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死者的琴聲》(日)山村美紗 第 6 頁


「怎麼會?她讓我第2天同一時間再來,然後把我送出了門外。」 「你去時她在幹什麼?她沒有說她吃過飯了沒有?」 「她說她已經吃過飯了,沒有什麼可招待我的。她要給我倒茶,我謝絶了
作者:山村美紗 / 頁數:(6 / 7)

「怎麼會?她讓我第2天同一時間再來,然後把我送出了門外。」

「你去時她在幹什麼?她沒有說她吃過飯了沒有?」
「她說她已經吃過飯了,沒有什麼可招待我的。她要給我倒茶,我謝絶了。因為我認為讓情敵倒茶太可笑了,再有我也怕她在茶水中放毒什麼的。」
「你從她那出來時是幾點?」
“七點半,我回家之後,正準備做飯,我丈夫就回來了,他回來時是八點左右,在那之後我丈夫看電視。一直到九點半,然後他去睡覺了。過了一會我也睡覺去了。
「聽你丈夫說,你曾轉告過他,說真田美來過電話,說想把課挪到明天去上。真有這麼回事嗎?」
「沒有,我是怕我丈夫一去她那兒,知道我找過真田美。我希望我們明天兩人一塊兒去。所以我就撒了個謊。但我從那兒出來時,她確實說過今天的課不想上了之類的話。」

見城還想再問點什麼,但想了一下便告辭了。她先回到了搜查總部,在搜查總部裡,刑警們正圍繞着案件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剛纔我又去找了真田美的經紀人,他說在那天晚上十點半鐘給真田美打電話時,總覺得那會兒她身邊有什麼人。還說她雖性格反覆無常,有時也拿起電話不說話,但到目前為止對經紀人講的第2天的活動安排她從來都是認真聽的。可這次卻什麼也不問,只讓經紀人聽琴聲,有點反常。」
「她的屍體不是運到現場,而確實是在現場被殺死的。也就是說,是一個與她關係不錯的人尾隨到浴室將她殺掉的。」
「有沒有情況證明是經紀人干的?」
「還沒有,經紀人打電話時正和朋友打麻將,旁邊還有三個演員。」
「也就是說蘆川睛彥最可疑了?」
「當然,因為蘆川夫人不可能會有能隨真田美一起去到浴室那麼親近的關係,更不會有閒心聽真田美彈琴了。」
「那就再調查一下蘆川。對!讓他聽一下死者在死前彈的琴聲,看他有什麼反應。」
於是,警方將蘆川傳到。
8
蘆川將自己在案發前後的行蹤又陳述了一遍之後,見城刑暫對他說道:

「現在您來聽一聽真田美最後彈的曲子好不好?這是案發當晚,她的經紀人給她打電話時偶然錄下的。經紀人說她拿起了聽筒,一言不發,只是彈了一會兒琴,他懷疑旁邊有男人在,那個男人該不會是您吧?」
見城說完便按下了放昔鍵,從錄音機中傳出了那支曲子:
「I32Il765I4565I432l312I」

##

蘆川聚精會神地聽著,他的臉色漸漸地發白,當全曲演完之後,他突然對刑警說:
「這是她彈的曲子,沒錯。我這時正在她身邊,在來過電話之後,我殺死了她。」
搜查總部一下子嘩然了。誰也沒料到他這麼痛快地就坦白了。對參考意見的聽取一下子成了對兇手的調查。警方的問話也由「您」變成了「你」。時尚書屋
「你說你九點半就睡了,為什麼十點半還在真田美那裡?」
「是的,我先躺下了,然後又偷偷地溜了出來。」
「你夫人在幹什麼?」
「在我看完電視時,她已躺下了。」
「你殺害真田美的動機。」
「由於我不能拋棄妻子所以一直猶豫不決和她發生了口角。她說要與我分手,我發怒了,一氣之下就殺死了她。」
「為什麼把她丟進浴池?」
「我覺得屍體變冷十分可憐。」
當然,蘆川立即被逮捕。

報紙在評論此事時說:

「蘆川還是愛着死者的。當他聽了死者臨死前彈的曲子之後感動了,因此坦白了。」
事件就此告一段落了。但犯人蘆川第2天便在拘留所中自殺了。是趁看守不注意時,用床單撕成「繩索」上吊的。他給妻子留下了一份遺書:
「我真希望我能活到孩子會彈『徹爾尼』作品第1號的時候。孩子拜託了。」
9
夕子簡直糊塗了。為什麼蘆川要承認自己是殺人犯,而且在坦白後馬上自殺了呢?
也許他太愛真田美了,因此想去九泉之下陪伴着她吧。丈夫死後,夕子變成了一具殭屍。她就像丈夫愛着真田美一樣愛着丈夫,因此為了不讓真田美奪去自己心愛的人,夕子殺了真田美,可丈夫卻隨她去了。
在夕子知道丈夫承認自己是殺人犯後,她十分後悔,自己應當去坦白。
現在她還在想:如果丈夫能夠生還,哪怕自己去坐牢也認了。她覺得丈夫的死是對自己最大的復仇。
過了幾天後,兩名刑警又找到了夕子,他們還帶來了錄音機。
「這是真田美死前彈的曲子,你能聽一聽嗎?」
「為什麼要我聽?」
「你丈夫在聽了這支曲之後受了刺激,承認了自己是殺人犯。但有人認為如果她身邊有個鋼琴教師的話,她不會把這支曲子彈得錯誤百出。因此推斷她死前在身邊的是一個完全不懂鋼琴的男人。也就是說,也許你丈夫不是是兇手。時尚書屋
我辦這個案子,又是個不懂音樂的人。根本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曲子。我又聽你多少也會彈點兒鋼琴,所以想請你聽一下,然後告訴我這支曲子的曲名。」
夕子意識到這裡面一定有什麼名堂,但對方執意說是為了給丈夫洗清罪名、恢復名譽,因此又不能拒絶。只好不不情願點了點頭。
錄音機開始轉動了。
電話鈴響了五聲之後,傳來了拿起話筒的聲音,然後聲鋼琴聲,這是自己彈的鋼琴聲。夕子一邊聽磁帶,一邊回憶着當時的情景,身子不由得顫抖起來。
刑警說這裡面淨是錯誤,可夕子卻並沒有覺得哪兒有什麼錯誤。自己反倒認為彈得比較成功。等曲子完了,夕子才發覺自己正合著曲子用手指在膝蓋上彈着。
她慌忙將手收回,可刑警一直在注視着她的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