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幽靈俱樂部》 第 1 頁


序曲「沒有人瞭解我!」這是過了半夜,倦意襲來時,山崎芳子必然發出的怨言。當然,所謂的怨言,一半的目的是說給別人聽的。任何人聽了也不會皺眉頭,不會擺在心上。況且,
作者:待考 / 頁數:(1 / 37)



序曲

「沒有人瞭解我!」
這是過了半夜,倦意襲來時,山崎芳子必然發出的怨言。時尚書屋
當然,所謂的怨言,一半的目的是說給別人聽的。任何人聽了也不會皺眉頭,不會擺在心上。時尚書屋
況且,山崎芳子的怨言不是說給其他跟她一起的同僚護士聽的。她所說的沒有人,其實是針對自己的家人和親戚而言。時尚書屋
這樣一年到頭輪流值夜班的辛勞工作,大部分同事都搞壞了身體。這件事大家都清楚。時尚書屋
「外面的人看我們時,認為做護士是很嫌錢的生意,哼!叫他們做做看嘛!」
「說的也是。」對手是同仇敵愾的佐佐木圭子。時尚書屋
「做三天——不,一天好了,恐怕一天也捱不住。夜班工作顛倒晨昏,他們永遠不明白我們有多辛苦啊!」
「哎!九零三號室叫人了。又是那個老頭子。上次埋怨說太熱,這回又說太冷了。還問是不是想殺了他!假如要殺他,誰會把他送來這兒?」
佐佐木圭子急步走出走廊後,山崎芳子打個哈欠。時尚書屋
已經凌晨兩點了。醫院這個地方,日與夜奇妙地不同,又奇妙地重疊。病人住院時,首先困擾的是生活程序跟平日顛倒過來。時尚書屋
但從山嗬芳子看來,病人每天都一樣,無所謂。而護士每隔三四天就值一次夜班,體內的時鐘時常混亂,造成身體不正常自是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山崎芳子度過了六年護士生涯,不管多麼健康的身體,逐漸到了開始崩潰的時候……
傳來拖鞋聲。回頭一看,值班的醫生走過來。時尚書屋
「交通意外。」愛困的聲音。「現在正朝這裡來。五分鐘就會到達的樣子。」
「知道了,醫生。」
山崎芳子立刻開始行動。憑經驗,她的手腳比思考更快行動。實際上,救傷車在十分鐘以後才到。時尚書屋
「氣若游絲,大概不行了。」救護隊員向醫生揮揮手後如是說。時尚書屋
「車禍?」
「在路上走着時被車輾到的樣子。怕喝醉了。肇事的車子跑掉啦。臨走前報了警。」
「原來如此。」
「還很年輕——三十五六歲吧!身上沒有帶任何可以查出身分的證件。頭痛極了……」
「是不是流浪漢……」
「看他的裝扮又不像。」
山崎芳子見到從救傷車抬下來的男人。首先肯定傷者的臉色已到絶望的地步。身上沒有任何身分證件……

「傷到內臟嗎?」醫生說。「總之打開來看看。送去手術室!」
三十五六歲。距離死亡的年齡略嫌過早。時尚書屋
不錯。說不定是恰好的條件!
「喂喂!」
「誰呀?這麼晚了!」不耐煩的聲音,從話筒的另一端傳過來。時尚書屋
「我是山崎芳子。對不起,這麼晚打攪你。」
「啊!是你。不,只是有點意外罷了。怎樣?」
「今晚,有個男人被車撞到,好像身分不太清楚。」
「哦?」對方的聲音緊張起來。時尚書屋
「年齡三十五六歲,好像是普通職員。卻不是在住家附住被撞的……」
「哦?依你看呢?」
「我想,可能正好符合那個條件!」
「原來如此。」對方似乎完全清醒了。「查查看。知不知道現場?」
「嗯。不過……」
「怎樣?有什麼不妥?」
山崎芳子留意四周,壓低聲音。「還沒死去哪!」然後急忙補上一句。“但是捱不到天亮了。現在還不清楚實際情況
「好。」對方打斷她。「查查看。愈快談妥愈好。」
山崎芳子鬆一口氣。「不錯。至于現場……」
「告訴我。我要寫點東西。」
山崎芳子只說了一遍,沒有重複。對方亦不多問。時尚書屋
「我懂了。謝謝你的通知。」
「不用客氣。」
「假如那人死了,立刻跟我聯絡。」
「好的。」
對方迅速掛斷電話——這人好忙啊!山崎芳子一面想,一面輕輕地放下話筒。時尚書屋
「哎……竟然睡着啦!」
梅原伸子几乎無意識地喃喃自語。依然是半睡狀態。她陪兩歲的女兒榮子睡覺,不知不覺地真的入睡了。時尚書屋
梅原伸子慢慢坐起來。她有貧血現象,無法一下子爬起來。然而還是覺得有點頭暈。時尚書屋
望望窗口,嚇了一跳。窗帘的另一邊已經泛白了。時尚書屋
她站起來,走到窗邊。這裡是狹小的公寓房子,只有兩三步的距離。時尚書屋
拉開窗帘一看,發現外邊已經很亮了。時尚書屋
「天亮啦……糟糕。」伸子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走到隔壁的大房間去。看到棉被裡空無一物,困惑不已。時尚書屋
「老公!」
再去廚房瞧瞧。一眼就知道丈夫不在那裡。時尚書屋
去了什麼地方?伸子走進廁所和浴室張望了一下,終於不得不承認丈夫不在家的事實。時尚書屋
對了,玄關裡也不見他的拖鞋。時尚書屋
「那個人真是!」
這回伸子光火了。也許跟她現在終於清醒過來有關。時尚書屋
已經不是第1次了。丈夫遲歸,通常是到附近買醉,喝得爛醉如泥,第2天中午才跑回來,三次了。這次肯定也是這麼一回事。時尚書屋
「我不會讓你進來的了!」伸子賭氣地說。時尚書屋
丈夫梅原重行,剛滿三十五歲,跟三十一歲的伸子年齡相差不遠,可是同一幢公寓的人常說。時尚書屋
「你家先生年紀比你大很多吧!」
因為不管怎麼看,梅原看起來都有四十多了。酗酒的緣故,身體搞壞了。臉色不好,皮膚失去光澤,乾巴巴的。腸胃不好之故。時尚書屋
時常拿伸子出氣。當然造成伸子對酒懷恨在心。時尚書屋
其實不是恨酒,而是恨喝酒的人。只是伸子的娘家在北海道,加上踉兄嫂感情不好,回去也是痛苦,目前等於陷入無可奈何的狀況。時尚書屋
也許剛纔睡的姿勢不好,脖子很酸。伸子一邊用手摩挲着後頸,一邊走去煮開水。先喝杯濃茶,讓頭腦清醒之後才準備做早飯好了。時尚書屋
可是,早飯做好以後,丈夫到底會不會回來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