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伊吹山莊兇案》夏樹靜子(日) 第 6 頁


「是的。到了前天,弟弟對我說他湊不出錢。但是,我也無法在五日之前湊齊五百萬元……於是,嘿!昨天傍晚我就拜訪了長田君,希望他無論如何將歸還期延遲半個月,但長田君怎麼也不肯同意,嘴上說
作者:待考 / 頁數:(6 / 8)

「是的。到了前天,弟弟對我說他湊不出錢。但是,我也無法在五日之前湊齊五百萬元……於是,嘿!昨天傍晚我就拜訪了長田君,希望他無論如何將歸還期延遲半個月,但長田君怎麼也不肯同意,嘴上說很同情我們,但手上揮動着我的票據嘲笑我。當時我也不由得冒火了,說他這個人光認錢,隨他的便,我踢了一下蓆子就走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又改變了主意,我覺得只能再去央求他……」「那麼,你就返回伊吹山莊了?」

「是礙…我是八點十五分回到伊吹山莊的停車場的。可以從大門口進去,但我和老闆娘是同行,本來就認識,而且鍋爐工阿團吧,見面後我才知道,我們是小學裡的同學,那種事讓人知道很難為情的,所以這次我就沒有進主樓,而是直接去了偏房。」
山形將汽車停靠在道路邊的黑暗處,穿過草叢徑直走到古裡閣的門廊一邊。那時,他記得是八點二十分左右。時尚書屋
他喊了一聲,沒有人答應。客廳裡有些暗,但浴室裡開着燈。他估計長田正在洗澡。時尚書屋
門廊的拉門關着,窗帘也合攏着,但角落裡有一扇窗戶沒有鎖上。時尚書屋
“到了我這把年齡還會幹出那種事,真讓人無地自容埃……我是鬼差神使吧,一走進客廳,見長田君不在,我便不由肩主地從長田的包裡抽出那張保證票據後就逃跑了。時尚書屋
當時長田的包放在壁龕的邊上。“
山形那滿是贅肉的面龐脹得通紅,結結巴巴地說道。時尚書屋
據他所說,他去伊吹山莊時是沿著草叢裡的小道下坡的,拿到保證票據後沿著這條小道跑上山坡回到汽車邊時,被巡警發現了。時尚書屋
「那時還以為長田君在洗澡,現在回想起來,長田君也許已經被殺了吧。因為我沒有聽見浴室裡傳出水聲。」
山形不知道燙傷事件,他皺着眉,一副確信無疑的口吻補充道。時尚書屋
「客廳裡怎麼樣?亂不亂?」
沒等熱海警署的刑警提問,權藤插嘴道。時尚書屋
「我那時已經糊里糊塗了……我想不起來了。只有架子上的一盞小燈亮着,也許是微暗吧,只是……只覺得壁龕的香爐倒在地上……」山形露出一副游移的目光追溯着記憶。據他說,他在璧龕前跪着靠近皮包的時候,碰到一件硬器,他記得自己無意中還用手將它推開了。時尚書屋

「你能夠肯定嗎?」
「你說能不能肯定……那是否果真是香爐……」山形含混其辭地無法確認。時尚書屋
「你和長田君交往很長時間了吧?」
知道從現場的狀況得不到再多的收穫時,權藤改變了話題。於是,山形隨即露出釋然的表情。時尚書屋
「不!就最近兩三年埃要說起來,他的口碑不是很好埃」「具體的,你是指什麼樣的事情?」
「詳細的事情我不清楚,他過分在意自己以前的貧困生活,對名人和上流社會的人抱有強烈的憎恨,常常探查出那些人的隱私進行勒索……如此說起來,我好像聽人說過,那個沖村真也,可能也是這類受害者之一。」
山形眯着眼睛打量着警官們的臉,彷彿在揣測着警官對他這句話的反應。時尚書屋
權藤注視着他的表情,幡然醒悟。時尚書屋
倘若沒有那起燙傷事件,山形的嫌疑不就是難以推翻了嗎?時尚書屋
但是,由於那起事件,至少可以證明長田在八點半之前沒有被殺,這勉強證明山形不在現常燙傷事件,對有的人來說是出乎意外的偶發事件,但對有的人卻是救命的稻草。時尚書屋
7
離開熱海警署以後,權藤和小田切馬上對山形的弟弟山形謙二進行了調查。時尚書屋
經調查得知,他在案發的前一天因患十二指腸潰瘍住進了市內的醫院,案發那天沒有離開過醫院,在他的周圍也沒有找到與案件有關的可疑人物。時尚書屋
深夜,兩人回到侈善寺警署。搜查會議立即召開。時尚書屋
這時,東京方面送來了有關被害者長田源一郎的情報。時尚書屋
長田,四十八歲,顯得比實際年齡老,也許是因為犀利的目光和沉着的舉止裡總帶著淒涼傷感的情調所致。時尚書屋
他是金融業者,在東京目黑的大樓裡設有一間事務所,但公司裡只僱有一名女事務員,日常事務几乎由他親自操辦,因此那名女事務員也不知詳情,只知與樸素的外表不同,暗地裡流動着巨額資金。同時,據女事務員反映,長田不知從哪里拉來的關係,與年輕的政治家和導演都有交往。時尚書屋
在與他談生意的人中間,有好幾個這種類型的社會名流。時尚書屋
長田有個叫「邦子」的妹妹,三十四五歲。不!表面上是妹妹,其實好像是小妾。時尚書屋
邦子常來事務所,她長相清秀,一副日本式的容貌,風韻嫵媚,秀長的眼險裡隱含着叵測的妖冶。時尚書屋
邦子在銀座的黑薔薇酒吧裡當招待。導演和作家等名流經常光顧那家酒吧。由此產生了一種推測;她以獨特的魅力為武器與他們接近,探出什麼把柄,再向長田彙報。長田會不會以此要挾他們?時尚書屋
這種推測是根據女事務員和黑薔薇酒吧裡的女招待們反映得出的,警官不可能找到證據。這種類型的犯罪,因為沒有來自受害者方面的報告,所以要查明事實是很困難的。時尚書屋
然而,大約半年以前,邦子突然從長田的身邊銷聲匿跡了,還辭去了黑薔薇酒吧的工作,以後去向不明。不知是因為和長田閙翻了,還是為結束那種酒吧女侍的生活而隱姓埋名了?時尚書屋
以女事務員的反映和留在事務所裡的檔案作為線索,警方在東京查到幾名涉嫌人員。時尚書屋
但經調查,他們在案發時都不在現場,是清白的。在涉嫌對象中也出現了沖村真也的名字,但權藤自己證實,案發那天夜裡七點半以後,他一步也沒有離開過房間。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