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古董鐘》 第 7 頁


「嗯。」白髮蒼蒼的茂木醫生拿下眼鏡來。「其實他頂多只有半年命了。加上一點心勞或受衝擊,這就完啦。」「那——不是被殺?」昌代說。「那是什麼意思?」「不,沒什麼。只是覺
作者:待考 / 頁數:(7 / 8)

「嗯。」白髮蒼蒼的茂木醫生拿下眼鏡來。「其實他頂多只有半年命了。加上一點心勞或受衝擊,這就完啦。」

「那——不是被殺?」昌代說。時尚書屋
「那是什麼意思?」
「不,沒什麼。只是覺得那就好了。」
不管是誰想槍殺正造都好,結果終歸徒然。片山想。時尚書屋
但也不能視而不見。殺人未遂的罪人仍舊存在。時尚書屋
「今晚已經遲了,明天再詳細安排後事吧!」茂木說。時尚書屋
和平日一樣處事冷靜的結美子說:「我會安排一切。」
「拜託了。老先生一直都很信任你的。」茂木向眾人致意一番,道別之後離開。時尚書屋
結美子送茂木醫生出去。時尚書屋
所有人暫時靜坐無語。時尚書屋
「嗚呼。」正宏搖搖頭。「老人家年紀也不算小了,想做的都做了。」
「不錯。」昌代點點頭。「大概也沒什麼好牽掛的了。」
「那可不一定。」片山說。「總會想知道開槍打自己的是誰吧!」
正宏和昌代對望一眼,正宏清清喉嚨。時尚書屋
「你是片山先生吧!」
「是。」
「怎樣?能不能忘掉這件事,當作沒有發生過?家父實際上並沒有被殺,若是傳出說是某個孩子是兇手的話,臉上也不光彩吧!」
「豈能這樣?」晴美冒火了。「說不定那就是使他心臟病發的原因,不是嗎?」
「說的也是……」正宏移開視線。時尚書屋
「大哥干的?」昌代冷冷地說。時尚書屋
「胡說!我怎會幹那種事?」
「可疑嘛。」昌代聳聳肩。時尚書屋
「你想把罪名推給我,一個人獨占遺產?辦不到!」
「對!老公,加油!」康子在旁激勵自己的丈夫。時尚書屋
片山覺得厭煩起來。時尚書屋
「總之,現場有槍,必須找出犯人來,縱使正造老先生不在人間了。」
「刑警的月薪有多少?」昌代說。時尚書屋
「啊?」
「我們付你一年的薪水,可不可以收手不理?」
片山也會發脾氣的,他很想叫福爾摩斯撲上去抓昌代的臉。時尚書屋
「咦,醫生來了。」晴美說。時尚書屋
山口結美子和茂木醫生都回頭了。時尚書屋
「怎麼啦?」片山問。時尚書屋

「車匙不見了。」結美子說。時尚書屋
「糟糕。」茂木皺起眉頭。「因為趕時間,而且晚了,所以我讓引擎開着。好像有人把車匙拿走啦。」
「可是——誰呢?」
「會不會是小孩子調皮?啊,沙世,你有沒有把車匙拔掉?」
沙世穿著睡衣走進來,聽見康子這樣問,她搖搖頭。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
「哦。已經很晚了。怎麼還沒睡?」
「大哥哥在和香子玩嘛,我也跟他玩了一會。」
「大哥哥?大哥哥是誰?」
「不認識的人。」
片山和晴美面面相覷——不可能是「他」吧!
「請大家留在這兒。」
片山囑咐一聲,催促石津,一同走出客廳,在住樓梯途中,上面傳來說話聲。時尚書屋
「嗨,各位晚安。」
抬眼一望,但見樓梯的休息平台上,站着一名年輕男人,打領帶穿西裝,需出溫和的笑容。時尚書屋
然而,香子抱在他手裡。時尚書屋
「就是他!」片山喃喃地說。「石津,別動手!」
「看來你們是刑警先生吧?」年輕男人說。時尚書屋
「慢慢聊好了,你把孩子放下好嗎?」片山說。時尚書屋
「她睡着了,我不能放下的。」
「香子!」昌代奔過來。「你想幹什麼?放開我的女兒!」
「我只是借用一下而已,太太。」男人微笑着。「如果把她還給你,我又得回醫院啦!」
「車匙是你拿去了?」
「對。配合得恰是時候,我要開車走。」男人說。「各位,請退後。時尚書屋
如果有人出手,這孩子的性命可不保羅。」
依片山的處境來看,現在只能服從了。時尚書屋
昌代花容失色,需要丈夫扶着才站得穩。時尚書屋
片山指示大家:「退到客廳去。」
福爾摩斯,福爾摩斯呢?時尚書屋
這麼緊要關頭,竟然到處找不到它的影子。時尚書屋
「假如封鎖現場或派人追蹤的話,你們知道會怎樣吧!」
他說話的方式像女性一樣溫柔,反而令人覺得恐怖。時尚書屋
香子在男人的臂腕裡酣睡着。時尚書屋
「告辭啦。」
男人走到玄關,反手開門。時尚書屋
「請各位深思,不要輕舉妄動才好。」
男人正要關門之際,一塊褐色的肉團——福爾摩斯——對準他的臉撲過去。時尚書屋
原來福爾摩斯在「外面」!
「哇!」
意料之外的攻擊使男人腳步踉蹌,香子從他手上掉落,發出嘭的響聲。時尚書屋
「石津!」片山喊一聲,衝了上去,「拜託了。」
片山抱起嚇醒了的香子,衝回晴美那邊。到了這種地步,石津也無所顧忌了。時尚書屋
「咚」一聲,男人暈倒在地。時尚書屋
「不愧是福爾摩斯。」晴美把悠悠然走回來的福爾摩斯抱起。「你知道才出去外面的吧!」
「瞄!」
福爾摩斯彷彿在說「可不是」……
「嘿。」男人摩挲下巴,苦笑着說。「竟然敗在一隻貓手裡!」
「巡邏車馬上到。」片山說。「有一件事要問你。」
「什麼事呢?」
男人縱使被手銬扣住,一點也不見懊悔,反而顯得十分愉快的表情。時尚書屋
「這裡的正造老先生不是你殺的吧?」
「你說坐輪椅的老人?他問我可不可以殺了他哩!」
「你說什麼?」
「我躲在書房裡,被他發現了。但我不想殺一個毫無抵抗力能力的老人家。」
「那——你們談過了?」
「不錯。」男人點頭。「他說,孩子之中有人想殺他,所以問我可不可以先下手。」
「為什麼?」
「如果我先殺了他,別人就不能殺他了呀!」男人說得好像理所當然似的。時尚書屋
「他不想自己的孩子犯殺人罪吧!」晴美說。時尚書屋
「我可沒有殺他哦。」男人說。時尚書屋
「除此以外呢?」
「他叫我偷偷離開,還給了我一點錢。他的確是個好人。」男人說。「不過,我需要更安全的保障,我在屋裡找了一趟,找到那個睡着了的孩子。」
「原來如此。」片山點點頭。「這麼說,正造先生是自然死亡的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