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古董鐘》 第 3 頁


剛剛接到那樣的警告電話之後,山崎不由嚇得心裡亂跳。在他應聲以前,敲門聲更大了。「對不起,我是警局的人。」傳來一個年輕的男聲。「警察?」山崎走過去,穿上拖鞋,大聲問:「有什麼
作者:待考 / 頁數:(3 / 8)

剛剛接到那樣的警告電話之後,山崎不由嚇得心裡亂跳。在他應聲以前,敲門聲更大了。時尚書屋

「對不起,我是警局的人。」傳來一個年輕的男聲。時尚書屋
「警察?」山崎走過去,穿上拖鞋,大聲問:「有什麼事?」
「對不起。我想借個電話。」
電話?那倒無所謂……
山崎把門打開。時尚書屋
「打攪啦。」
進來的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人,西裝外面披着雨衣,可是被雨淋得濕透了。時尚書屋
領帶結得整整齊齊,一看就知道是個做事認真的刑警。時尚書屋
「你濕得很厲害。」山崎說。「我借毛巾給你吧!」
「謝謝。總之,我先借電話好了。」
「噢,就在那裡,隨便用好了。」
山崎走到花灑室,拿着乾毛巾回來。時尚書屋
「——是的。我會小心的。現在馬上回去警局——再見。」
男人打完電話,接過山崎的毛巾擦頭髮。時尚書屋
「抱歉。承蒙相助。」男人嘆息一聲。時尚書屋
「聽說你們在追一名殺人犯?」
「是的。你知道了?」
「剛剛警察打電話來了。」
「人手不夠,真頭痛。」男人搖搖頭。時尚書屋
「要不要喝杯咖啡?」
「不了……也好。若不歇息歇息,回不去呀。」
「說的也是。雨太大了,我馬上拿來,你坐坐吧。」
「對不起。」
山崎在廚房裡,開煤氣爐,把傍晚泡好的咖啡再煮熱。還有兩杯份,他也拿出自己的杯子,替自己倒了一杯。時尚書屋
「聽說是危險人物。」山崎把杯子遞給那個男人。「找得着嗎?」
「不容易——好味道。」男人嘆了一口咖啡。「我第1次喝這麼好喝的咖啡!」
「便宜咖啡哦。」山崎笑了。時尚書屋
「你一個人住在這兒?」
「嗯。我老婆死啦。一個人嘛,住哪裡都一樣。」
「是嗎?那是你太太?」
男人走向放了照片架的桌子。時尚書屋
「嗯。年輕的時候。」山崎說。「那個殺人犯是怎麼樣的傢伙?」
「據說以殺人為樂,不好對付得很。」
「有這種人嗎?簡直像恐怖片一樣。」山崎笑了。「長得怎麼樣?」
「晤……很年輕,二十四歲。」

「唔?二十四!怎麼殺了好幾個人了?」
「他有病。送進醫院了,被他逃跑出來啦。」
「原來如此。」
「中等身材,皮膚白晰,外表看來斯斯文文的類型。」
「晤。」山崎點點頭。「這麼說,正是像你這一型的人呀。」然後笑起來。時尚書屋
「不錯。」
當山崎轉過身時,一把鋒利的刀靜靜地刺入他的肚子。時尚書屋

“我是……

見到男人平穩毫無表情的微笑時,山崎禁不住想回他一個微笑。可是,那把匕首慢慢割破山崎的肚子,最後連痛苦也感覺不到……
「知道了。」
片山點點頭。放下話筒。時尚書屋
「怎麼啦?」晴美一邊喝山口結美子所泡的咖啡一邊問。「哥哥,你的咖啡在那邊的桌上。」
「唉,」片山搖搖頭,「又有一個被他宰了。」
「誰?」
「度假別墅的管理員,他應該接到電話聯絡了的……」
片山和晴美在田代公館的會客室裡。時尚書屋
「距離這裡很近?」
「不是很近,不過,走路三十分鐘也到了就是。」
「哦……」
片山坐在沙發上,開始慢慢喝咖啡。他是貓舌頭,怕熱。時尚書屋
說起貓——福爾摩斯,它正和石津一起,在這幢寬大的別墅中四處調查。時尚書屋
片山等人來到這裡時,玄關的門是開着的。萬一殺人者偷偷潛入,事情就麻煩了。時尚書屋
因此,片山叫福爾摩斯跟隨石津,到處看看。時尚書屋
「這個家庭也相當複雜,不是嗎?」晴美說。時尚書屋
「嗯。」
片山為一件案子已覺得負擔沉重,不想承擔多餘的工作。時尚書屋
「從那支槍,能夠知道犯人是誰嗎?」
「怎麼說呢?那是相當大膽的兇手,大概不會留下指紋吧!」
「田代正造是一名資產家,我在雜誌上見過。」
「為何有人想殺他?」
「還不是為財產?說起這個家的人,長男正案和妻子康子,女兒沙世;長女昌代和丈夫橫山和生,以及女兒香子;還有就是山口結美子了。」晴美屈指數一數。「石津他們去查,其中一定有一個是想殺田代正造的人。」
「那個我也曉得。」
「哎喲,好大的口氣。」
「可是,我們的工作是去捉那個殺人鬼呀!」
「這裡有謀殺案在進行中呀!你準備袖手旁觀?」
「也不是的,只是這個時候——」
會客室的門打開,石津出現了。時尚書屋
「片山兄!」他硬綳綳地說。時尚書屋
「是不是肚子餓了?」
「不是的。」石津露出意外的表情。「當然那也是理由之一!瞧!」
「福爾摩斯在哪兒?」晴美問。時尚書屋
「它在樓上的房間前面監視着。」石津說。時尚書屋
「發生什麼事?」
「好像有人在裡面。」
「怎不早說?」
片山站起來。時尚書屋
片山、石津和晴美相繼走下樓梯。時尚書屋
「大概不至于太遲吧!」
「屋裡的人全在客廳裡,不要緊。」
「萬一是殺人鬼呢?」
「逮捕他!」
「萬一他反抗呢?」
「開槍打他的腳。懂嗎?」
「是!」石津顯得從來未有過的緊張。「在最裡頭的房間。」
福爾摩斯坐在房門前。時尚書屋
「不要大意!」片山細聲說。時尚書屋
「哥哥。」
「什麼?」
「有沒有遺言?」
「傻瓜!」
兄妹倆用充滿憐憫的對話低聲交談。晴美在離房門的遠處停下來。片山和石津拔出手槍,分開站在左右兩邊。時尚書屋
片山根本不喜歡手槍,光是拿在手中已覺得坐立不安。時尚書屋
片山點點頭,石津猛吸一口氣,雖不至于像「三隻小豬」那樣,但是他的鼻息彷彿大到足以把房門吹掉。時尚書屋
石津抬起一隻腿,用盡氣力踢過去。無論怎樣堅固的門也應聲而開了。時尚書屋
「別動!警察!」
片山叫着衝過去。時尚書屋
晴美屏住呼吸,傾聽局面進展。時尚書屋
可是,房間裡聽不見槍聲、格鬥聲,連片山和石津的聲音也沒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