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古董鐘》 第 6 頁


晴美多少對自己的兄長另眼相看起來,石津也是——不,他依然在狼吞虎嚥地吃着。「二郎,你是來幹什麼的?」正宏說。「我嗎?」「不可能什麼也不幹而跑到這裡吧!」「不錯。」二
作者:待考 / 頁數:(6 / 8)

晴美多少對自己的兄長另眼相看起來,石津也是——不,他依然在狼吞虎嚥地吃着。時尚書屋

「二郎,你是來幹什麼的?」正宏說。時尚書屋
「我嗎?」
「不可能什麼也不幹而跑到這裡吧!」
「不錯。」二郎頓了一會,說:「我不是來申請貸款的。只是有事報告一下而已。」
「到底報告什麼?」昌代點了一支菸,說,「一支總可以吧?」
二郎笑了。時尚書屋
「沒啥大不了的事,我決定結婚啦。」
「呵?那真恭喜了。」
「願意嫁給你的好事者是誰?」正宏問。時尚書屋
「那個好事者就在眼前,你這種說法很糟糕哦。」
二郎所說的意思,大家花了一段時間才搞清楚。時尚書屋
在這場合中的獨身女性——當然晴美不算在內——只有一個。時尚書屋
「你和山口小姐?」
「那真意外。」正造也瞪圓了眼。「我也完全不曉得。」
山口結美子臉紅心跳地站起來。時尚書屋
「對不起……我……失陪了!」
然後從飯廳奔了出去。時尚書屋
「等我一下!」
二郎也追在她後面出去了。時尚書屋
「好事好事!」正造愉快地說。時尚書屋
「喂,等一等呀!」二郎終於在走廊盡頭邊逮住結美子,「何必跑掉呢?」
「誰叫你在那個場合突然說出來嘛。」結美子瞪着二郎。「過份!怎不事前跟我說一聲?」
「對不起。不過,那是好事.我本來就想在今天這個場合告訴大家的。」
「可是……」
「沒關係吧!抑或你想改變主意?」
「改變主意,即是放棄了?」
「那我在這裡掐死你!」
「好粗暴的人。」結美子笑了。時尚書屋
二人擁吻,緊緊相擁在一起——
「瞄!」
「好浪漫!」
「安可!」
福爾摩斯、沙世和香子「三個人」正在注視這對情侶。時尚書屋
「噢!」結美子慌忙離開二郎的懷抱,「我去補補妝!」

說完就衝上樓去了……

「頭痛死啦。」片山搖頭說。時尚書屋
「什麼事頭痛?」晴美問。時尚書屋
「那還用說,當然是殺人未遂事件了。」

「噫?哥哥的工作不是捉殺人狂嗎?」
「說的也是……」片山含糊地說。時尚書屋
「打攪一下!」傳來說話聲。時尚書屋
片山等人用飯之後,來到客廳。田代家的其他成員,各自退回二樓的房間去了。時尚書屋
進來的是二郎。時尚書屋
「家父有事和片山先生談一談。」
「好。」片山點點頭。「請問老先生在哪兒?」
「書房。讓我帶路,還有——」
「什麼呢?」
「他說務必請令妹一道來。」
「樂意得很。」不用說,晴美霍地站起來了。「貓咪怎辦?」
在她說完之前,福爾摩斯已來到二郎腳畔,嚴陣以待。二郎看了大笑。時尚書屋
「哎,了不起的貓!請!」
一行人走出客廳。時尚書屋
結果,客廳裡只留下石津一個。然而他對戒備工作毫無幫助。時尚書屋
因為他睡着了。時尚書屋
「連續殺人犯很可怕嗎?」二郎邊走邊問。時尚書屋
「外表看來是個十分斯文的男人。」片山說。時尚書屋
「反而更恐怖呀。」
「不錯。必須好好看守門戶才行。」
「我也糊里糊塗的。」二郎揚揚頭皮。「時常忘記鎖門。」
「但願沒事發生就好了。」
「不過,在我進來以前,大門是開着的哦。」二郎說。時尚書屋
「在你進來以前?」
「嗯。我來到時,門並沒有上鎖。」
晴美和片山面面相覷。時尚書屋
「那就怪了。到底是誰——」片山喃喃地說。時尚書屋
二郎打開書房的門。時尚書屋
「爸爸——片山先生來了。」
「打攪啦。」片山喊,可是田代正造沒有答腔。時尚書屋
「是不是睡着了?——爸爸。」二郎向着輪椅走去。時尚書屋
「瞄!」福爾摩斯叫了。時尚書屋
「怎麼啦?福爾摩斯。」晴美問。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吧嗒吧嗒地走向時鐘,回頭看晴美。時尚書屋
「哦,停啦。」
重甸甸的金屬鐘的擺停止了擺動。時尚書屋
「爸爸!」二郎喊。「怎麼睡着了?」
片山衝到輪椅前面。時尚書屋
田代正造的頭垂在胸前,看上去睡得很安詳。時尚書屋
可是,他沒有了脈搏,手是冰冷的。時尚書屋
田代正造已經死了。時尚書屋
4
「不好了!」二郎蒼白着臉,「快叫醫生!」
「已經太遲啦。」片山說。「有沒有家庭醫生?」
「有。我們有家庭醫生,長期替爸爸看病。」
「請馬上聯絡他。」
「我得告訴大家去!」
二郎急忙走出書房。時尚書屋
「殺人事件終於發生了!」晴美說。時尚書屋
「唔。」片山擰擰頭。「可是,到處也找不到傷口,替我開燈好嗎?」
晴美走到門進。走廊上的燈光,以及暖爐的火焰,已使書房足夠明亮。時尚書屋
「什麼地方切斷了電源。」片山說。時尚書屋
「瞄!」
「福爾摩斯,你也很在意嗎?」
片山讓正造的身體稍微往前傾,仔細檢查,可是既沒出血,也沒傷口。時尚書屋
「果然有古怪。」片山說。「完全找不到傷痕,看來有必要驗屍了。」
就在這當時,正宏夫婦、橫山夫婦匆匆趕來。時尚書屋
「爸爸!」昌代奔上前,「到底是誰幹的?」
「你的意思是什麼?」片山問。時尚書屋
「可不是嗎?爸爸當然是被殺的了。」昌代困惑地說。時尚書屋
「在醫生來到之前,誰也不能下判斷。」片山說。「老先生本來心臟就不好是嗎?」
「不太好。」正宏點點頭。「最近的情形則不太清楚。」
「茂木醫生馬上來。」二郎回來說。時尚書屋
「那就先讓遺體躺下來……」昌代說,片山打斷她的話。時尚書屋
「不,保持原狀,直到暴斃的疑問解決為止。」
「二郎。」山口結美子走進來,「正造先生他……」
「嗯。剛纔家父就說過,他已不久於人世了,他想起碼可以看看媳婦的臉,所以我實現了他的願望。」
「原來如此……」
結美子緊緊咬着嘴唇,似乎沒有人流淚……
「心臟病造成的。」茂木醫生說。時尚書屋
聚在客廳的人有一瞬間沉默。時尚書屋
「他的心臟那麼差嗎?」昌代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