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自取滅亡 第 1 頁


伊恩·弗萊明 著「你明白嗎?」德克斯特·斯邁爾斯少校對章魚說,「如果今天我成功的話,有你好受的。」他頭戴着帕爾力潛水面罩,自己的呼吸在面罩上形成了一層水氣。他在海底
作者:待考 / 頁數:(1 / 11)



伊恩·弗萊明 著

「你明白嗎?」德克斯特·斯邁爾斯少校對章魚說,「如果今天我成功的話,有你好受的。」
他頭戴着帕爾力潛水面罩,自己的呼吸在面罩上形成了一層水氣。他在海底沙灘的海草旁站了起來,水剛好沒到他的腋窩。他取下面罩,啐了一口唾味,把面罩用海水洗了一下後,又戴到頭上,再一次潛入水中。時尚書屋
章魚那雙棕色斑點的眼睛從珊瑚洞裡探出,小心地打量着他。一根微小的觸鬚躊躇不安地一寸一寸地從陰暗的洞中伸了出來。斯邁爾斯滿意地微笑了。他與章魚打交道已有兩個月了。時尚書屋
如果再有一個月時間,他肯定能馴服這可愛的傢伙。可是,他不可能再有這麼長的時間了。本來今天他可能利用這個機會去撫摸一下那根觸鬚,表示友好的握手,可他不得不用魚叉挑着一塊鮮肉給它遞過去。他默默地想著,如果他真的向它表示友好,這傢伙的其它角須都會一起伸出洞來,纏住他的手臂。時尚書屋
只要他被它拖下水去,面罩上的出氣閥會自動關閉,他就會被悶死;如果他扯掉閥門,水會進入面罩將他淹死。時尚書屋
或許他可以用魚叉猛刺,可現在還不是殺死它的時候,也許今天晚些時候可以這麼幹。這樣做也許是擺脫困境最快的方式,但現在還不行,否則那個有趣的問題又無法打到答案。他曾向大學的本格利教授許下諾言要解決這個有趣的問題。時尚書屋
德克斯特·斯邁爾斯少校是英國皇家海軍的退役軍官。他英俊、瀟灑,是個勇敢機智的軍官。即使在他最後服役的那個特殊的部隊裡,他輕易地征服了那些負責通訊和機要工作的姑娘們。這一切當然已是昔日的風流軼事。時尚書屋
如今他已是五十四歲,頭頂微禿,腹部下垂,而且已發作過兩次冠心病。就在一個月前,他的醫生曾向他發出了嚴重警告,以防冠心病的再次復發。然而,他精心選擇合身的衣服,用一根皮帶巧妙地把腹部托住,外面再圍上一條寬大美觀的腰帶,在鷄尾酒會或宴會上,他仍然是一位英俊的男士。這使他的朋友和鄰居驚訝不已。時尚書屋

醫生限制他每天最多隻喝兩盎司威士忌和抽十支雪茄,但他對此從不在乎。抽起煙來仍象根菸囪;而且每晚都喝得爛醉如泥。時尚書屋
事實上,斯邁爾斯已瀕臨死亡的邊緣。雖然他看上去象是一棵堅硬的樹木,但樹皮已經腐爛,熱帶地區的懶惰、自我放縱、心中沉重的負罪感和自我厭倦的情緒象白蟻一樣已把他昔日堅實的軀幹變成枯株朽木。兩年前瑪麗去世以來,他不曾愛過任何人。雖然他甚至不敢確定自己是否真正愛過瑪麗,但有一點十分清楚。時尚書屋
那就是他常常懷念她對他的愛,在頭腦中時常出現她的歡快、責罵和發怒的樣子。在北海邊,他也常和別人交往,吃別人的土司,喝別人的馬丁尼酒,但是,他卻瞧不起那些人,把他們看作是批國際賤民。時尚書屋
事實上,他可以和那些士兵、農場主、海濱種植園主、技工或政治家交朋友,但是那樣做將意味着他應重新開始生活,揚起新的生活風帆,可這又與他長期養成的隋性、麻木不仁的生活態度格格不入。至少應該戒酒吧?顯然他又不願意這樣做。因此,斯邁爾斯少校對一切都感到厭倦。他早就從當地醫生處那裡搞到一瓶巴比妥酸鹽。時尚書屋
只要一瓶下肚,一切煩惱就可煙消雲散,可他卻因某種原因沒有這樣去做。時尚書屋
酗酒過度的人可分為四種類型:多血質、粘液質、膽汁質和憂鬱質。多血質的醉鬼會在自得其樂中變為歇斯底里和白痴。粘液質的人常表現為悲觀失望;膽汁質的人如同漫畫家筆下的酒鬼,常在酒後行兇打人或搗毀東西,所以大半生往往在監獄中度過。而憂鬱質的人則自悲自憐、感情脆弱,在淚水中終其一生。時尚書屋
斯邁爾斯少校是一個憂鬱質人。他給自己的別墅取名為「微浪」。他用別墅旁五英畝海濱上的鳥、蟲、魚、和珊瑚礁編織夢幻,自己沉緬于其中。他把魚視作自己的孩子,無微不至地愛護它們。時尚書屋
兩年來,他已與它們產生了親密的友誼,痛愛他們,也相信它們也同樣愛戴着自己。時尚書屋
他每天定時去飼養它們。它們只要一見到他,就象動物園裡的動物見到了自己的飼養員一樣。他不時地為海底的動物扯去擋道的海藻,攪拌沙子或挪動石塊。他有時還為較小的動物搗碎魚卵和海膽作食物;為較大的動物提供可食的腐質物。時尚書屋
現在當他緩慢而笨拙地游弋在礁石之間,各種魚類都毫無畏懼並充滿期望地聚集在他的周圍,撲向他手中魚叉的尖端。在它們看來,這魚叉好似是一隻裝滿食物的湯匙。小魚在他的面罩的玻璃前擺動着魚尾,向他問好,甚至連好斗的水蠆也無所畏懼地在他腳上和腿上輕輕叮咬,以引起他的注意。時尚書屋
可斯邁爾斯少校今天卻沒有心思與那些色彩斑斕的小傢伙玩耍。他只能點頭向它們致意,招呼它們。一隻全身點綴着艷麗的藍色斑點的水蠆在水中一閃一閃地從他身旁游過。它的色彩就象沃斯寫的《夜間飛行》中那個閃爍星光的瓶子。時尚書屋
一條尾巴上長着一對黑色假眼睛的蝴蝶魚從他眼前游過。他嘆了口氣說:「對不起,小傢伙,今天不能和你玩耍。」一條足有十磅重靛藍色的鸚鵡魚緩緩游來,他喃喃自語道,「你太胖了,藍色的小子。」他心不在焉地說著,心裡一直在想著另一件事。時尚書屋
今天他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干,他的眼睛一直在尋找礁石中魚類的仇敵——鋸鮋,並且一找到它就要把它殺死。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