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死者的琴聲》(日)山村美紗 第 5 頁


「說是突然來了工作,請我明天再來,於是我只好作罷。看電視看到九點半,然後睡覺了。」 「你沒有再給真田美打電話確認一下嗎?」 「打了,可電話沒人接,我認為她真的是有工作而不在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5 / 7)

「說是突然來了工作,請我明天再來,於是我只好作罷。看電視看到九點半,然後睡覺了。」

「你沒有再給真田美打電話確認一下嗎?」
「打了,可電話沒人接,我認為她真的是有工作而不在家。」
「在你九點半睡覺時,你妻子和孩子在幹什麼?」
「幾天前夕子把孩子送到姥姥家去了。我回家時夕子在家,在我睡覺時她也在家。我夜裡三點多去廁所時她正在睡覺。」
「你知道你妻子在昨晚六點半左右去被害者家談判的事嗎?」
「什麼?!真的?!我不知道。後來怎麼樣了?會不會是那時夕子殺死了真田美?」
「不,在晚上十點半鐘還有人聽到被害人家中的彈琴聲。根據解剖來看,我們認為死亡時間是在夜裡十一點左右。」
「那麼,我們當時都在睡覺。」蘆川鬆了一口氣。
刑警陰沉着臉繼續說道:「不過,如果沒有人證明你們倆都在睡覺,也不能斷定你們就是清白的呀!」
6
夕子獃在自己的房間裡,一直盯着那張從真田美口袋裏掏出來的「結婚證」。
自己和丈夫連孩子都有了,可催了他多少次,他就是不肯和自己去領「結婚證」。但和真田美他卻這麼痛快地開了「結婚證」。夕子陷入了極度的絶望之中。這種絶望,即便是在殺死了真田美之後,也不會從自己的心靈中消失。時尚書屋
夕子在三年前,還是一個極其普通的職員的妻子,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她與三歲的女兒,一個一流公司的職員的丈夫及婆婆過着外表上看來十分「平靜」的家庭生活。但是由於丈夫一心撲在工作上,几乎不在家過,所以每天只有她和婆婆臉對臉地過着獃板而几乎使人窒息的生活。
這時,女兒的家庭教師蘆川睛彥出現在了她的生活中,由於夕子在少女時代也學過鋼琴,所以與蘆川一拍即和。蘆川雖然言語不多,但長得五官端正,相貌堂堂,給一種十分聰明上進的感覺。

每次女兒的練習一完,夕子總是央求蘆川再彈一曲蕭邦或貝多芬的曲子。每當那時,夕子總是坐一旁,靜靜地欣賞蘆川那種與平日不同的熱情奔放的年輕面孔。夕乎被蘆川吸引得魂不守舍。每當該蘆川來上課的那天,她就坐立不安,從早晨開始不是去做頭型,就是試新衣服。時尚書屋
有一次,婆婆帶著女兒去旅行,沒有得到通知的蘆川照常來教課。就在那一天,蘆川與夕子之間的關係過了界線。就這麼一回。就被鄰居發現了。時尚書屋
並告訴婆婆,於是夕子被婆婆轟出了家門。
沒有辦法,夕子只好去找蘆川並與他同居了。但蘆川從不對夕子說心裡話。他們在一起同居了六個月,蘆川也不去領「結婚證」,而且在有了孩子之後,也僅僅還是同居。
夕子几乎每天都在乞求,希望至少能在孩子上幼兒園之前領到結婚證書。
但最近一個時期,兩人之間的關係十分冷淡,蘆川的脾氣越來越壞。這一年多來,他從不碰觸夕子的身子,回家之後,一言不發。問他為什麼,他只是說在學校上完課又業餘去教鋼琴太累了。
夕子在三個月前才知道蘆川已經愛上了真田美。
那是在有一天夕子去買東西回來後,發現難得早回來的丈夫在同誰f丁電話。夕子為了不影響他說話,踮着腳走進了廚房。當她靜下來聽到了電話內容後,臉色一下子變了。
就連那個最近一直以勞累為藉口,進門後一言不發的丈夫,也如同換了一個人似的,用親切而近乎肉麻的語調,快樂地衝着電話筒喋喋不休。
最後臨掛上電話時,她又聽到丈夫說:「那麼,今晚九點上課時見。今天有點冷,穿上毛衣。我愛你!」
這時,夕子知道對方是誰了。
打完電話之後,兩個人吵了起來,丈夫承認他愛真田美,但又說他不會和真田美結婚。因為她是漸漸走紅的演員,而自己這邊又有了孩子。這純屬大人式的戀愛。
還威脅夕子說,如果你再這樣吵閙我就再也不回家了。夕子只好沉默了下來。
但每當真田美接受記者採訪,被問到她喜歡的男性這一問題時,她總是回答:她喜歡的男人,身高一米八零,眼睛非常明亮;雖然不是演藝圈的,但我很尊敬他,是一個懂音樂的人。每當夕子一聽到或者看到這些時,便馬上會意識到這是在說蘆川。於是那天她終於忍耐不住而找到了真田美的家。
7
見城刑警在訪問了蘆川工作的學校之後。在回來的路上又去了夕子家。問了許多問題。
「你知道你丈夫與這次被殺的真田美之間有戀愛關係嗎?」
「知道。」
「因此,你就在昨天晚上六點半左右找上她家了吧?」
「是的。」
「當時你們都說了些什麼?」
「因為我是第1次見到她,所以非常拘謹,可她卻笑眯眯地迎接了我。她感謝我丈夫教他彈鋼琴,我有點慌,不知說什麼才好,好不容易才鎮靜下來。剛一提我丈夫的事,她就馬上對我說,她與我丈夫毫無關係,我不相信。她又說與她訂了婚的是一個文藝界的人。時尚書屋
兩人早已確定了關係。還說明天他要來,把他向我介紹一下;還說如果我還不相信,讓蘆川一塊兒來也行等等。於是我相信了她的話。我認為,也許是我丈夫單相思,人家真田美是名演員,她喜歡的人一定是文藝界的。」

「但我可以告訴你,她在文藝界根本沒有什麼她喜歡的人,她與你丈夫的關係是真的。這一點,在她遺留的日記中清清楚楚地寫着呢!」
「那也許我被她騙了。但當時我是一路高興着回來的。我在回來的路上還碰上了一位朋友,並把這事兒對她說了呢!」
「會不會是當時你們發生了口角,一怒之下把她殺死了呢?」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