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幽靈俱樂部》 第 11 頁


貞子撲哧一聲笑起來。「你們真是獨特的兄妹——啊!對不起,我不應該這樣批評客人。」「沒關係。很高興你把我當朋友看待。依目前的形勢來看,我們可能要在這裡逗留一段時間……」「對了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37)

貞子撲哧一聲笑起來。「你們真是獨特的兄妹——啊!對不起,我不應該這樣批評客人。」

「沒關係。很高興你把我當朋友看待。依目前的形勢來看,我們可能要在這裡逗留一段時間……」
「對了,昨晚半夜出現的栗原先生,聽說是你哥哥的上司?」
「是的。有時也可愛得嚇人。他和我哥哥是上司和部下的好搭檔。」
今天早上,許多人都會打噴嚏了。時尚書屋
「提起那位榮子小妹妹被人拋進水池的事,也真是不愉快的事件。」貞子嘆息。「難以置信,那麼小的孩子……」
「恕我冒失。」晴美問。「你有孩子嗎?」
「很遺憾。」貞子微笑。「我很喜歡孩子。因此聽說有人加害小孩子,更加無法寬恕。」
「我有同感。」晴美說。「不過,問題在於她的母親也說不要報警。」
「她怕在外國驚動警方會惹麻煩的心情我是可以瞭解的。可是,孩子差點被殺的話……」貞子驀然一驚,
「這兩件事,你認為有什麼關連嗎?」
「只是臆測而已。我打賭會有關連。」晴美說。「而且此後可能還會發生什麼……」
「你有使人悲觀的嗜好?」貞子苦笑。時尚書屋
二人來到庭園中央噴水池的地方。時尚書屋
「自從做了酒店的負責人,我也遇過各種各樣的人。」貞子說。「不過,你們這一批可說是最獨特的。」
「這點不能否認。」晴美笑道。時尚書屋
「不知不覺地天亮了。」貞子仰望逐漸蔚藍的天空。「到找的房間喝杯咖啡如何?」
「好哇!」晴美毫不客氣地說。時尚書屋
「那麼定吧!」
當然,貞子很熟悉地引路,一起走向酒店建築物的方問。走近時,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停下腳步。時尚書屋
「對了,剛纔我聽到一些對話。」
「談什麼?」
「我不曉得是哪個房間的窗口開着,聲音傳了出來……」
貞子說到這裡時,酒店裡面傳來砰砰砰幾下刺耳的爆炸聲。二人對望一眼,-瞬間懷疑自己的耳朵。時尚書屋
「那是槍聲!」
晴美大喊,衝上往會客室的石階。時尚書屋
且讓時同倒退一些,回到天空開始蒙蒙泛白的時候……
片山突然醒來。他睡不好,也許睡得不熟之故。不過這是健康的證據,表示苦惱或焦慮沒有出現得太厲害。時尚書屋

然而實際上他有強烈的受害者意識,卻不過分苦惱,說得上是幸福的人。時尚書屋
他在床上深深嘆一口氣,喃喃地說,「好難受的夢……」
由於恿上那次古堡謀殺案的後遺症,使他覺得無論去到哪裡,都跟「殺人」糾纏不清。時尚書屋
然而卻是又真實又複雜的夢——被年輕少女誣賴他強暴,而她竟然變成自動送上門的老婆,接着連遠在日本的栗原探長也出現了。加上「幽靈俱樂部」的事,聽起來就跟小說一樣,還有小孩被人拋進水池的事件……
若是做夢的話,希望再像夢一點。正當他嘮嘮叨叨地發着怨言時,床上有什麼東西在移動。時尚書屋
好像有人翻了個身。誰呢?時尚書屋
雖然跟石津同房,但是不會同床。假使跟那大個子同睡一張床,肯定被他踢下床去。時尚書屋
難道是福爾摩斯?不可能,除非福爾摩斯突然變成了只獅子那麼大……
片山的身體像小蟲一般蠕動。他的手碰到什麼。時尚書屋
不是福爾摩斯。若是福爾摩斯,應該有毛才對。可是碰到的,無論怎麼想都是滑溜溜的人類肌膚。時尚書屋
肌膚?片山的手悄悄移動。無論動到耶裡,全是肌膚,完全碰不到衣服。時尚書屋
終於片山的頭腦清醒過來。他受到的驚嚇非同小可。時尚書屋
女人!是女人。而且——赤裸裸的。時尚書屋
「嘩!」片山不由怪叫一聲,從床上坐起來。時尚書屋
既不是幻影也不是夢。一切都是現實。時尚書屋
啪一聲,床頭的燈亮了。時尚書屋
「怎麼啦?」
坐在那裡的是個雪女——不,山邊美知子。時尚書屋
「你……」
片山慌忙抓起毛毯,蓋住美知子的胸脯。時尚書屋
「你……你在這裡……幹什麼?」
「哎唷!」美知子愉快地。「咱們是夫妻呀!同床共衾是理所當然的!」
「咱們不是夫妻!」
「可是昨晚,你是這樣告訴栗原先生的!」
「那是……藉口而已。」
「可是我們一同過夜了,還不是一樣?」
「什麼過夜……我可沒對你做過什麼。」片山說著,又有點不放心地問。「……是不是?」
「什麼沒有做什麼……」美知子驚愕地說。「你不記得了?」
這回輪到片山睜大眼睛。「我……我做了嗎?」
「不然,我怎會赤裸裸地睡在這兒?」
美知子的話確實合情合理。可是……
「不……我完全記不起來。」
「那麼當時你是半睡半醒的了。」
片山頓時獃若木鷄似地坐在床上。時尚書屋
「怎麼啦?」美知子困惑地說。時尚書屋
「對不起!」片山深深一鞠躬。時尚書屋
「你為什麼道歉?」美知子笑道。她的笑容有點生硬。時尚書屋
「假如我真的做了對不起你的事,請原諒。因為我並不愛你!」
「我知道!」美知子撅嘴說。「我又沒說叫你負責。不過,假如你認為可以的話……」
「不,假如我做了的話,我會負責任。不過,我不應該對一個不愛的女人做那種事。萬分對不起你!」
美知子稍微坐起身來。裸露的肩膀發出晶瑩的白光。時尚書屋
「你……是個何等正經的人哪!」
「我是個窩囊的男人。」片山正經地說。「連我妹妹也時常這樣說我。」
「不是的。」美知子的頭靠回枕頭上。「你是非常好的人。」
她几乎在自言自語。過了一會又說。「給你添了麻煩,請原諒。」
「是不是有什麼苦衷?」
「嗯。」美知子移開視線。「可是現在不能說。」
「是麼?」
「所以,還是當作是你襲擊我的吧!」
片山嘆息。「我也死心了。不過,假如到了可以說真話的時候,請你告訴我。」
「好。」美知子露出促狹的微笑。「不然一直堅持下去的話,恐怕真的做你老婆啦。」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