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死者的琴聲》(日)山村美紗 第 3 頁


等他熟睡之後,夕子便拎着裝有「徹爾尼」樂譜的手提包,悄悄地走出家門。 威士忌酒中稍稍摻了一點兒安眠藥,這一點兒足可以使蘆川醒不過來。 夕子騎上自行車走了有三十分鐘。這次她是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3 / 7)

等他熟睡之後,夕子便拎着裝有「徹爾尼」樂譜的手提包,悄悄地走出家門。

威士忌酒中稍稍摻了一點兒安眠藥,這一點兒足可以使蘆川醒不過來。
夕子騎上自行車走了有三十分鐘。這次她是小心翼翼地避開人們的耳目再次來到真田美家的。她把自行車藏在不遠的一個倉庫的角落裡,從後面沒有上鎖的廚房門,輕手輕腳地摸了進去。
廚房的桌子上已經備好了晚飯:麵包乾兒、西紅柿及牛奶。夕子想起來剛纔在雜誌上的文章。真田美最近有些發胖,為了減肥,她現在每餐只是吃些麵包和牛奶以及蔬菜。
大概是在六點鐘自己來時,她正要吃晚飯吧。
如果她要是吃過晚飯的話,那麼警方只要解剖了屍體,從胃中發現了麵包之類的食物,就會立即推測出死亡時間,夕子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隨後她趕緊把牛奶倒進水池,放水沖淨,並把杯子泡進水盆裡。又將麵包與西紅柿收進塑料袋,放入自己的手提包中,然後又顧手把盤子也放人水盆中。
幸虧她還沒有吃晚飯,這樣一來,就可以說明她在死的時候已經是吃過晚飯又過了好長時間的了。
出了廚房,夕子直奔浴室。
在沒有人的房間裡,深更半夜地去「見」一具屍體可不是件好事。何況又是去「見」被自己殺死的屍體,夕子面色蒼白,心臟就像被凍住了一樣几乎都停止了跳動,但她強忍着這些,邁着沉重的雙腳。如果不再親眼看一眼屍體,她多少還是有些不放心的。
當她來到浴室時才發現她來對了,如果不來這一趟,會造成極大的失誤。
原來在她剛纔離開時順手關上了電燈,如果讓警方看到漆黑的浴室,說不定還會引出什麼麻煩事來呢!夕子打算把現場偽裝成洗澡時被殺的場面,可哪有人黑着燈洗澡呢!差一點把全盤計劃打亂!
夕子為了不再留下指紋,慎重地把電燈開關輕輕地推了上去。
屍體仍像剛纔一樣浸泡在水裡,那濕漉漉的長髮緊貼在浴盆的璧上,顯得栩栩如生。
夕子咬了咬牙,把手仲進水裡試了試:如同計劃中的那樣,煤氣是開着的,但水是冰涼的。
夕子又來到更衣室,從真田美的口袋裏拿出與丈夫蘆川的結婚證放人自己的提包中,如果在死者的口袋裏還放著結婚證,那麼等於又給自己引來了一個懷疑。

夕子小心翼翼地擦去指紋後,她又來到了今天被領進過的客廳中。
空蕩蕩的大客廳和剛纔一樣,乳白色的鋼琴,鮮紅的攻瑰,一點兒都沒有改變。
夕子小心地打開鋼琴蓋,把自己帶來的樂譜立好,翻到三十二頁,靜靜地開始彈起了「徹爾尼」第6號作品。
「I32I1765I4565I432I3l2I」

##

由於好久沒有彈琴了,所以她彈得不太好,但如果彈得太好反而要把事情弄糟。她想:彈成這個樣子恰到好處。
第1曲終了時,夕子心情十分害怕,真想立即飛回家去,但她又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又重複了一遍,因為她怕只彈一次鄰居們聽不見。但越彈她越害怕,她真怕在她彈的時候有人會突然闖進來,或死屍向她衝過來。冷汗順着她的臉「滴答、滴答」地往下流。
當她彈完了第2遍鬆了口氣的時候,鋼琴旁的電話突然急促地響了起來。頓時,她感到全身如同凍僵了一樣,直挺挺地獃坐著。她想馬上逃去,可又擔心打電話的人懷疑沒有人接的原因是真田美外出或已死,那麼那個人也許會立即趕來的。如果讓這個人這麼早就發現了她的屍體可就糟了。時尚書屋
越晚發現屍體對自己越有利,一定要將死亡時間摘亂!
夕子滿臉恐懼,盯着電話看了好一會兒,下決心拿起了話筒,可她什麼也沒有說,順手扔在了一邊,又接着彈起琴來。
又彈了一曲之後,她才把聽筒重新放回了電話機上。
這樣一來,打電話的人也許會認為她忙於認真練習而不願意接電話吧。
她把留在電話機鋼琴蓋、琴鍵上的指紋小心地擦去後,便將樂譜放入手提包,朝大門外走去。
回到家裡,丈夫仍然什麼也不知道地熟睡着。
4
真田美的屍體被發現時,已經到了第2天快中午的時候了。是真田美的演出經紀人給她一再打電話也沒人接,到了十一點時,經紀人感到奇怪便跑來一看,才發現她早已死了。
經紀人藤田在浴池內發現了真田美的屍體後,連忙給演出公司打電話,在得到指示後,才撥通了「l10」,叫來了警察。
接到報警後的十分鐘,管片兒的警車及拉屍車同時趕來了。又過了一會兒,搜查一科的見城刑警也趕到了。
驗屍結果。死因系因頭蓋骨破碎而引起腦內出血。兇器是放在浴室裡的吹風機。
在現場檢查的同時,見城向發現屍體的藤田經紀人調查了情況。據藤田說,他在昨晚十點半曾經給真田美打電話,那時,她突然只讓他聽了聽她的琴聲,而並未答話。每天晚上通個電話,這是他們之間的規矩。大概總是要談上幾句:
「身體狀況?」
「還行。」
「明天早上八點起床啊!那麼早點休息吧!」
可因為每天都這麼例行公事,所以真田美有些厭煩了。有時如有別人在身邊,她就會「喂」一聲,然後掛上電話,碰上她高興時還能多嘮叨幾句。因為她性格反覆無常,所以昨晚藤田也沒有特別在意。
迄今為止,她只有一次「失蹤」了幾天。當經紀人找到她時,她藉口說不知有演出等着她。為此經紀人受到了演出公司總經理的嚴厲斥責。
從那兒之後他們便開始這種每天晚上互相通話的「制度」,而且他們每晚通話還都有錄音記錄。聽說昨晚上也錄了音,刑警趕快取來放了一遍。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