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死者的琴聲》(日)山村美紗 第 2 頁


夕子來時因不知道路,曾向他打聽過。藥店老闆還特意去到外面指給她看。 停了幾分鐘後,原本想逃脫的夕子終於下定決心,她開始脫下死者的衣服。扒乾淨後,她把真田美赤身裸體地泡入粉紅色的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2 / 7)

夕子來時因不知道路,曾向他打聽過。藥店老闆還特意去到外面指給她看。

停了幾分鐘後,原本想逃脫的夕子終於下定決心,她開始脫下死者的衣服。扒乾淨後,她把真田美赤身裸體地泡入粉紅色的浴池中。灌滿了水的浴池隨着屍體的沒人開始「嘩嘩」地向外流水。
夕子把放在鏡子旁邊的檸檬切成片,泡在浴池中,然後又在毛巾上用肥皂打出泡沫搭在浴池的瓷磚上。連放在一邊的盒裡也灌上了一點兒水,最後把煤氣點上。
她是這樣設想的。真田美的屍體被人發現大概要到明天早上之後了,現在把水燒熱,明天也會變涼的。警方看到打着肥皂的毛巾和飄浮在水中的檸檬片,一定會推測她是在洗澡時被殺害的。所以推算其死亡時間時,肯定會從四十度左右的水溫開始,而實際上現在的屍體是浸泡在冷水中,因此死亡時間會向後推上一兩個小時的。時尚書屋
這樣一來,真田美的死亡時間就會出現兩個小時的誤差。夕子除了喜歡彈鋼琴外,還喜歡看推理小說,所以對「推理」一類的情節十分熟悉。
在處理完屍體後,夕子把有可能沾上自己指紋的地方全都小心翼翼地一一抹去,然後輕手輕腳地走出了大門。回頭望去,燈火通明的真田美的家比別人的家更加明亮,根本想像不到這家主人已經死亡。明亮的住宅向人們顯示着一種安靜的和平景色。
夕子來到那家藥店,又買了一點感冒藥,並對剛纔的熱情指路表示感謝。
「你很快就找到了她的家了吧?她家很大、很好認。她又是個忙人。她在家嗎?」這位穿著白大褂兒的四十歲左右的老闆忙不迭地一邊遞過感冒藥一邊又熱情地打聽著。
「謝謝您,我已經見到她了。」
夕子答應着,正在打開提包准備付錢時,忽然有人拍了她肩膀一下,夕子嚇了一跳,忙回頭一看,原來高中時的朋友次子。
「嗬,這不是夕子嗎?」
次子笑眯眯地說道。
「喲,是次子。怎麼,你住在這一帶?」
夕子非常不安地問道。
「是啊,五年前搬來的。你這是——?」
「啊,她去拜訪一下那邊的真田美。」
那個老闆在一旁插嘴道。

「是的,我丈夫教她彈鋼琴。」
「那麼說,你今天是替丈夫來教她的了?你的鋼琴彈的也不錯嘛!」
夕子想順着話題說下去,可一想還不行。到明天真田美的屍體一發現,自己與丈夫不和的事情也會被公開的。為了不致懷疑,還不如現在自己就把這件事挑明了呢。於是她便壓低了聲音說道:「要是那樣倒好了。時尚書屋
你知道,我丈夫與她的關係有些不正常。」
「不正常,是不是男女私通?」次子果然對這類話題十分感興趣。
「於是我到她家吵了一架。」
「後來呢?」
「她說她早有了未婚夫並準備結婚了。我說她撒謊,她說她明天在這個時間把她的末婚夫帶來讓我看。還說我領來我丈夫也行。我暫且相信了她的話便告辭了。時尚書屋
誰知是真是假,反正明天去看看再說。哎。明天你也和我一塊兒去看看怎麼樣?」
「行,我跟你一塊兒去。別看她人在電視止笑眯眯的,可在這附近的人沒一個說她好的。她老在半夜裡彈鋼琴,還招來一幫朋友大嚷大叫,吵得大家不得安寧。因此前兒天大家還集合在一起去她家交涉呢!」
「近來倒是不帶明友來了,但她說彈鋼琴是她的工作需要,怎麼也不能停下來。」
藥店老闆又在一旁搭了腔。
「最近好像一到十二點就不彈了,可我們都是十點就睡覺呀!躺下之後怎麼也睡不着。」
老闆為了生意不應該說別人的壞話,可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她那也叫彈鋼琴?!」說完自己也笑了起來。
又聊了一會兒,夕子告別了兩個人,朝家走去。回家一看表,剛好七點半。
3
在八點鐘丈夫回家之前,夕子忙極了。她先仔細地翻閲了一遍載有真田美記事的雜誌,知道了她的一些生活習慣,比如她在晚上睡覺前必須洗澡;為了美容她每天要買回十個檸檬等等。關於她學鋼琴,雜誌上是這樣寫的:她在一年前開始學鋼琴,還彈得不太好,可是現在已經學完了「拜爾」,開始進入「徹爾尼」。在最新的一期雜誌上,她回答記者提問時說:她的鋼琴已經學到「徹爾尼」的第6號作品。時尚書屋
確實她在今天也是這麼回答夕子的。夕子拿出「徹爾尼」的樂譜,仔細地查看第6號作品,尋找當時她信手彈出的那一小節:
「|32|l765I456SI432I3l2I」。

##

「啊!在這兒呢!」
夕子看著第6號作品中間的一節不由得喊出聲來。
沒錯,她現在學的正是「徹爾尼」第6號作品,我要在今天夜裡再去她家彈一遍。這樣一來就說明她在那時還活着,與我六點半鐘去她家沒有任何關係。
夕子把樂譜放在膝蓋上。不用鋼琴開始了練習。雖然很長時間不彈了,但手法自然、熟練,於是夕子放心地把樂譜放進了手提包裡。
夕子今天把女兒寄放在了娘家,所以家中十分安靜。
八點過一點兒時,丈夫蘆川回來了。
他每天到這一時刻都是這樣:八點鐘回到家,默默地吃完飯,九點鐘趕去給真田美上鋼琴課。
今天,在他正吃飯時,夕子主動和他搭話:「剛纔真田美來過電話了,說她今晚突然有工作,要你明天再去給她上課。」
蘆川用懷疑的目光看了夕子一眼,然後一聲不吭地撥電話。他手拿着聽筒等了半天,不見有人來接,這才相信似地放下電話,打開了電視。
他仍像前一陣那樣,不與夕子說話,坐在那裡,一邊喝威土忌一邊看電視,到了九點半鐘就獨自去睡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