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幽靈俱樂部》 第 2 頁


丈夫一旦喝醉,通常都到中午才滿臉不高興的回來。只要稍微埋怨一句,立刻嘩啦嘩啦地破口大罵。也許他知道自己不對,不過還是大發脾氣,先聲奪人。梅原曾經想過戒酒,乃是當女兒出世的時候。
作者:待考 / 頁數:(2 / 37)

丈夫一旦喝醉,通常都到中午才滿臉不高興的回來。只要稍微埋怨一句,立刻嘩啦嘩啦地破口大罵。也許他知道自己不對,不過還是大發脾氣,先聲奪人。時尚書屋

梅原曾經想過戒酒,乃是當女兒出世的時候。然而僅僅持續了一個星朔時間。時尚書屋
原本他在一間中型企業做白領職員,可是因為酗酒,加上性格暴躁,於是轉換了兩份職業。當然薪水不會好到哪裡去。時尚書屋
還有兩年,榮子就上幼兒園。想到這裡,伸子曾打算搬到好一點的地方住,然而家裡几乎沒有積蓄,以目前的狀態,那只是一個夢想而已。時尚書屋
水開了。伸子一邊沏茶一邊想,不知丈夫趕不趕得及在上班時間以前回來?如果他回來了,還得在九點鐘打電話去他的公司。對伸子而言,向公司說藉口是件苦差事……
玄關的鈴聲適時響起。時尚書屋
回來了!伸子首先鬆一口氣,站起來。時尚書屋
「你回來啦!」
打開大門,看到眼前站着一個陌生男人時,伸子獃了。時尚書屋
現在雖是早上,卻是清晨六點而已。這個時間會是誰?時尚書屋
「對不起,突然打攪了。」男人說。時尚書屋
「啊……外子不在家。」
「我知道。」
男人西裝筆挺。年紀大約三十五六,跟梅原差不多。可是眼前的男人比丈夫年輕多了。時尚書屋
「我想跟你談談你先生的事。可以嗎?」
伸子無法拒絶,讓男人進到屋裡,慌忙拿出坐墊,沏茶。時尚書屋
「不用客氣。」男人穩重地說。「請坐下來。」
伸子離遠坐下。這個人是誰?伸子的心開始忐忑不安。時尚書屋
腦海中浮起奇怪的念頭。是不是高利貸的人上門要錢?時尚書屋
最近許多黑社會的人,表面看來都像正派商人。時尚書屋
難道丈夫向人借了錢?萬一對方提出要拿走家財,怎麼辦?時尚書屋
男人似乎沒有留意到伸子不安的情緒,一邊喝茶,一邊打量室內情形。也許正在替傢具估介。伸子愈發不安。可是,家裡的傢俬大概不值錢吧!
不然——就用身體抵押!會不會那麼嚴重?時尚書屋
「是這樣的。」男人說。「太突然了,也許令你受驚。昨晚,你先生遇到意外了。」
「意外?」
預料不到的話,令伸子愣然發獃。時尚書屋
「被車子撞到。他好像喝醉了。」
伸子一時捉摸不到男人的說法。時尚書屋
「那麼……他在醫院?」
「救傷車送去的,剛剛去世了。」男人坦率地說。時尚書屋

「他……死了?」
「真是不幸。」
一點兒不幸也沒有。伸子沒有懷疑男人的話。時尚書屋
「那麼……他在哪兒的醫院?」
男人不答她,又啜了一口茶。時尚書屋
「看來你們過得不太好。現在不景氣嘛。」
「呃……這個……」
「有沒有小孩?」
「呃,一個女兒,兩歲了。」
「那麼以後就辛苦了。光是教育費就夠頭痛啦。」
伸子終於回過神來。「對不起,你是……」
「我是有求而來的。」
「可是外子死了,還有什麼好談?」
「你先生去世了,這是事實。縱然你趕去醫院,他也不會復活過來。」
「話說的不錯,可是關於喪禮的安排等等,我必須通知外子的兄弟呀。」
「能不能請你當作不知道你先生去世了的事?」
伸子聞言直眨眼睛。「你的意思是……」
「你先生是梅原重行吧!有一天,梅原先生突然失蹤了,從此沒有回來。不是稀奇的事。每年都有好幾千個人不知所終。」
「外子失蹤?」
「你先生死去時,身上沒有帶著任何身分證件。」男人繼續說。「我去查過,這才找來這裡。醫院方面依然找不出你先生的身分。」
「那又如何……」
「換句話說,我希望你先生保持『身分不明』的狀態。對你而言,他則是離家出走了。」
莫名其妙地,伸子無法發怒。時尚書屋
「我一點也不明白。」
「當然。」男人點點頭。「讓我改變一個說法好了。我想請你把你先生賣給我!」
「把外子的屍體……賣給你嗎?」
伸子開始覺得,這個人會不會是科學怪人法蘭肯斯坦博士的親戚。時尚書屋
「噢!不是這樣。」男人微笑。「我要的是你先生的名字、過去的所有經歷。」
伸子更加不懂,這回問也有點避忌地說:
「這樣子做,為了什麼?」
「你只要賣給我就可以了。絶對不會給你添麻煩。我保證。」
伸子清清喉嚨。「你的意思是——我不要去醫院確認外子的遺體?」
「正是如此。太太,你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恩!」
實際上,伸子一點也不明白。時尚書屋
「可是……假如拿不到外子的人壽保險或退職金,我跟女兒無法生活下去啊!」
「所以我說『賣給我』呀!」男人說。「我會付錢給你。」
伸子思考了一陣。縱使聽說丈夫死了,她一點也不悲傷。也許過一會她會很傷心,不過確實她沒有愛丈夫愛到死去活來的地步。時尚書屋
丈夫死了。可是伸子和榮子還活着。必須優先考慮活着的人。時尚書屋
老實說,丈夫已經很久沒交保險,他的人壽保險等於無效。至于退職金,其實少得可憐。假如眼前拍男人肯出一大筆錢的話……
男人為什麼目的這樣做,伸子完全摸不着頭腦,但是男人口口聲聲說不會給她添麻煩……看樣子,他也真是一派紳士。時尚書屋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伸子說。時尚書屋
「你答應了?」
「我想一這樣做對不起外子,不過,為了女兒,我需要一筆錢。」
「這個當然。」
「那麼……這個……」
「現在銀行還末開門,一開門我立刻付你現款。三千萬元,怎麼樣?」
男人的話傳到伸子的頭腦——不,使她理解過來,花了一段時間。時尚書屋
「三千……萬元?」
「夠不夠?」
伸子僅僅睜大雙眼,一股腦地點頭。時尚書屋
「夠了!」
男人微微一笑。時尚書屋
榮子在隔璧的房間哭起來。伸子依然獃獃地坐著不動。時尚書屋
「你家小姐哭了……」
男人的話使伸子回到現狀,慌忙飛身衝進裡面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