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幽靈俱樂部》 第 5 頁


第1,片山完全不能喝酒。現在的女孩子通常都愛喝兩杯,假如發現片山喝的是萍果汁,肯定會被對方取笑。第2,工作的時候,片山可以平靜地跟女住說話,一旦談到了「私事」,而對手又是「美女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7)

第1,片山完全不能喝酒。現在的女孩子通常都愛喝兩杯,假如發現片山喝的是萍果汁,肯定會被對方取笑。時尚書屋

第2,工作的時候,片山可以平靜地跟女住說話,一旦談到了「私事」,而對手又是「美女」的話,光是看一眼就使他臉色蒼白,舌頭打結,脖子僵硬和冒冷汗了。並不是討厭女人。主要是他緊張過度造成的。時尚書屋
老遠來到德國,縱使遇到殺人事件,他卻跟浪漫的愛情結不了緣。時尚書屋
「如果你在這兒,在我們運她來以前,有沒有看到什麼人跑進來過?」晴美問。時尚書屋
這個會客室可以出到露台,從那裡的石級下去就是庭園。時尚書屋
「我沒留意到。」片山搖搖頭。「好像是有人出入過……因為我在沙發上打瞌睡!」
「討厭!」一點也幫不上!”
晴美煩躁地嘀咕幾句,回到女人身邊。時尚書屋
片山慪氣地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不知何時,福爾摩斯在他的腳畔坐著,抬眼用莫測高深的眼神望着片山。時尚書屋
「連你也欺悔我?我怎曉得庭園裡發生什麼事?」
福爾摩斯的表情一成不變,用勁地眨一下眼睛,跟着打了個大哈欠。時尚書屋
「真是頭痛。」石津跑過來,發現福爾摩斯,膽怯地喊一聲,「有沒有打攪你們?」
福爾摩斯颯一聲跳到片山身邊,毛茸茸的身體一股勁地蜷起來,埋在片山的橫腹上。時尚書屋
石津如釋重負,在片山對面坐下。看官,這人長得牛高馬大,卻有懼貓症也。時尚書屋
「到底發生什麼事?」石津說。時尚書屋
片山聳聳肩。“大概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吧!
「可是情形好像很嚴重;是不是打摔角?」
「穿晚禮服打摔角?」
「好可惜。還差那麼一點點而己。」石津喃喃地說。時尚書屋
「什麼事情。差一點點?」
「呃,我跟晴美小姐……」說到上半,石津慌忙改變口供。「我們想爬……爬樹,還差一點點就到天邊……」
片山聽了連連瞪白眼。這時傳來晤晤呻吟聲。暈倒的女性恢復意識了。時尚書屋
「她醒了——你怎樣呀?」晴美問。時尚書屋
女人張開睛晴,困惑地在晴美和貞子的臉上交替看來看去。時尚書屋
「你是山邊美知子小姐吧!」貞子說。「已經沒事了。輕鬆一點吧!」
貞子記得每一位客人的名字。時尚書屋

「我……」女人用沙啞的聲音低語。時尚書屋
「醫生馬上來。」貞子用平靜的聲苔說,令人安心。時尚書屋
「我……不知怎地……很痛!」
那叫山邊美知子的女性動了一下身體,立刻皺眉。時尚書屋
「不要動。躺着比較好。」晴美說。「哪兒受了傷?」
外表沒有嚴重的傷痕,晴美以為她在什麼部位受傷。時尚書屋
少女的輪廓分明,五官端正,年輕大概二十二三左右。在庭園見她時,似乎年紀大些,也許是服裝的關係。時尚書屋
山邊美知子對晴美的問題充耳不聞似的,臉部往左右慢慢環視,好像在尋找什麼。突然蜷縮身體,雙手摀住嘴巴。時尚書屋
「怎麼啦?」晴美問。「發生什麼事?不要緊吧?」
「啊——我——啊!」
她的喉嚨突然發出撕裂般的叫聲。冷不防地一把捉住貞子的手臂,厲聲說:「帶我回房間!快點!」
「房間?可是醫生……」貞子撫慰她。「鎮定些。發生什麼事?」
「我想洗澡!趕快!帶我去!」聲音尖鋭起來。時尚書屋
頓了一會,貞子的表情嚴肅起來。時尚書屋
「好吧!我的房間就在前面,請跟我來。」
然後,貞子扶起山邊美知子,半扶半抱地帶她走出會客室。時尚書屋
晴美目送她們離去,聽到福爾摩斯在腳畔的叫聲才回過神來。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她好可憐。」
晴美彎下腰身,輕輕撫摸福爾摩斯的頸項。時尚書屋
「到底怎麼啦?片山不解地走過來。“怎麼突然提出要洗澡……」
石津也走過來說。「也許身上有跳虱!」
「你們兩個完全不懂女人的事!」
晴美抱起福爾摩斯,用叱責語氣說。時尚書屋
「怎麼了嘛?不要生氣啦。到底什麼意思?」
晴美抱著福爾摩斯走到出露台的法國窗邊,透過反照在玻璃窗上的自己的影子,眺望幽暗的庭園,沉聲說道。時尚書屋
「她被人襲擊了。」
「這個我懂……」片山說到一半,明白過來。「啊!她想洗澡,原因是……」
「她被男人強暴了。好可憐。因一時衝擊而忘掉的事記起來了,無法忍受下去,為了衝掉那個記憶……」
片山點點頭。石津也明白了,漲紅着臉怒氣沖沖地說。時尚書屋
「我要絞死那個混蛋!」
「問題在於她有沒有看清楚歹人是誰。」晴美說。時尚書屋
「若是沒看見就難辦了。」片山說著,倒抽一口涼氣。時尚書屋
「可是,她若洗了澡,尋找歹徒的線索豈不是……」
「我也想到了。」
「為何不阻止她?」片山說。時尚書屋
「可是,我瞭解她的心情呀。請她保持原狀接受撿查的話,我說不出口。」晴美說。時尚書屋
「說的也是……」
片山也有同感。不過,假設她清楚看到對方的臉還有辦法調查,萬一她沒看到,對方又矢口否認的話,沒有客觀的證據,逮捕起來就不容易了。時尚書屋
片山突然想起,這裡不是東京。自己何必如此擔心?橫豎只在這裡逗留、兩三天而已。時尚書屋
雖然覺得有點不近人情,片山的內心畢竟鬆一口氣。只要明哲保身,別讓自己再捲入古靈精怪的事件就好了。時尚書屋
「那個山邊美知子,我想她是和幾個人來的。」晴美說。時尚書屋
「其他人在做什麼?必須通知一下!」
「喂,不要多管閒事好不好?」片山皺起眉頭。「雖然我們都覺得她可憐,可是我們只是這裡的遊客啊!」
「我知道。」晴美鼓起腮幫子瞪片山一眼。「福爾摩斯,這裡的風好冷,不適合女孩子哪!」
晴美抱起福爾摩斯,在沙發上重重地坐下。時尚書屋
片山聳聳肩,眺望庭園。時尚書屋
十分鐘後,山邊美知子回來了。當然貞子陪着她。時尚書屋
她披着貞子的晨褸,臉色回覆紅潤了。時尚書屋
「沒事了吧!」晴美站起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