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古董鐘》 第 8 頁


「瞄!」福爾摩斯叫。「怎麼啦?」福爾摩斯大搖大搖地走向暖爐那邊,又叫了一聲。晴美追隨它所注視的方向。「有什麼烤焦了。好像是塑膠的味道。」「拿出來看看吧!」晴美揪
作者:待考 / 頁數:(8 / 8)

「瞄!」福爾摩斯叫。時尚書屋

「怎麼啦?」
福爾摩斯大搖大搖地走向暖爐那邊,又叫了一聲。晴美追隨它所注視的方向。時尚書屋
「有什麼烤焦了。好像是塑膠的味道。」
「拿出來看看吧!」
晴美揪出來的是個烤焦的塑膠袋……
「這是電線。」片山說。「怎麼把這種東西放在火裡?」
福爾摩斯走出客廳,片山和晴美隨後跟着。時尚書屋
福爾摩斯走進書房,在時鐘面前停下來。時尚書屋
「唔……」片山沉吟着,「鐘停止了,如果正造老先生進來這裡,見到鐘擺不動了……」
「大概會用手動一動吧!」
「就是這個要命。」片山打開鑲玻璃門,看著鐘擺。「鐘擺是金屬造的,如果事先將它和電線連接起來,讓電流通過——」
「觸電?」
「即使不是太高的電壓,光是受到衝擊,衰弱的心臟也承受不了的。」
「其後只要拆掉電線,關上時鐘的玻璃門就行了。」
「因為沒關燈,比較暗的光線中看不見有電線接在鐘擺上。」

「畢竟是謀殺啊!」
片山和晴美走出書房,回到客廳。時尚書屋
石津在監視殺人犯,其他人已經撤回自己的房間去了。時尚書屋
「究竟是誰幹的?」晴美說。時尚書屋
「不清楚。但有手槍,以及電線,只要一查就知道了。」
片山說。時尚書屋
「我想可以排除二郎先生和結美子小姐,他們已經知道正造老先生活不久了。」
「可能是橫山干的。在電氣開關上面做手腳的事,手藝不靈巧的人做不倒。」
「那麼,手槍也是他的?」
「他把槍放在自己的膝蓋上,又事先裝醉,誰也想不到他就是當事人吧!仔細一想,當時只有橫山沒有站在蛋糕周圍,而是繞到老人家背後。」
「唉,什麼藝術家嘛。」
「人是最討厭的東西。」年輕男人說。「起碼我不會為了某種利益而殺人。」
「有什麼好自豪的!」石津沉着臉說。時尚書屋
「我還是住醫院輕鬆。世上的人令我疲倦……」男人自言自語地說。時尚書屋
傳來警笛聲,片山站起來。時尚書屋
「巡邏車來啦。」
男人被警察帶走了,片山在玄關相送。時尚書屋
「麻煩你啦。」男人向片山行個禮,又喊:「拜拜!」
不知何時,香子下來了,向男人揮手。時尚書屋
男人笑逐顏開。時尚書屋
「再見!乖乖的哦!」男人說。時尚書屋
片山等人回到客廳。時尚書屋
「好奇妙。殺人犯就像小孩子一樣。」
「有時單純也是一件可怕的事。」片山說。「半夜了——不,快天亮啦。」
「對不起。」結美子走進來。「要不要吃點消夜?」
石津頓時臉色一亮。時尚書屋
「贊成!」
片山苦笑不已。「這種單純絶對不是犯罪,是不?福爾摩斯。」
福爾摩斯在沙發上蜷成一團,愛理不理地「瞄」一聲了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