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伊吹山莊兇案》夏樹靜子(日) 第 5 頁


死因還是勒死,被浴衣腰帶纏繞所致。除此之外,死者的後腦部還有挫傷,但這不是致命的。看來兇手使用鈍器——可能是倒在壁龕下面的陶制香爐——在後腦部猛擊一下,趁對方暈眩時用腰帶纏住他的脖
作者:待考 / 頁數:(5 / 8)

死因還是勒死,被浴衣腰帶纏繞所致。除此之外,死者的後腦部還有挫傷,但這不是致命的。看來兇手使用鈍器——可能是倒在壁龕下面的陶制香爐——在後腦部猛擊一下,趁對方暈眩時用腰帶纏住他的脖子。但是,從挫傷的深度來看,不難想象,那一擊打偏了,兩人隨之進行了激烈的搏鬥。時尚書屋

最焉長田精疲力竭,在浴室前被絞殺了。惠子沒有馬上發現,是因為客廳一邊的隔扇關閉着。時尚書屋
接着就是推算行兇的時間。這時。昨夜的燙傷事伴,給作案時間的認定意外地提供丁方便。時尚書屋
前一天晚上,長田五點鐘之前到達伊吹山莊,洗澡後六點開始進晚餐。正在這時,一個從熱海趕來的、叫「山形修造」的旅店老闆拜訪長田。山形沒有在長田這裡吃晚飯,但與長田的女侍悄悄地交談了有一個小時。時尚書屋
山形離開時是七點左右。這天夜裡負責服侍長田的女侍鈴子正好去收拾餐桌,還和山形打了個照面。時尚書屋
為了瞭解這一方面的情況,在女侍的房間裡蒙頭睡覺的鈴子被喊起來,帶到了警官的面前。一聽是警察,唾眼惺松的鈴子頓時魂飛魄散,表情獃滯,當得知旅館裡又發生了兇殺案時,她才慢慢地鎮靜下來,回答起來也格外流利,彷彿暗暗地有些寬慰,覺得這起事件會沖淡人們對昨夜燙傷事件的印象。時尚書屋
據鈴子所說,她去收拾餐桌時,長田一副不悅的目光眺望着院子,說睡覺前他還要洗一次澡,剛纔用過的浴水不用換。時尚書屋
鈴子收拾餐桌,麻利地鋪好被子就離開了房間。因為她聽惠子說,長田睡覺很早,住在這裡時一般在八點到八點半之間就唾下了。時尚書屋
賬台接到長田的房間打來的電話,說燙傷了,要藥。那時是八點十六分。權藤和芙美江都滑楚地記得,長田打來的電話是緊接在蜂岸的電話之後。時尚書屋
八點二十分時,藥店送來鋅油。芙美江將鋅油移到小瓶子裡,讓鈴子送往古裡閣,緊接着芙美江也走到院子去沖村的客廳。時尚書屋
八點二十五分左右,鈴子在古裡閣的門口喊道:「藥送來了。」據鈴子說,當時浴室裡點着燈,從浴室裡傳出答應聲,說「燙傷得不厲害,現在正在洗澡,就將藥放在門口吧」。時尚書屋
當時的情況,芙美江也可以證實。那時她正要去看沖村,因此跟隨在鈴子的後面停下腳步注視着。據她說,雖然沒有聽到長田的聲音,但清楚地感覺到鈴子和長田在對話。時尚書屋

鈴子將鋅油放在門口的裝飾櫥裡後就返回主樓。芙芙江便徑直匆匆地趕往山月閣。時尚書屋
走進沖村的客廳以後,芙美江還透過窗戶,不時地向古裡閣門口的裝飾櫥望去。兩幢偏房之間另有一幢溪流閣,但三幢建築形成一個較平坦的三角形,所以能夠看到古裡閣房門口的一部分。但是,芙美江說,鈴子將藥送到之後,至少有五分鐘沒有看見長田出來取藥。時尚書屋
約一個小時以後,以權藤為主,將阿團老人他們喊來商議之後,芙美江和惠子一起離開山月閣時,古裡閣已經熄燈了,裡面悄無聲息。芙美江心想,長田喜歡早唾,肯定已經睡下了,看他此後沒有說什麼,估計燙傷並不嚴重,等明天再去謝罪吧。於是,芙美江徑直走過古裡閣的門前。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芙美江總是希望往後拖延,進行冷處理。時尚書屋
同時,在死者長田的右手腕上,發現有儘管小範圍卻明顯的燙傷水泡。早晨惠子去古裡閣時,塗在燙傷處的白色鋅油已經完全被吸收。盛放鋅油的容器還放在門口的裝飾櫥裡。但是,警方訊問鈴子時,她記得容器的位置與昨夜她放的位置稍有不同。時尚書屋
從這些事實推測,長田在芙美江從山月閣裡不時地往古裡閣張望的八點三十分之後到過門口,當場塗抹好鋅油以後回房,接着就被殺了。時尚書屋
6
當天中午過後。設在修善寺警署的搜查部得到了一份重要情報。時尚書屋
昨夜八點半,在下坡通往伊吹山莊的坡道入口處附近巡邏的派出所巡查,發現有一男子在坡道邊上的草叢中全力向山坡上奔跑。時尚書屋
巡查正要例行公事上前盤問,男子鑽進停在路邊黑暗處的小車,開走了。因此,巡查記下了汽車的車號。時尚書屋
「時間是八點半,這確實嗎?」
見年輕巡警站立着神情頗顯緊張,署長慄岡叮囑着問道。時尚書屋
「沒錯。我記住號碼後看了看手錶,是八點三十分。而且,我的手錶在七點時剛剛核對過。」
慄岡看了一眼身旁的權藤,一副掃興的樣子。但是,不管如何,這個情報不能忽視。時尚書屋
警方馬上查找汽車的主人。時尚書屋
沒過多久,便查明汽車的主人是熱海的旅館業者山形修造。時尚書屋
他就是昨夜拜訪長田的那個人。時尚書屋
傍晚,山形受剩了熱海警署的傳訊。時尚書屋
山形修造,五十五六歲,溫泉泡大的肥碩體態,臉上露出一副寬厚的笑容,彷彿想要掩飾內心裡的惶恐。參加審訊的,除了熱海警署的刑警之外,還有從修善寺警署趕來的權藤,和比權藤小一歲的小田切。時尚書屋
「你們說得沒錯,我七點左右離開伊吹山莊,回到長岡,但是……我想起一件急事,又返回去了。那件急事,就是……其實我將票據留在長田君那裡……不!我都說了吧……」山形面露愧色,唇角在微微顫動。時尚書屋
「我的弟弟也在熱海開一家小旅店,他想另建旅館,但苦于沒有資金,便托我當擔保人,向長田君籌措五百萬元。那是三月初的事情,當初答應一個月後歸還,所以按長田君的要求,我開了四月五日歸還的保證票據。」
「就是說,在你弟弟無力歸還時,就用你的保證票據兌現嗎?」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