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伊吹山莊兇案》夏樹靜子(日) 第 7 頁


女事務員不在現場的證明是不可動搖的。警方立即着手調查邦子的去向。不過,殺人現揚顯示,兇手顯然是比長田更有臂力的人。嫌疑的集點便再次回到山形的身上。小田切微微脹紅着臉探出了身子。
作者:待考 / 頁數:(7 / 8)

女事務員不在現場的證明是不可動搖的。警方立即着手調查邦子的去向。不過,殺人現揚顯示,兇手顯然是比長田更有臂力的人。嫌疑的集點便再次回到山形的身上。時尚書屋

小田切微微脹紅着臉探出了身子。時尚書屋
「剛纔在伊豆箱根的火車上想到的……山形會不會是在八點十五分左右返回古裡閣,比他供述的時間稍稍早一些?長田因洗澡時燙傷打電話給賬台要求送藥之後,他就將長田殺害了?」
「你是說,此後鈴子送藥去時,浴室那邊傳出的回答聲,是山形的?」
將要接近退休年齡的署長慄岡穩重地贊同道。時尚書屋
「正是那樣。聽說當時他回答:」我正在洗澡,藥就放在那裡。‘但是仔細想來,儘管燙傷的範圍很小,但連水泡都燙出來了,卻還去洗澡,這令人感到奇怪。長田那時已經被殺,山形會不會是為了將鈴子趕開,才急中生智那樣回答的?當時大約是八點二十五分,估計此後山形倘若馬上關了浴室裡的燈,全力奔跑,正好在八點半左右能夠回到停着的汽車旁。時尚書屋

「但是,長田的燙傷塗了鋅油。這怎麼解釋?」
「假如山形手邊有鋅油,他可以將長田勒死後塗上去。長田打電話要燙傷的藥,所以女侍早晚會將鋅油之類的藥送來吧。因此倘若事先塗上去,在屍體被發現時,就會起到推遲死亡時間的效果……」「這樣的推理太偶然了吧?倘若是薄荷油之類還說得過去,但鋅油……」這樣的反駁,小田切似乎也能夠理解,他咬着嘴唇頗感遺憾地凝望着桌子的一角。時尚書屋
「山形事先帶著鋅油,這種巧合不太可能。」
短暫的沉默之後,權藤抬起頭來。時尚書屋
“倘若事先知道會出現燙傷事件的話,怎麼樣?就是說,倘若小學同學阿團告訴他,讓鈴子或什麼人趁沖村在洗澡時從水龍頭裡突然放出沸水?……我認為這不是不可能的。時尚書屋
阿團從鈴子的好奇和打聽鍋爐房作業情況等現象來制訂作案方法,計算沖村的到達時間和吃飯時間等,可以大致推算出洗澡的時間。“
「倘若能夠推算,又怎麼樣呢?」

慄岡那平靜的目光裡開始微微地浮現出興奮的神色。時尚書屋
「山形在八點之前溜回古裡閣。這時長田多半還在客廳裡吧。山形趁長田不注意,冷不防用熱水瓶裡的沸水灑在長田的手上,接着用香護砸他的後腦部。搏鬥到最後,長田被勒死了。時尚書屋
然後山形馬上就用事先淮備好的鋅油塗在長田的手上,然後估計着時間向賬台打電話,要求送治燙傷的藥來。但是未必一定要與山月閣在時間上保持一致。關於電話裡的聲音,老闆娘也說對方的聲音很輕,而且又是在那樣的時候,誰都不會產生懷疑吧。」
沒有人提出異議,房間裡所有的目光全都熱切地集中在權藤的身上。時尚書屋
“以後和小田切君的推理一樣。八點二十五分左右,鈴子將藥送去時,浴室裡傳出的聲音當然也是山形的。鈴子將藥放在門外的裝飾櫥裡離去後,山形馬上離開了古裡閣。時尚書屋
翌晨,鈴子只是說容器的位置稍有變化,卻沒有肯定。同時,容器上除了芙美江和惠子之外,重疊着兩三個指紋,無法確認有沒有長田的指紋,這對兇手來說,不正是一種幸運?“
「這樣分析,基本上合理。」
慄岡一邊沉思着,一邊慢條斯理地答道。時尚書屋
「但是,有兩三個矛盾。」
「首先,倘若山形事先經阿團點撥使了個花招,那麼他為什麼會自己主動說出與阿團是小學的同學?」
「開始時我也受騙了,但後來我想,山形會不會是將計就計?與阿團之間的關係,經調查早晚會知道。倘若那樣的話。還不如自己講出來……」「嗯。如此解釋也可以,但接下來是藥的問題。時尚書屋
山形應該無法預測女侍一定會送鋅油來吧。倘若山形涂的藥和女侍送來的藥不一樣,不就等於暴露了自已嗎?」
「問題就在這裡。或許伊吹山莊有個常備鋅油用於燙傷的習慣?而且,山形知道了這個習慣……」沒等權藤講完,慄岡的手已經伸向電話機。伊吹山莊馬上就接通了。時尚書屋
轉告芙美江接電話,交談了兩三分鐘後,慄岡放下聽筒。將聽筒放下時的手勢顯得很無奈,這證明着他的失望。時尚書屋
「據老闆娘說,當時正好藥斷了,她給附近的藥店打電話,托他們馬上將藥送來,什麼藥都可以,只要對燙傷有效的藥就行。因此,是藥店的老闆選了鋅油,伊吹山莊並沒有特地常備鋅油的習慣。」
沉默。沉重的氣氛再次籠罩着狹小的房間。時尚書屋
「等一等。」
小田切低低的喃語在房間裡顯得很響。時尚書屋
「剛纔山形說,他潛入古裡閣的時候,好像壁龕上的香爐躺倒着。倘若這是真的,長田還是應該在燙傷事件之前就被殺了。」
小田切的目光探尋着權藤的同意。接着一瞬間————「對呀!」權藤發出連他自己也感吃驚的吼聲。「事先能知道水管裡會噴出沸水的,除了阿團老人之外,還有一個人……」8五月剛剛來臨,東京的街道上就已經是一副夏日的景象。但是,那年氣候不好,混濁的雲霧混雜着煙霧一連幾天遮蓋着天空,潮濕陰冷的風兒使人們的腳步都變得匆匆忙忙。時尚書屋
在澀谷車站附近神山的山丘地區一這一帶算是樹木茂盛的一密密匝匝卻非常寧靜的住宅區裡,醒目地聳立着與建築物很不相稱的霓虹燈。霓虹燈上的字,即便在很遠也能看清是「白鴛」兩字。以烹任聞名的白鴛賓館從大白天起就門庭若市,來這裡的客人有一半是情侶,一眼就能看出都是一些不願去溫泉旅館的人們。還有一半不是來閒談的就是獨自帶著稿子來寫文章的人。時尚書屋
偏房圍着主樓向四邊散開的佈局,總有些像伊吹山莊。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