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自取滅亡 第 10 頁


他輕輕地站立起來,看到這東西背上的毒針一根根豎了起來。這是一個大傢伙,大約有四分之三磅重。他準備好魚叉,慢慢向前挪動。這時,這條憤怒的魚眼睛瞪得圓圓的,警惕地注視着他。他應儘可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1)

他輕輕地站立起來,看到這東西背上的毒針一根根豎了起來。這是一個大傢伙,大約有四分之三磅重。他準備好魚叉,慢慢向前挪動。這時,這條憤怒的魚眼睛瞪得圓圓的,警惕地注視着他。時尚書屋

他應儘可能從它的背鰭處猛刺過去,否則他從經驗中得知,那些有倒鈎如同針尖一樣鋒利的毒刺會猛刺過來傷人。他雙腳離開海底,小心緩慢地向前游去,一隻手舉叉,另一隻手划著水。時尚書屋
他突然朝着鋸鮋猛刺過去,但是鋸鮋已察覺到了漁叉靠近時引起的水震。它突然揚起一陣沙子,垂直騰起,一下子地從斯邁爾斯少校的腹下一穿而過。時尚書屋
斯邁爾斯少校咒罵著,跟着它游去。它又慣技重演,在附近的一塊海藻覆蓋的岩石旁偽裝起來,把自己偽裝得與海藻一樣,慢慢停在了海藻邊上。斯邁爾斯少校慢慢地又向前游了幾英呎,突然舉叉向下猛刺。這次他準確地刺中了它,鋸鮋在漁叉尖上痛苦地抽搐着。時尚書屋
興奮和剛纔與鋸鮋的搏擊使斯邁爾斯少校氣喘心跳,他感到那種熟悉的疼痛又悄悄地在他的胸部蔓延加劇。他用漁叉把鋸鮋完全刺穿,手握漁叉浮出了水面。他穿過海濱沙灘,來到海葡萄樹下的那張木椅旁,順手把叉着仍在抽搐着的獵物的漁叉往腳旁的沙灘上一扔,便在椅子上坐下來。時尚書屋
五分鐘後,斯邁爾斯少校感到太陽穴有些麻木。他漫不經心地朝身上看了一看,整個身體因恐懼,頓時變得僵硬起來。一塊大約一隻板球大小的皮膚已經由棕褐色變成了白色。在它的中間,有三個滲出來的小血珠。時尚書屋
斯邁爾斯不由自主地擦去血珠,露出了三個針眼兒大的刺孔。斯邁爾斯少校回想起剛纔鋸鮋騰起,從自己身邊游過的情景。他大聲吼道,聲音中充滿畏懼卻沒有敵意,「你刺中了我,你這壞傢伙!你刺中了我!」
他平靜地坐在椅子上,看著自己的身體,回憶着他從大學借的一本書《危險的海洋動物》上所講的有關鋸鮋刺傷的情況,他在刺孔周圍發白的地方輕輕按了一下。皮膚已變得完全麻木。他感覺到了皮膚下肌肉在開始顫痛,很快這種顫痛就會變成劇痛,並會迅速擴展到全身。那種疼痛使他在沙灘上打滾。時尚書屋
他會一邊翻滾,一這尖叫,口吐泡沫,然後神志昏迷,痙攣不已,直到失去知覺,最後會因心力衰竭而死亡。按書本上的說法,整個發作過程到死亡將在一刻鐘內完成。他知道他在世還能生存十五分鐘,而且是痛苦掙扎的十五分鐘。當然,如果他有藥,如普魯卡因、抗菌素和抗組胺劑,如果他衰弱的心臟能頂得住的話,他還有搶救的可能。時尚書屋

但是,即使他能爬上通往房間的階梯,讓人通知醫生,而且醫生有這些新藥,醫生也不可能在一小時內趕到。時尚書屋
一陣劇痛在斯邁爾斯少校的體內發作,疼痛使他直不起身子。疼痛不斷加劇,已擴展到了胃部和四肢。他嘴裡散髮出一種灼熱金屬一樣的怪味道,雙唇如針一般疼痛。他大聲呻吟着,從木椅上倒在沙灘上。時尚書屋
身旁沙灘上傳來一陣撲打聲,這使他想到了鋸鮋。陣發性劇痛的間歇期中,他整個身子雖然仍火燒火的,但是在痛苦的掙扎中他的大腦卻是清醒的。一切照常!實驗!
無論如何他必須去給章魚喂午餐!
「哦,章魚,我的章魚,這可是你最後一頓飯。」
斯邁爾斯少校呻吟着在沙灘上爬行。他摸找到了自己的面具,費勁地把它戴在頭上。然後他一手抓起尖端挑着還在擺動的鋸鮋的漁叉,一隻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蠕動身軀,順着沙灘的斜坡向水中滑去。時尚書屋
從他下水處到章魚藏身的珊瑚礁有五十碼遠的淺水灘。斯邁爾斯少校一邊走一邊在面具中尖叫着。雖然大部分路程他是跪着走過去的,但不管怎樣,他馬上就要走到了。水更深了,他不得不直起身站起來走,渾身疼痛使他搖搖晃晃,好象一個牽線木偶。時尚書屋
終於走到了。他以極大的毅力平衡着自己的身體,把頭埋在水裡,讓海水湧進面具,清洗玻璃上他剛纔喊叫時留下的水氣。時尚書屋
血從他被咬破的下唇上淌了出來。他小心地彎下腰,窺視着章魚的窩。那褐色的傢伙果然在那裡,興奮地躥動着。它怎麼會如此興奮?斯邁爾斯少校看了一下周圍,看到自己那黑色的血珠在水中慢慢下沉擴散。時尚書屋
他明白了。這可愛的傢伙要嗜他的血。一陣箭刺般的疼痛使斯邁爾斯少校再一次暈眩。他聽到自己在面具裡瘋狂地胡言亂語:「振作起來,老夥計!你一定要把午餐喂給章魚!」他極力鎮靜下來,降低漁叉,把鋸鮋伸向章魚蠕動的嘴巴。時尚書屋
他不知道章魚是否會吞掉這誘餌。這正是將致斯邁爾斯少校于死命的毒餌。章魚對它有免疫力嗎?要是本格利教授能在這裡親自觀察有多好啊!章魚的三根觸角興奮地顫動着,伸出來繞着鋸鮋一個勁地搖晃。斯邁爾斯少校只覺眼前灰濛蒙的一片。時尚書屋
他知道,自己已到了死亡的邊緣。他用力地搖搖頭,想使自己清醒。就在這時,章魚的觸角猛地伸出,但不是伸向鋸鮋,而是伸向斯邁爾斯少校的手臂。斯邁爾斯少校撕裂的嘴向上彎曲,苦笑着,他終於和章魚握手了!這對他來說,是多麼令人興奮啊!
章魚無情地纏住他的手臂。斯邁爾斯少校此時意識到了可怕的結果。他用盡最後的力氣舉起漁叉向下猛刺,想把鋸鮋送入章魚的肉團中,但他的手臂則更多地暴露給了章魚。章魚觸鬚向上一卷更加無情地把他纏得更緊了。時尚書屋
一切都完了。斯邁爾斯少校摘去面罩,發出一聲絶望的慘叫聲。接着,他的頭一低,沉入了水口。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