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幽靈俱樂部》 第 6 頁


「嗯……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山邊美知子用生硬的動作向晴美鞠躬致意。「算了。請坐。我可以猜到發生了什麼……你記得對方的臉麼?」山邊美知子坐下來,嘆一口氣。「太暗了。恐怕…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7)

「嗯……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山邊美知子用生硬的動作向晴美鞠躬致意。時尚書屋

「算了。請坐。我可以猜到發生了什麼……你記得對方的臉麼?」
山邊美知子坐下來,嘆一口氣。「太暗了。恐怕……」
「我明白的。」晴美點點頭。「不過,我跟兩位刑警一同作伴旅行哪!」
「刑警?」山邊美知子驚訝地抬起頭來。時尚書屋
「當然,他們不是來護送的。-位是我哥哥,還有一位是男朋友。偶而旅行來到這裡。因此,假如你有什麼線索的話……」
「晴美!」片山走過來。「這裡發生的事,必須老老實實地向本地的警察報案才對!」
「吵死人了。」晴美斜睨哥哥一眼。「他就是我哥哥。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刑警啦!」
這話說得奇怪得很。晴美發現山邊美知子的眼睛睜得好大,似乎在凝視某些東西,不由噤口不語。時尚書屋
山邊美知子在凝視的赫然是片山。片山眨眨眼。時尚書屋
晴美終於振奮起來,說,「他是……片山義太郎,東京警視廳搜查一課的……」
「就是他!」山邊美知子說。時尚書屋
「啊?」
「就是他!襲擊我的人!」
山邊美知子的手指直挺挺地伸出來,指向牆壁對面。站在那裡露出一臉獃相的是片山……
2
「石津!」晴美說。時尚書屋
「是!」
「對我死心了吧!」晴美嘆一口氣。「作為一名刑警,你不能跟一個擁有這樣無恥的兄長的女人結婚!」
「沒有的事。」石津膝行靠過去。「晴美小姐是晴美小姐!即使片山兄殺人放火、強暴婦女、偷竊走私……」
「好,我很高興。」晴美也響應他。「不過,首先……」
「怎樣?」
「槍斃我哥哥!」
石津嚇得目瞪口獃。時尚書屋
「正經一點好不好?」片山氣鼓鼓地說。「現在不是上演閙劇的時候!」

「那麼說,哥哥真的沒做?」
「你連哥哥都不信?」
「我信哥哥,只是不信男人!」晴美說。時尚書屋
「真是……氣死我了!」
這是片山和石津合住的酒店房間。說不上是浪漫的組合,只是這個古堡酒店的房間不多,不容易個別拿到房間。何況房間寬敞,睡床也很大。像石津這樣大塊頭的人也夠伸展手腳,睡得舒舒服服。時尚書屋
現在,晴美和福爾摩斯都在,全體到齊。時尚書屋
「不過,確實丟臉。」晴美又嘆息。「警視廳的刑警強暴良家婦女,萬一被栗原探長知道的話……」
「我說過多少次了,不是我干的!」
「不要噴口水嘛!」晴美皺起眉頭。「你說你沒幹,這可不能作證哦!」
「作證是對方的責任!不然,假如她認為真的是我,為何提出不要報警?」
「我可以瞭解她的心情。」晴美一邊撫摸福爾摩斯的頭一邊說?「這裡是外國,她不敢接受警方聆訊。你說是不是?福爾摩斯。」
「可是……」片山氣得說不出話來。時尚書屋
為何像我這樣膽小的人,也會含冤不白?這個世界容不得我住下去了……
「既然片山兄說他沒有做,為何山邊美知子冤枉片山兄,說他是犯人?」
「理由有好幾個。」晴美突然用堅定的語調說。「一是犯人長得很像哥哥。加上在黑暗中,無法分辨清楚。」
然後盯着片山。「不過,我想很少有人長得像哥哥。」
「什麼意思?」
「不要想得太嚴重。」晴美輕描淡寫地說。「另外一個理由是,她明知道是別人,卻硬指哥哥是犯人——一定另有原因。」
「那還用說!」
「等一等。換句話說,這件事,我們必須就此打住。」
「哦?若有什麼目的……」
「不過,她若藉故接近哥哥,並沒有占到什麼便宜呀!」晴美坦白地說出來。「也就是說,她若不是認錯人,就是哥哥真的做了。」
「不要含血噴人!」片山氣得滾到床上去。時尚書屋
時間已近半夜。時尚書屋
山邊美知子雖然指出片山是犯人,可是不主張報警,負責人貞子也很困擾,表示時間太晚了,今後的事明天再慢慢商量,請大家先去休息。時尚書屋
可是,貞子似乎相信山邊美知子的話,對片山的眼光充滿不信任。同時宣佈。「在這件事水落石出之前,請你不要離開本酒店!」
片山覺得,自己確實無地自容了。時尚書屋
「總之,今晚就這樣算數吧!」晴美站起來。「福爾摩斯,咱們回房睡覺去!」
福爾摩斯似乎對事情進展漠不關心的樣子。時尚書屋
「忘恩負義的傢伙!」片山發牢騷。「好無情啊!你忘了,我從微薄的月薪中拿錢出來給你買竹莢魚乾……」
晴美也覺得有點奇怪。通常遇到這種事,福爾摩斯都會出面援助一番的。可是這回完全置之不理,袖手旁觀。晴美猜不到是什麼原因……
福爾摩斯望房門,喵了一聲——有人。時尚書屋
晴美悄悄走近門邊,側耳傾聽。時尚書屋
由於是古老的門,沒有防盜眼。晴美向石津招招手。時尚書屋
「是!有什麼事嗎?」
石津若無其事的大踏步走過去,遇到晴美射出的艷鬼似的視線,馬上站住。時尚書屋
晴美輕輕開啟門鎖,嘴裡喊一二三的口令,啪一聲打開房門。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發出歡愉的叫聲。時尚書屋
可是,見到門外站着的人物時,沒有覺得驚異的大概只有福爾摩斯罷了。時尚書屋
石津獃獃地站在原地。時尚書屋
連片山也像做惡夢似的渾身顫抖,差點氣絶!
大約一分鐘之後,片山的嘴裡終於溜出一句話。時尚書屋
「探長!」
而且的確,站在眼前的是警視廳搜查一課課長栗原探長。時尚書屋
「喵!我找得好辛苦啊!」栗原大搖大擺的走進來。「這間酒店好難找啊!我用德語正正確確地向計程車說出目的地了,而他竟然聽不懂。也許司機不懂德語吧!」
德國不可能有這樣的司機!
「探長!你怎會來這兒?」晴美如夢初醒地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