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幽靈俱樂部》 第 10 頁


走進會客室時,片山正好走過來。「突然不見蹤影,叫人擔心死了。假如要去散步談心……」看來他誤解了。「有個孩子差點被殺了喲!」晴美激動地說。片山摸不着頭腦,不知所云。「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7)

走進會客室時,片山正好走過來。「突然不見蹤影,叫人擔心死了。假如要去散步談心……」

看來他誤解了。時尚書屋
「有個孩子差點被殺了喲!」
晴美激動地說。片山摸不着頭腦,不知所云。時尚書屋
「孩子?你的孩子嗎?」
晴美準備踢他一腳時,石津渾身濕漉漉地走來。時尚書屋
「晴美小姐!」
「喂!你幾時去游泳了?」
晴美不理片山,問:「那孩子怎麼樣?」
「剛剛吐出肚子裡的水,回覆意識了。精神得很。」
「好極了。」晴美拍拍胸口。時尚書屋
這時,梅原伸子抱著女孩出現,向她鞠躬致意。時尚書屋
「謝謝你。托你的福,榮子撿回一條小命……」
「不。道謝的話,請謝謝福爾摩斯好了。因為是它通知我們的。」
叫我嗎?福爾摩斯帶著疑問的表情慢吞吞地走進會客室。剛纔被石津跳進水池時濺出的水弄濕身體,現在好像吹乾了。時尚書屋
「是嗎?」梅原伸子漲紅了臉。「那麼,哪一位是福爾摩斯先生?」
「噢!不是的。福爾摩斯是那只三色貓哪!」
晴美指向福爾摩斯時,梅原伸子驚詫得睜大眼睛凝視它。終於放下懷裡的孩子,很嚴肅地在福爾摩斯面前端坐,
向它深深鞠躬。時尚書屋
「真是多謝你。」
福爾摩斯似乎有點難為情,假裝不知情地抬眼望天花板。時尚書屋
只有片山不知究裡,獃獃地眺望眼前的光景。時尚書屋
4
快要天亮了。時尚書屋
魚肚白的天空下,鎖在黑暗中的庭園逐漸明亮起來。時尚書屋
「怎麼搞的!」男人的聲音,說的是日語。「差一點點就死掉了,知不知道?」

「我只是……」女人的聲音,似在辯護,可是語氣很弱。時尚書屋
「我吩咐過,叫你不要疏忽的……」
聲音從開着的窗子傳到庭園裡。窗帘搖晃着,看不見裡面的情形。當然聲音不是聽得十分清嘶。時尚書屋
「你認為是我的錯?」女方提高聲音反問。時尚書屋
「我沒這樣說。不過……」男的突然中斷說話。似乎發現窗口開着。時尚書屋
砰一聲,窗關了。聲音再也傳不出來。時尚書屋
格林貞子從樹籬背後探險出來,喃喃地說。時尚書屋
「是哪個窗子呢?」
每個窗口都關得緊緊的,無法判斷得出剛纔打開的是哪個窗。時尚書屋
貞子昨晚几乎沒睡。發生各種事件,身為酒店負責人的她,心情不好過,自然睡不安寧。時尚書屋
不過,平日貞子也睡得不多,通常睡上四五個小時就夠了,所以這樣子並不覺得太辛苦。由於這個時間經理室沒什麼事,於是出到庭園散散步。時尚書屋
清晨的空氣清爽。跟日本比起來,這裡氣溫較低,空氣乾燥,卻無寒冷的感覺。時尚書屋
貞子喜歡早晨時散步。對她而言,經營酒店乃是站在守勢的被動事業。當然她在經營管理方面非常努力,可是這間酒店的方針不以招攬團體旅客為主,採取相當保守的做法。時尚書屋
到于客人服務方面,同樣的客人到訪兩三次的可能性很少。不過有口皆碑,住過這裡的客人都競相告訴朋友。「那間酒店住起來很舒服。」於是一傳十,十傳百……
這間沒有加入任何連鎖經營的小規模酒店,就靠這樣的口碑流傳延續生命。終於,古城酒店逐瀝積蓄了「信用」成為資產。到了四十八歲之齡的貞子,依然充滿活力,精神奕奕地忙來忙去。時尚書屋
昨晚的事件,使貞子的心情微妙地投下陰影。時尚書屋
強暴婦女,將小女孩拋入噴水池……全是不愉快的事件。時尚書屋
作為酒店負責人,不能缺少面對各種突發事件的經驗。時尚書屋
尤其是男人與女人之間的事,看起來件件都差不多,其實每一件都不同。時尚書屋
樹籬的另一邊穿來腳步聲。時尚書屋
誰呢?正當這樣想時,轉彎處出視一張臉,赫然是片山晴美。時尚書屋
「嗨!好早哇!」
二人的臉上露出彼此彼此的表情,不約而同地笑了。時尚書屋
「散步嗎?」貞子說。時尚書屋
「嘿。貞子女士——我可以這樣稱呼你嗎?」晴美問。時尚書屋
「當然可以。」
二人不覺間走在一起。時尚書屋
「是不是沒睡好?」晴美問。時尚書屋
「嘿。一旦發生不明所以的事件,我就會激動得睡不着。哥哥時常說我『麻煩』。」晴美微笑着說。時尚書屋
「不過,這次是因我哥哥也直接牽連在內的緣故。」
「昨晚我說得太冒昧了。你哥哥是正人君子哩。我做這行多年,多少懂得看人。你哥哥不會做那種事的。」
「他聽了一定很高興。」
「可是,為何山邊美知子說是你哥哥侵犯她?甚且,昨晚跑到你哥哥的房間……」
「不錯。」晴美點點頭。「不過,哥哥絶對不會碰她一根手指的。他就是這樣的人。」
「他是正人君子。」
「他是懦夫。」晴美直言不諱。「山邊小姐大概知道這點吧!」
「怎麼說呢?」
「她認為這個人可以利用,所以才指名是哥哥干的。」
「我不太明白……」貞子驚訝地望着晴美。時尚書屋
「假設侵害她的人是她不能告發的,她會怎辦?說不定被對方捉住什麼把柄一而且對方就在這同酒店裡。她怕再次被襲擊,甚至被殺……」
「被殺?」貞子睜大眼睛。時尚書屋
「對方也怕山邊小姐說出被襲之事招致身敗名裂。為了保衛自己,很有可能殺人滅口。」
聽了晴美的話,貞子大感意外。時尚書屋
「你的想像力十分驚人。」
「我習慣了。殺人事件之類的事司空見慣啦。」
「意外極了。」貞子搖頭。「那麼,她之所以誣告你哥哥是犯人……」
「當時,我向她介紹說我哥哥和石津是刑警。她在情急之下,為了保護自身安全,想到讓刑警扮演一下壞人的角色並非不可思議的事。」
「哦?」貞子點點頭。「換句話說,她那樣硬要你哥哥吃死貓,乃是為了請你哥哥保護她?」
「我想這是最合情合理的想法。」晴美說。「說起我這位老哥,一年到晚失戀,形成極端的女性恐懼症,而且一見到血就貧血而暈倒,窩囊刑警一個,怎麼可能受到女性歡迎?」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