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幽靈俱樂部》 第 3 頁


第1章 騷亂的夜1「好安靜的夜啊!」男人說。這句話不說也罷。庭園裡寂靜無聲,縱然樹梢有一點搖動也聽得見。可是站在那裡的一對男女卻保持距離。因為男的是個正直得令人同情的人
作者:待考 / 頁數:(3 / 37)

第1章

 騷亂的夜
1
「好安靜的夜啊!」男人說。時尚書屋
這句話不說也罷。庭園裡寂靜無聲,縱然樹梢有一點搖動也聽得見。可是站在那裡的一對男女卻保持距離。因為男的是個正直得令人同情的人。時尚書屋
「好暗哪!」男人又說。時尚書屋
「因為是晚上呀!」女人有點同情的語調。時尚書屋
二人散步的不是普通的小庭園,而是可以藏住幾個成年人的廣大庭園。加上修成幾何圖形的高大樹籬,就像特大型迷宮似的從右彎向左,環繞中央的圓形頃水池。時尚書屋
「德國的晚上好暗哪!」
男人這樣說了以後,女人看著男人的臉,似乎想知道他在開玩笑抑或是認真的發言。時尚書屋
「可是……」男人突然大聲說。「月亮看起來實在太靠近了!」
就像身歷聲的音量有點壞掉,不能調整的感覺。時尚書屋
「請不要太大聲,石津!」片山晴美說。「何況那不是月亮,乃是水銀燈!」
「對對對!難怪看到三四個之多!剛纔我就覺得不可思議了!」
隷屬日本東京的目黑警署的石津刑警,身材高大,膽子小尤其在晴美面前時,孔武有力,善良體貼,一生注定要做個受老婆欺壓的大丈夫,好漢一條。時尚書屋
石津之所以緊張得昏頭轉向,皆因他跟戀愛的對象片山晴美私下在一起,而且置身在異國的庭園,時間也是深夜十一點多,周圍的情景不像東京的公園那樣到處都是情侶,乃是絶佳的浪漫氣氛。時尚書屋
「終於到了。」石津鬆一口氣說。時尚書屋
二人來到位於庭園中央的噴水池附近。實際上,自從踏入這個庭園以後,石津就在擔心自己會不會迷路,找不到這個地方。時尚書屋
「沒有水出來那!」
晴美望着水池中央那個沐浴在藍白色燈光下沉思的維納斯雕像這樣說。時尚書屋
「對呀!豈有此理!我要向負責人抗議!」
「等一等。沒什麼大不了。一定是水量不足罷了。」
晴美慌忙阻止。蓋因石津對晴美的話非常緊張。時尚書屋

「坐一坐吧!」晴美催促石津,在石凳上坐下。時尚書屋
「啊!晴美小姐,這裡很臟。墊着我的手帕坐吧!」
晴美想說,說不定你的手帕更臟,畢竟打住了。她有好強的性格,對人生的看法也有點偏歪之說。哥哥片山義太郎常說:
「你再不改一改的話,小心嫁不出去哦!」
其實晴美目前還不想結婚,她覺得這樣反而好些。時尚書屋
當然,這次來到德國,不是她和石津的婚前旅行,而是加上片山義太郎,以及一隻三色貓的「四人行」。時尚書屋
「德國這個地方,人好少哇!」石津難得正經地發言。時尚書屋
「大概日本人口太多了吧!回去的話恐怕會窒息!」
「那麼,我們何不在德國定居下來?」
怎麼可能!”晴美笑了。「石津,你會講德語嗎?」
「這個……」石津為之語塞。「不過,假如晴美小姐跟我在一起,不管德語還是蒙古語,我都肯學!」
「唷!好偉大!」晴美嘲笑地看著石津。時尚書屋
「真的嗎?」石津頓時挺起胸膛。他太單純了。時尚書屋
「小心往後翻筋斗!」晴美苦笑不已。「對了,不知哥哥怎麼啦?」
她往剛纔出來的古堡方向看。時尚書屋
「是不是漏夜逃亡了?」
「漏夜逃亡?從酒店逃去哪兒?胡說八道。」
「他不喜歡這裡呀?」
「可是,他哪裡有膽一個人在外國旅行?」
言下之意,晴美完全輕視哥哥的為人。時尚書屋
這個古堡酒店,從前是建有幾百年歷史的舊城堡,後來經過改造,施行現代化設備,變成酒店。吸引了喜歡歐洲風味的外國遊客,特別受到日本的年輕女客歡迎。時尚書屋
由於原本不是酒店建築,因此房間數目不多,然而精巧舒適,饒具貴族風味,是美國式大酒店所沒有的。時尚書屋
晴美到達這間酒店時,高興得手舞足蹈。石津呢?只要晴美在,叫他去住愛斯基摩人的冰屋也會滿足。至于三色貓福爾摩斯,雖然沒有手舞足蹈,卻也沒有發出任何不滿的聲音。只有片山義太郎一個人反對:「不。時尚書屋
我反對!」
「我明白哥哥的心情。他受夠了『城堡』之苦!」晴美愉快地說。時尚書屋
到這個古堡酒店來之前,他們經過一個城堡,曾捲入一場兇殺案,遇到不可思議的怪事。所以片山一聽到城堡就怕了。時尚書屋
片山是東京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刑警,跟兇殺案結緣頗深。難得離開日本遠到德國來,竟然在這裡也擺脫不了兇殺案,使他不明白自己為何而來。時尚書屋
雖然跟命案關係深遠,對片山而言則近乎「孽緣」,難得的「德國假期」,當然不想跟殺人犯打交道了。時尚書屋
「可是,不是每個城堡都有兇殺案發生的呀!」石津稀罕地一本正經地說。時尚書屋
「對。這裡是酒店,又不是跟外界隔離了,即使發生什麼,德國的警察也會好好調查的。」
「德國的警察是否跟日本一樣薪水很低?」
「不曉得。不過,我跟異牲來往時,並不計較對方的月薪有多少。」
「真的?」石津的眼睛頓時發亮。時尚書屋
「當然,完全沒有收入也不像話。收入低也有收入低的辦法過日子嘛。」
「我也這樣想。收入低跟人格毫無關連!」
「石津,不必太大聲……」
「對不起,我太激動了……聽了晴美小姐的一席話,我覺得自己來德國是值得的!」
晴美微笑了。晴美雖然現在不想結婚,但是並不討厭石津。她知道石津對自己痴心一片,人品也好,甚至有時太好了,令她又敬又愛。時尚書屋
畢竟像晴美這樣的年輕女性,喜歡浪漫的愛情比殺人事件更甚。也許她被這個寧靜的庭園營造的氣氛影響了。時尚書屋
石津的真心如何,她想探個究竟。時尚書屋
通常對他不假辭色,有時開他的玩笑,有時罵他,都是對他的愛情表現方決之一,現在他想嘗試一般的表現。時尚書屋
「石津。」
晴美剛說出他的名字,石津立刻回答。「對不起。」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