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三色貓幽靈俱樂部》 第 9 頁


梅原伸子低頭鞠躬。「那就麻煩你們了。」「哪兒的話。待會見!」晴美也覺得自己多管閒事,可是性格天生如此,無可奈何啦。晴美走進會客室。連沙發背後也窺望一遍。梅原榮子——
作者:待考 / 頁數:(9 / 37)

梅原伸子低頭鞠躬。「那就麻煩你們了。」

「哪兒的話。待會見!」
晴美也覺得自己多管閒事,可是性格天生如此,無可奈何啦。時尚書屋
晴美走進會客室。連沙發背後也窺望一遍。時尚書屋
梅原榮子——梅原?好像在哪兒聽過。對了,剛纔聽栗原談起的「幽靈俱樂部」,意外死亡的男人就是梅原什麼,實際上他姓楠本的。時尚書屋
同姓「梅原」,住在這裡。難道是巧合?時尚書屋
不可能!晴美立刻推翻這個想法。時尚書屋
那叫梅原伸子的女人不見了孩子,首先理應跟櫃檯聯絡才對。但她沒有這樣做,反而一把捉住自己,責問她把女兒帶到那裡去了,好像認為女兒被人綁架似的。時尚書屋
其中一定另有內情。時尚書屋
晴美想,自已逐漸捲入事件的漩渦去了。當然片山又會搖頭嘆息啦。突然,晴美湧起奮斗的意志。時尚書屋
首先必須找到孩子。叫做榮子吧!她在哪兒?時尚書屋
「晴美小姐!」石津氣嘛怵地走過來。時尚書屋
「怎樣?」
「找不到。我連廁所也找過了。」
「這裡也沒有。咦?」
晴美驀地叫了一聲。從會客室出庭園的法國窗開了一條縫,一隻褐黑白三色的貓臉從窗下面探出頭來看她。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你那哪裡去啦?」
「喵!」但見它高叫一聲,跳將起來,又喵喵叫。時尚書屋
「好像發生什麼。石津!」
「是不是找到竹莢魚乾了?」
福爾摩斯朝石津張開大口,露出凶樣。石津慌忙道歉:
「對不起!開開玩笑罷了!」
「庭園有事情。出去吧!」
二人出到露台時,福爾摩斯則往兩邊伸展的石階衝下去,然後突然停下,焦急似地喵喵叫個不停。時尚書屋
「快追福爾摩斯喲!」晴美喊。石津慌忙跟上去。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像一支箭似的穿過樹籬夾道的通道。路邊小石被它踢起,它那柔軟的身軀有若彈簧似地轉來轉去,猛速往前飛奔。時尚書屋

「等等啊!」追的人在後面喘氣,拚命追趕。時尚書屋
晴美根本不知道往哪裡去,可是福爾摩斯似乎胸有成竹,一下子就從她的視野消失了。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
從樹籬的一角轉個彎,就是剛纔晴美和石津坐著談心的花園中央,有噴水池的地方。時尚書屋
水銀燈光依然泛着藍光,照耀中央的大理石雕像。時尚書屋
驀地,晴美倒抽一口涼氣。水池裡的水,浮現一個白色物體——不,一個小女孩。穿睡衣的女孩……
「石津!快……」
晴美的話還沒說完,石津已經看出事態,大叫一聲不好,同時大踏步衝上去,飛身躍進水池中。時尚書屋
然而,由於不是游泳池,深度只有一米左右。石淳搞得水花四濺,水池的水滿溢出來。時尚書屋
「喵!」福爾摩斯被水噴到渾身濕,飛起半天高。時尚書屋
石津抱起女孩,從水池跨出來。時尚書屋
「讓她躺在這兒。還有沒有呼吸?」晴美說。時尚書屋
石津讓女孩躺在石凳上,打開她胸前的鈕,耳朵貼上去。時尚書屋
「不要緊。呼吸正常。只是喝了一點水而已。」
「那就快些帶她進去吧!福爾摩斯,你再帶路!」
福爾摩斯沉着臉,有點抱怨似的喵了一聲,回頭望望石津,這才奔向酒店方向。因為萬一石津迷了路,需要多花很多時間才能回到酒店。時尚書屋
石津抱著女孩跟在後面。晴美也跟在石津後面。邁步之前,連她也不知為何回頭張望。時尚書屋
——噴水池。看起來什麼也不奇怪。時尚書屋
水池的水還在起波浪。當然是石津跳進去的緣故。時尚書屋
傳來沙沙聲睬石子的聲音,晴美跳起來。有人!
「石津……」她叫。石津已經走遠了。時尚書屋
晴美一個人站在噴水池前面。又沙沙聲。在樹籬的另一邊!
誰呢?晴美凝神注意。時尚書屋
小女孩浮在水中,恐怕不是自己掉下去的。由於水池的邊緣很高,那麼小的孩子不容易爬過去。一頂是什麼人把她拋進去的。幸好女孩還沒溺死。時尚書屋
換句話說,把女孩拋進水的人可能就在附近。多半是在一邊偷看,發現晴美等人跑來救她,躲到樹叢後面去了。時尚書屋
弄死那麼一個小女孩,真是天理不容!
晴美怒火中燒。一時氣上心頭,不顧危險。於是躡腳地往聲音的來處前進。時尚書屋
來到樹籬前面,發現無法透視樹叢後面的東西,樹叢密密麻麻的足足有三十釐米厚度,而且高約二米。時尚書屋
除非有超能力,否則休想看透過。時尚書屋
晴美走近樹篙,等候對方的行動。假如對方選走,她想追上去。她沒想過對方也許不會逃。時尚書屋
沙沙沙,樹籬裡面有聲音。那是什麼?不可能是從中間跑過來吧!晴美倒耳斡聽。時尚書屋
冷不防地,一把銀色的刀從樹籬飛出來。匕首。握刀的手刺穿樹叢,狙擊晴美!
大約二十釐米長的刀尖就在晴美鼻端前五六釐米之處掠過,嚇得晴美魂不附體。時尚書屋
「嘩!什麼人來呀!殺人耶!」晴美當場栽倒,大聲尖叫。時尚書屋
自稱名偵探的晴美,也有不名譽的場面,始終人命關天!
可是,石津剛剛抱著女孩跑進酒店去了。縱使福爾摩斯耳朵靈,終究聽不見喃美的叫聲吧!
假如持刀的人真的想殺晴美,晴美肯定選不出生天。但是晴美很幸運,對方似乎無意置她死地。時尚書屋
正當晴美驚慌失措時,沙沙聲踩石子路的聲音遠去了,
終於完全聽不見。時尚書屋
「哎!我得救了。」晴美癱坐在地上,不由喃喃地說。時尚書屋
「大家好無情啊!」
好不容易站起來。晴美用手拍掉屁股的污垢,走向酒店。邊走邊想,事情好古怪。那女孩頂多八歲而已,到底誰想殺她?時尚書屋
梅原伸子對她說過。「你想把我的孩子怎麼樣?」
可能是驚慌之下胡言亂語,不過畢竟有人想殺小女孩的事不會錯。時尚書屋
把七八歲的孩子拋進水裡謀殺,不是人類所為!雖然不知道有什麼內情!
晴美愈想愈氣忿。回到酒店時,她的怒氣到達頂點!
「喂!你怎麼啦?」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