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幽靈俱樂部》 第 4 頁


「為什麼致歉?」晴美愣了一下。“不……我怕有什麼地方開罪了你。晴美有點驚愕。是否自己過分責備石津的緣故?這麼一來,自己不是他的女友,而是學校老師了!當然晴美不想做他的老師。
作者:待考 / 頁數:(4 / 37)

「為什麼致歉?」晴美愣了一下。時尚書屋

“不……我怕有什麼地方開罪了你。時尚書屋
晴美有點驚愕。是否自己過分責備石津的緣故?這麼一來,自己不是他的女友,而是學校老師了!當然晴美不想做他的老師。自己也有女性美的溫柔一面啊!
「不是的。」晴美儘量保持平穩的語調。「我是想說,假如你想吻我,就吻吧!」
石津就像掉進零下幾十度的冷藏格,全身僵硬。時尚書屋
「晴美小姐!這……」
「真的。不過,假如你不想的話……」
「想!當然想!想很久了!」
「那麼,請吧!」
晴美微笑着閉起眼睛,雙唇輕合,臉蛋輕微往上。時尚書屋
石津就像走在壞路上的摩托車,渾身震抖,不過終於伸手繞到晴美背後,臉孔靠攏晴美的臉——接吻?是不是嘴唇碰嘴唇就行了?肯定不是鼻子、耳朵或眼睛相碰吧!不錯,這就是了。時尚書屋
石津運用發射太空船一般的精神,漸漸接近晴美的唇……終於兩片嘴唇快要迎接相遇的一刻……
「哇!」
女人的尖叫聲,像打破玻璃器具似的粉碎了沉默。時尚書屋
晴美睜開眼睛,回望四周。時尚書屋
「什麼事?」
「好像是聲音。」
石津不像晴美那樣可以迅速的扭轉電視頻道。他的身體還是有點僵硬。時尚書屋
「慘叫聲。很近哪!」
「是的。」石津多少有些捨不得的繾綣。「沒有晴美小姐這麼靠近就是了。」
「噓!腳步聲。」
由於高大的樹籬環繞四方,一時找不到聲音來自何處。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樹籬後面傳來喀韃咯韃的跑步聲。時尚書屋
「好像回去酒店方向了。」

晴美站起來,望向那腳步聲遠去的方位。時尚書屋
那是不是發出叫聲的當事人?晴美聽到的似乎是男人的足音。當然無法下明晰的判斷。時尚書屋
假如是另外一個人,發出叫聲的女性又在何方?時尚書屋
站在晴美背後的石津出乎意料地「哇」了一聲。晴美嚇得跳起來。時尚書屋
「石津!怎麼啦?」
晴美轉過身來。不需要答案了。時尚書屋
藍白色的水銀燈光下!照耀一名穿白色長裙的女子。露肩,胸襟大開,像是晚禮服的裙子,現在已經被撕得支離破碎,面目全非了。時尚書屋
一看就知道是日本女性。晴美想起來,曾在大堂見過她。當然那時她穿著整齊的套裝,頭髮是時髦的波浪型。時尚書屋
石津禁不住怪叫也是理所當然的了。剛纔的女人披頭散髮,在裸露的雪白手臂和肩膀上全是傷痕,就如用針抓傷一樣。仔細一瞧,撕裂的衣裙上血跡斑斑。時尚書屋
石津和晴美看到她的樣子,嚇得一時動彈不得。女人往前踉蹌幾步,就在原地栽倒下來。時尚書屋
「振作些!」晴美跑上前去。「石津,趕快……」
「是!」石津慌忙上前把女人抱起來。「怎麼辦?把她放進水池裡去嗎?」
看樣子,石津也慌得六神無主了。時尚書屋
「把她抱進酒店去!快點!」晴美不由恢復大聲呼喝石津做事的語氣……
「所以我說去住別間酒店嘛!」
片山義太郎忍不住這樣說,當然猜到妹妹會反擊。時尚書屋
果然不出所料,晴美忿氣地瞪他一眼。時尚書屋
「這個人暈過去了,你還說這種風涼話?」
「喵!」
叫的當然不是石津,而是坐在失去知覺的女性旁邊的福爾摩斯。時尚書屋
「嘩!連你也跟晴美同一鼻孔出氣啊!」片山慪氣地盤起胳膊。時尚書屋
這裡是酒店中的會客室。原本大概是寬敞的客廳,石造的暖爐,古典皮沙發,以及雕刻的傢具等等,釀成美術館一般的氣氛。牆壁上掛着色調發暗的古典繪畫,從天花板上垂掛着水晶燈,美奐美侖。時尚書屋
像這樣的大房,普通的酒店都會用作宴會揚所。但在這間古堡酒店,由於很少舉辦宴會和文娛活動,於是變成客人看書和聊天的所在。時尚書屋
石津和晴美將暈倒的女人運來這裡。時尚書屋
「她怎樣了?」
進來的是酒店負責人格林貞子。她是日本女性,丈夫是德國人,她把這酒店經營得頭頭是道。時尚書屋
替片山他們安排行程的人之所以挑選這間古堡酒店,理由之一就跟這位負責人有關。當然她懂日文,而且對女性而言,有事商量起來也方便很多。時尚書屋
今年已經四十五六歲的格林貞子,動作就像年輕人一樣麻利,在酒店裡跑來跑去,指揮德國職員工作。時尚書屋
晴美一見到她就由衷讚歎,不是沒有道理。苗條的身體,穿一件樸素的套裝,令人產生一種印象。無論遇到任何事態,她都處變不驚,當場妥善處理。最令人欽嘆的是她一點也不冷漠,平易近人。時尚書屋
客人一遇到什麼困擾,首先想到的是跟格林太太說說看。實際上,她也真是萬事通。時尚書屋
「我想她只是暈過去而已。」晴美用手摸摸女人的額頭。時尚書屋
「沒有發燒——從外面來看,只有一點皮外傷。」
「我叫了醫生。」貞子彎腰去看沙發上躺着的女人。「醫生就住在附近,很快就會來的……」
貞子來了以後,晴美比較放心,走到片山面前。時尚書屋
「哥哥,你上哪兒去了?」
「怎麼?」
「突然不見你的蹤影呀。假如你跟我們在一起,說不定可以捉到歹人哪!」
「你知道嗎?我們來德國的目的,不是為了捉歹人!」
「那麼,你的意思是,任由女人在你面前受侵也置之不理了?」
每逢這個時候,晴美就會故意刁難片山。因她是很喜歡理論的人。不過,一到這種情形,片山也知道反駁妹妹無濟於事,只是聳聳肩了事。時尚書屋
「哥哥,剛纔你在會客室?」晴美問。時尚書屋
「差不多啦。我回房間一趟,覺得無聊,又跑下來。」
身材頎長,斜肩,娃娃臉的片山,長相其實不差。從日本來的年輕少女團體也住在這裡,假如獨身的片山下點決心,邀請女孩子到酒店的酒廊坐坐的話,想必對方也不會拒絶。可是片山就是不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