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死者的琴聲》(日)山村美紗 第 1 頁


死者的琴聲1蘆川夕子站在了門口。為了穩定一下自己的情緒,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時間是六點半鐘,四周被夜色籠罩着。在眾多的同一樣式的建築中,演員真田美的家顯得格外富麗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1 / 7)

死者的琴聲

1

蘆川夕子站在了門口。為了穩定一下自己的情緒,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時間是六點半鐘,四周被夜色籠罩着。在眾多的同一樣式的建築中,演員真田美的家顯得格外富麗堂皇。
蘆川夕子按了門鈴,隨着一陣腳步聲和「來了」的答應聲後,真田美本人邁着輕快的步子來開大門,她是一位二十歲上下,渾身散髮着青春氣息的美人。
「我是蘆川的妻子,我有話要對你說。」
一聽這話,真田美的臉上露出了緊張神情。
「請進吧!」說著她遞過了一雙拖鞋。
蘆川夕子被讓進了一間有十二張草蓆大小的西式客廳。地上鋪着長毛絨的天藍色地毯。房間的一角還擺着一架白色的鋼琴,在鋼琴及桌子的花瓶裡都插着紅玫瑰,不時地飄來一陣陣清香。
沒等坐在沙發上的夕子開口,真田美便先開口說道:
「初次見面,我就是真田美,經常請您丈夫教我鋼琴,太感謝了!我本想去府上致謝,可我實在太忙了……」
恐怕丈夫不只是光來教授鋼琴的吧?看樣子真田美企圖掩蓋她與丈夫之間的特殊關係。
夕子沒辦法,只好問些不疼不癢的問題。
「你的鋼琴學到哪兒了,『拜爾』還是『徹爾呢』?我多少也會彈一點兒。」
「啊,真不好意思對您說,我根本不怎麼會彈,老師總訓斥我。」
說著真田美搖晃着身子走到鋼琴旁,用右手,像開玩笑似地點了幾個音節:
「32I1765|4565I432I3l2I」

##

「你彈的是『徹爾尼』作品第6號,真不簡單呀!」

夕子帶著一種優越的口氣說道,她自己可以彈到作品三十號了。
「今天一會兒還有鋼琴課,難道蘆川老師不來了?」
真田美不安地問道。她認為,也許兩人的事情暴露了,夫人找上門來了,今晚的鋼琴課要吹了。
「不,我想他會來的。」
「是嗎?」
聽了這話,真田美的表情一下子放鬆了許多。接下來她又開始審視夕子的真正來意了。她那火辣辣的目光直逼夕子。
「這裡就你一個人住嗎?」夕子一邊打量着房間各處一邊繼續問着無關緊要的話。
「是的,就我一個人。從中午到晚六點有一個幫忙的傭人來,現在她已經回去了。」真田美邊回答邊做出一副希望夕子趕快離去的表情。
這時,一直在四下打量着的夕子,突然把目光停在了一個裝飾在書架上的木雕小象上。它原來是丈夫從泰國給女兒買回的禮物。當時三歲的女兒高興極了,整天抱著它到處來來去去,可沒出三天,丈夫硬說沒有禮物送給校長,就硬從女兒手中搶走了。看看那只象的周圍,几乎全都擺着丈夫從泰國買回的禮物。時尚書屋
有壁掛、銀別針、佛像形狀的金色瓶起子、泰國舞蹈娃娃等,再仔細一看,連真田美當夜禮服穿的白地天藍色刺繡的長筒裙也是她丈夫從泰國帶回來的。
夕子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你說你與我丈夫只是學鋼琴的關係,可這些禮物几乎全都是我丈夫去泰國時買回來的。他說什麼要送給平常對他不錯的朋友和要分別的人。原來都拿到你這裡來了!這難道還能說是一般的關係嗎?要是合成錢的話,可是一筆不小的數額呢!要是一兩個也就算了,你要了這麼多,也太過份了!」
「這不是我從老師那兒『要』的!」
「胡說!那條裙子我可記得,那是他給我買的!」
「那是老師認為給你穿不如給我穿更合適,因為我比你年輕!」
被真田美這一頓搶白,夕子一下子憤怒起來了。她比二十八歲的丈夫大兩歲,今年已經三十歲了。她自己也常常把這當成個弱點。今天讓情敵從正面這麼一攻,她簡直要氣瘋了!確實,真田美才二十歲,比起她來整整小了十歲!
「我再說一遍,這些不全是從老師那兒要來的,裡面也有我自己花錢買的。」
「自己買的……?你是說……?」
「對,我和老師一起去旅行,是他約我去的。老師還說這算是我們新婚旅行。」
可夕子與丈夫根本沒有做過什麼旅行,當然也別說是新婚旅行了。
後來,這兩個女人便相互展開了激烈的對罵,罵了好一陣,真田美說道:
「你快滾回去吧!你根本沒有權利來談論他,你是他的正式夫人嗎?!我們才是正式夫妻!你好好看看這是什麼?!」
說著,她得意地從書包裡掏出一張紙給夕子看。
「結婚證」這三個大字映人了夕子的眼帘。
在真田美與蘆川睛彥的名字旁邊,還蓋了一枚印鑒,當夕子認出那是丈夫每天都帶在身上的印鑒後,她突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隨即蹲在了地上。這時真田美像在欣賞什麼傑作似地看著夕子。她突然想起還開着洗澡水,便驚叫了一聲跑進裡面。浴室裡面確實響着流水聲,她可能是去關水龍頭了吧。時尚書屋
拋棄了妻子和幼小的女兒,不顧一切地去愛別的女人!又和那個女妖精結了婚!
我要殺死她!夕子心中充滿了殺意。她憤怒地朝真田美的浴室衝去。
水聲使真田美沒能注意到夕子從背後撲過來。當她關上水龍頭回過頭時,夕子己舉起了放在架子上的吹風機,向她的頭砸過來。
只聽「噗」的一聲,真田美應聲倒地,隨後夕子又沒頭沒腦地亂砍起來。砍了一會兒,夕子才住了手。她一看,手和吹風機上都沾滿了鮮血,真田美完全斷了氣。
夕子低着頭看著屍體,獃獃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2
當夕子清醒過來時,她感到了一陣恐怖。寬大的房間中寂靜無聲。她想立即逃走,可她知道就這麼逃走,很快就會被抓住的。因為有人知道夕子在這段時間裡到過這裡,那就是住在這所房子附近的一家藥店的老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