在沖村預約投宿的幾天後,鈴子曾纏着阿團老人打聽過鍋爐房的情況。時尚書屋
鈴子,自稱二十一歲,圓圓的娃娃臉,豐滿的面龐如同紅潤的蘋果,雙眼險,圓溜溜的眼睛上戴着一副深度的近視眼鏡。仔細觀察,她長着一副頗為清秀的面容,但也許因為肥胖,加上打扮缺少情趣的緣故,從旅館制服碎白點花裙的下襬底下裸露出腳踝的模樣,怎麼看也是一個農村姑娘。時尚書屋
她于三個月前突然帶著以前曾在這裡住宿過幾次的東京一家公司的董事寫的推薦信來訪,才在旅館裡留了下來。她既不溫柔,也不算機靈,芙美江不太喜歡,但如今旅館裡缺少人手,容不得挑剔。時尚書屋
鈴子蜷縮着身子坐在沖村的面前,開始時無論問她什麼,她都畏怯地低着頭搓着衣服的下襬一聲不響。漸漸地,她的手不停地伸向面頰,好像是在抹眼淚。時尚書屋
「怎麼樣?你自己老實說吧。」
權藤嚴厲地訓斥着,鈴子才若有若無地點點頭,同時忍不住抽噎起來。時尚書屋
「為什麼幹這種事?」
「我……寫了有十次信,但一次回信也沒有……我覺得再也見不到先生那張英俊的臉了……」以後在講什麼?聲音輕得已經聽不見了。時尚書屋
算了算了!在場的人都不由地嘆息着。權藤望着沖村,似乎在問他怎麼處置。沖村望着鈴子那低垂着頭的恐懼神情,起了側隱之心。時尚書屋
「這樣的小女孩,即便處理她也沒有什麼意義。」

他雖然不屑一顧,語氣裡充滿着輕蔑,但還是將臉轉向了一邊。也許他不善於訓斥他人。最後還是蜂岸將她訓斥了一頓。時尚書屋
「倘若你以後再有一次這樣的事,就絶對不原諒你。以後信也不許寄!明白了嗎?」
不用說,芙美汪如釋重負。她心想,明後天將鈴子開除,沖村感到滿意,以後也許會格外關照伊吹山莊。事情還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那時,芙芙江還不可能知道,這起「燙傷事件」與緊接着發生的事件相比,簡直不足掛齒。時尚書屋
5
翌晨六點半,惠子按長田平素的習慣給他送早餐。她托着載有茶果和早餐的盆子,站在古裡閣的拉門前。時尚書屋
長田是東京的金融業者,五十歲左右,出生在修善寺一帶的貧困農民家庭裡,擁有不多的土地。由於這一帶成為旅遊勝地,寸土成金,他賣了土地,放債給修善寺和熱海的旅館業者,所以每個月總有一次要來這裡催收利錢或辦什麼事情,來時照例總是住在伊吹山莊裡。他年輕時家道寒賤,貧窮的生活烙印已經深深地滲透在他的骨髓裡,以致他對金錢非常吝嗇,而且還莫名其妙地妄自尊大,有時對所謂的上流社會的人還會表現出不屑一顧的反感態度。這或許就是一種熱切憧憬的明證吧。時尚書屋
長田就是這樣一個難以侍候的客人,所以芙美江雖深感厭惡很少去客房露面,但對伊吹山莊來說無疑是一個很重要的客人,所以對長田的服侍總是由惠子承擔,芙美江在背後悉心地關照着飲食之類的事情。時尚書屋
拉門的內側沒有上鎖,粗粗的格子拉門輕輕一拉就開了。平時長田早睡早起,也許他已出去散步了。但是,門口整齊地放著到院子裡穿的木屐。時尚書屋
「你早!」惠子冷漠地招呼道,但沒有答應聲。時尚書屋
惠子猶豫不決。為了照顧沖村那邊,就昨晚一個晚上,將服侍長田的事交給了鈴子。時尚書屋
燙傷事件以後,鈴子在女侍的房間裡用被子蒙着頭躺下,不知是睡着了還是醒着,反正喊她她也不答理。長田也許已經對鈴子說過,他平時早起早睡,唯獨今天想唾個懶覺。時尚書屋
但是,即便如此,一貫謹小慎微的長田睡下時沒有將拉門鎖上,這令人感到蹊蹺。時尚書屋
最後,惠子走進裡間,跪着輕手輕腳地稍稍打開隔扇,房間裡有些昏暗。屋檐一側的窗帘還緊緊地攏着。惠子這麼想著,忽然看見毛巾架斜靠在桌子上,那張桌子也從蓆子邊傾斜着,桌上的茶碗和茶盤懸在桌子邊差一點就要滑落下來。時尚書屋
惠子又喊了一聲,依然沒有答應聲,她便拉開隔扇走進房裡。時尚書屋
被窩朝着壁龕鋪着,沒有睡過的痕跡,枕邊點着一盞小檯燈,熱水瓶翻倒在蓆子邊,淌出的水滲透着蓆子。十疊大的房間裡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時尚書屋
到惠子發現長田時,稍稍過了一些時間。至少惠子是這麼感覺到的。事實上也許還不到五分鐘。時尚書屋
長田仰天峭在連着客廳和浴室的窄廊裡,白底青花紋的浴衣蜷縮在他的身子底下,挺着肥胖的腹部。浴衣腰帶纏繞着他那紅褐色的脖子,在喉結下緊緊地打了個結。時尚書屋
幾名刑警泣即從修善寺警署趕來。其中也有權藤。警察馬上進行現場勘查。勘查結束後,屍體被送去解剖。時尚書屋
光靠現場勘查,作案的狀況就大致可以推測。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