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古董鐘》 第 5 頁


二郎在椅子上坐下,翹起二郎腿。「運氣不會永遠好下去的。」正造說。「你還是老樣子。」「大概不會有爸爸那麼長命吧!」「重要的不是僅僅活着,不過,只要活下去,肯定可以做點什麼
作者:待考 / 頁數:(5 / 8)

二郎在椅子上坐下,翹起二郎腿。時尚書屋

「運氣不會永遠好下去的。」正造說。「你還是老樣子。」
「大概不會有爸爸那麼長命吧!」
「重要的不是僅僅活着,不過,只要活下去,肯定可以做點什麼倒是真的。」正造注視小兒子的臉。「有了女朋友啦?」
「你怎知道?」
「我一看就懂了。」
二郎不由苦笑。時尚書屋
「沒有一件事可以瞞得了爸爸。」
「那是好事。為了情人,必須好好保重身體才是。」
正造望望時鐘,火焰把自己的臉反照在鑲嵌的玻璃上。時尚書屋
「不過,看到大哥和大姐的婚姻生活,我也不想結婚啦。」
「世界上有多少對夫妻?你所說的只不過是其中兩對。光憑這樣,怎麼可能瞭解婚姻是怎麼回事?」
正造的話使二郎有點震驚的樣子。時尚書屋
「我沒那樣想過,也許是吧!」二郎點點頭。「謝謝爸爸,這是金玉良言。」
二郎站起來,接着拍了一下自己的頭。時尚書屋
「我忘了,我是來叫爸爸吃飯的,讓我來推輪椅吧!」
「好。」正造說。「二郎。」
「嗯?」
「我活不久了。」
「起碼二十年!」二郎笑說。時尚書屋
「我是認真的。」正造說。「醫生告訴我的,他說最多只有半年。」
「爸爸。」笑容從二郎的臉消失。「真的?」
「所以,你快結婚吧!即使不可能見到孫子的臉,我起碼也想看看媳婦的臉再死去。對,這件事不要告訴其他人,保密哦,知道嗎?」
二郎推着正造的輪椅出去。時尚書屋
原本在書房的幽暗處打盹的福爾摩斯,當輪椅出去時,它飛快地溜出走廊。時尚書屋
餐席不一定氣氛輕鬆。時尚書屋
因為其中有一個人企圖謀殺田代正造,也不是沒道理。時尚書屋
只有一個人和現場氣氛無關,大大發揮食慾,當然是石津了。時尚書屋

「好吃!味道太好啦!」石津由衷發出感嘆之聲。時尚書屋
片山有點看不過眼,捅一捅旁邊的石津。時尚書屋
「什麼事?」石津大聲說。「要我幫你添飯是嗎?」
眾人哄然大笑,片山滿臉通紅,怒說:「誰說這個?我是提醒你一聲,我們不是為吃大餐而來的。」
「但是承蒙讚賞,高興得很。」橫山昌代說。時尚書屋
「不錯,」田代康子也點點頭,「外子從來不曾說過我做的菜好吃。」
「我家也是。」昌代望望自己的丈夫。「哎,老公。」
石津和片山一番接近相聲的對話,使餐桌的氣氛輕鬆不少。唯一苦着臉的是橫山和生。時尚書屋
他才三十五歲,頭髮已相當禿了。自稱「雕刻家」,然而他關在工作房的時間、遠遠不及關在酒吧的時間長,屬於放浪型藝術家。時尚書屋
「誰知道?」橫山冷冷地說。「我又沒吃過別的女人燒的菜,無從比較。」
「我看不是這個原因吧!你天天喝酒,舌頭都麻痹了,分辨不出味道才真!」
「對我而言,酒是創作的泉源。」
「有好『養老之瀧』譯註:一種酒名吧!」山口結美子脫口而出的話,又叫大家哄然大笑起來。時尚書屋
「總之,今晚我很開心。」正造插進來說。時尚書屋
「險些被殺的緣故?」昌代說。時尚書屋
「因為大家濟濟一堂,二郎也來了……」
「他不是來詐取零用錢的麼?」正宏嘲諷地說。時尚書屋
「那是大家都有的心情。」正造悠閒地微笑。「正宏,你也是。」
「我?」正宏用餐巾揩一揩鬍子。「媽的,醬料總是粘在鬍子上……爸爸,我可沒賴着要零用錢啊!」
「你要的數額更大吧!你準備用高價把N地產公司的股票買回來,資金不足,想來找我商量,是不?」
正宏張大嘴巴瞪着父親,昌代吃驚地說:
「大哥!你還敢神氣地說我老公『做的儘是不賺錢的東西』呀!」
「我是投資。」正宏反駁她。「現在只要注入三億,將來就變十億了——」
「三億?好大的胃口!荒唐!不管你是不是長子,你想一個人占用那麼大筆錢?」
「冷靜點!」正造責備昌代。「你那邊還不是一樣?工作房的地皮不是拿去抵押了?」
「爸爸!」昌代睜大眼。「你怎麼知道?」
「當然知道了。本星期若不預備好一億元,你們將陷入撒離的窘境。」
「那筆錢有什麼用途?」正宏說。「終歸是酒吧的帳欠太多了吧!」
「他不像哥哥!而是為了雕刻——」
「有點糾紛罷了。」橫山聳聳肩。「沒啥大不了,已經解決啦,只是為瞭解決糾紛,花了一筆錢——」
「賠償費嗎?」正造說。「你的作品被人起訴是盜用別人的設計,我曉得。」
橫山頓時臉紅耳赤,氣忿地說:
「巧合罷了!只不過偶爾相似……那個判決是不當的!」
「無論如何,那一億元非給不可吧!」
昌代突然用撒嬌的語調說[
「爸爸,拜託嘛。跟大哥比起來,我們很少對你提出無理要求吧!」
原本在桌子底下規規矩矩地吃東西的福爾摩斯,突然跳到桌子上,叫一聲「瞄」,伸個大懶腰。時尚書屋
看到這樣,表示喜悅的是沙世和香子。時尚書屋
「好可愛。」
「小貓咪!我請你喝湯。」
兩名小女孩又吵又閙起來。時尚書屋
大概福爾摩斯覺得情勢不妙吧,它噔的下到地面,匆匆忙忙逃跑了。時尚書屋
「等等!」
「小貓咪!」
小女孩們從飯廳衝出去追貓兒了。時尚書屋
「吃飯途中,真是的。」康子皺起眉頭。「不過,孩子們也吃得差不多了,算了吧!」
片山把刀叉擺在碟子上,說:
「福爾摩斯為何跳到桌面,你曉得嗎?」
「啊?」昌代眨眨眼。時尚書屋
「因為它不想讓小孩子聽見各位的談話。雖然只有七、八歲,卻也相當理解大人的話了。當面聽見自己的父母說借錢給我什麼的,孩子會怎麼想?」
說完,片山慢吞吞地喝水。時尚書屋
「原來如此。」正造點點頭。「我也沒想到這點,我要向你的貓君道謝才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