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幽靈俱樂部》 第 7 頁


「突然有急事。我想打個電報來的,可惜打去你們不在的地方,只好來了。」栗原打量一下房間。「房間挺不錯嘛。不過,我的房間有兩個窗,還有鮮花裝飾哪!」栗原就像小孩子一樣歡喜。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7)

「突然有急事。我想打個電報來的,可惜打去你們不在的地方,只好來了。」栗原打量一下房間。「房間挺不錯嘛。時尚書屋

不過,我的房間有兩個窗,還有鮮花裝飾哪!」
栗原就像小孩子一樣歡喜。時尚書屋
「一個人來嗎?」片山問。時尚書屋
「嗯哼。我老婆表示要去阿瑪遜內陸。我說去德國,她就決定不跟着來了。」栗原擅自躺到床上。時尚書屋
「噢!這張床墊比我的舒服一點。好遺憾!」
「這個且不說……」
「你們全都睡這間房嗎?」
「不,我和福爾摩斯在隔璧房。」晴美慌忙說。「對了,探長先生,你見到這裡的負責人沒?」
「嗯。是位予人聰明印象的女士。」
「她有說起什麼嗎?」
「說起什麼?」
「晴美!」片山急忙制止。「探長在旅途上疲倦了,不能阻礙他休息。」
「對,我倒沒留意到……」
「不要緊。我在飛機上睡了一覺。」栗原看起來精神得令人討厭。「怎樣?樓下的酒廊還在營業,大家一塊兒去喝一杯如何?」
「可是……」片山猶豫不決。栗原嘻嘻一笑。時尚書屋
「我有說過我是來這裡玩的嗎?」
「你說突然有急事……」
「有工作要辦哪。在這間酒店。」
「這間酒店?」晴美不由反問。時尚書屋
「對。希望你們幫忙。」
片山和晴美面面相覷。時尚書屋
「片山兄!你不行吧!那件事還沒解決……」石津說了出來。時尚書屋
「住口!」片山叱責他。時尚書屋
「那個事是什麼事?」栗原問。時尚書屋
「不,探長,那是這裡發生的故事……且到酒廊去喝杯麥茶如何?」片山慌心掩飾。時尚書屋

「德國也有麥茶嗎?」晴美說,過去開門。時尚書屋
眼前出現的是……山邊美知子。片山的臉都白了。時尚書屋
山邊美知子穿上整齊的洋裝,就像剛到酒店似的,手裡提着一個大行李箱。時尚書屋
「晚安。」美知子鞠躬致意。「這是片山義郎先生的房間吧!」
「嗯,你為什麼……」
「打攪了。」美知子落落大方地走進房間,將行李箱放在地面,四周回望一下。「這裡比我們的房間大多了。片山先生一個人住嗎?」
「不……我跟他住在一起。」石津說。時尚書屋
「是嗎?對不起,能不能請你換一下房間?」
「好。」石津十分坦率,立刻開始收拾行李。片山慌忙阻止他。時尚書屋
「喂,等一下!到底這是怎麼回事?」
「唷,我不是只有這樣做嗎?」美知子說。「我被暴力威迫之下,有冤無處訴。既然有了那種關係,我想你有義務照顧我吧!」
「你……」片山當作栗原面前,拚命想敷衍過去。「明天不是說好明天再慢慢商量的嗎?」
「不。」美知子堅定地搖搖頭。「從今晚起。且讓我做你的妻子。」
片山絶望了。栗原不明白所以然,僅僅獃在那兒。福爾摩斯打個老大的哈欠……
「真的嗎?那就恭喜了。」栗原舉起酒杯。「來,為片山和美知子小姐的末來乾杯!」
每個人都露出抽筋似的笑容舉起杯子。只有山邊美知子顯露新婚妻子的羞態,幸福地微笑。時尚書屋
「哎!片山這傢伙也真叫我擔心。」栗原立刻恢復好心情。「我怕他一下子搞不好,一輩子打光棍耶!現在已經有點拉里拉塌的,試試看獨身到四十歲,半夜跑來跟你作伴的恐怕是老鼠和蟑螂哩!」
栗原想到什麼說什麼,口沒遮攔。至于片山,他怕「暴行」的事被栗原知道,只好介紹美知子,說是「一見鍾情的情人」。時尚書屋
「是否準備努力製造生命了?」
栗原愈說愈放肆。片山慌忙轉換話題。時尚書屋
「探長,談談公事吧!」
「噢!對了,差點忘啦!哈哈哈!」
靠不住的上司。時尚書屋
「那你回去房間吧!」片山對美知子說。時尚書屋
一行人在酒店地下倉庫似的酒吧裡。片山叫了果汁,福爾摩斯喝牛奶,聽聽話話地坐著。時尚書屋
「我打攪了你們嗎?」美知子說。時尚書屋
「我們要談公事……」
「我倒無所謂。」美知子說。「不過,若有人想再來一杯時,不怕麻煩嗎?」
片山和晴美對望一眼。不錯,來到這裡時,全部由美知子傳譯叫東西吃。因為美知干說得一口流利的德語。時尚書屋
「同席有何不可?」栗原說。「反正她快要成為片山的太太了嘛。」
「呃……」片山飛快地瞥她一眼。時尚書屋
片山心想,這個女人想幹什麼?通常女人遭強暴之後,絶不可能把自己送上門做強暴自己的男人的「老婆」。當然片山根本不認識她,而姓口口聲聲指自己是經手人,肯定是胡說八道。時尚書屋
但是,片山想不通她這樣的理由,以及她送上門的理由。現在的美知子穩重大方,跟剛纔意識回覆後,吵着要洗澡和哭泣的女人判若兩人。時尚書屋
經過梳髮整裝後的她,是位不折不扣的美女。有時顯得倔強,有時顯得固執。聽了栗原的話後,顯示了極度好奇心……有些地方很像晴美。時尚書屋
開玩笑!片山甩甩頭。假如娶個像晴美的女人做老婆,他不知道為什麼要結婚!
起碼——他要自己挑選結婚對象!
「哥哥!」晴美碰碰他的腋腹。「你在嘟囔什麼?」
「沒什麼。對了,探長,到底發生什麼事件?」
「晤。」栗原放下酒杯。“其實,我們得到秘密情報,一群『幽靈』要來這間酒店集會。時尚書屋
「幽靈?」石津大吃一驚。「是不是沒有腳那種東西?」
「那是舊式的幽靈。」栗原榆快地說。「不過,最近的幽靈卻是為錢而來的傢伙。」
「現代幽靈一點浪漫氣息也沒有。」晴美說。時尚書屋
「不錯。故事裡出現的幽靈比現代幽靈可愛得多。」
片山想,不管多麼可愛,本人可不願意見到凶靈。時尚書屋
「探長,不要製造詭異氣氛了,請說清楚。」
「抱歉。」栗原嘻皮笑臉地說。「最近我養成習慣,每晚看了電視的怪談故事才睡覺,不知不覺的變得喜歡製造恐怖氣氛。」
「請你說吧!」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