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自取滅亡 第 4 頁


聽到「讓我再給你一些提醒」這句話,斯邁爾斯少校感到非常熟悉。他過去在試圖套出德國特務的口供時,曾經常使用過這類語言。現在他自己處于被審問的地位,可不要慌了手腳,要沉住氣。這些年來他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1)

聽到「讓我再給你一些提醒」這句話,斯邁爾斯少校感到非常熟悉。他過去在試圖套出德國特務的口供時,曾經常使用過這類語言。現在他自己處于被審問的地位,可不要慌了手腳,要沉住氣。這些年來他天天擔心,夜夜害怕的事現在出現在面前。時尚書屋

他曾多次模似過這類的審訊,也準備過多方面的防備之策。斯邁爾斯少校搖了搖頭說:「恐怕我全都忘了。」
「他是一個灰白頭髮、瘸了一條腿的人。他會說一點英語,戰前曾是滑雪教練員。」
斯邁爾斯少校故作鎮靜地看著那雙冷峻而明亮的眼睛,「對不起,我實在想不起來。」
邦德從衣服口袋中掏出一個藍色的小本子,翻了翻後,抬起頭說,「那段時時,你用的是一支0.45英吋威伯利手槍,編號是8967/362,對嗎?。」
「是這樣的,是一支威伯利手槍,但十分笨重。要是那種槍具有當今格爾或威力更大的伯雷塔手槍的優點就好了。但槍身的號碼我記不清了。」
「槍身號碼絶對正確。」邦德說,「我已核查過你領槍時和退還時的手續單。那兩張單上都有你的簽字。」
斯邁爾斯少校只好聳了聳肩說,「好吧,看來那槍肯定是我的了。但是,……」他的聲音顯出憤怒和不耐煩的語氣,「如果我可以問一下的話,你問的這些是什麼意思?」
邦德用帶挑戰性眼光看著他,但仍舊語氣溫和地說,「斯邁爾斯,你對此事再清楚不過了,」他停了一下,顯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聽我說,我現在到花園去十分鐘。你利用這時間好好回想一下,再給我答覆。」
接着,邦德又嚴肅地補充道:「對你來說,如果自己把真相說出來,事情就好辦多了。」他走向通往花園的門邊,轉過身說:「我想這問題能否講清只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罷了。你知道,昨天我在金斯敦和傅家兄弟交談過。」說著,他向外面的草坪走去。時尚書屋

邦德出去後,斯邁爾斯少校感到身上的壓力減輕了,至少那種絞盡腦汁地編造故事和推脫暫時結束了。如果這個叫邦德的人與傅家兄弟見過面,他們肯定已把一切都告訴他了。他們最不願意和政府的人作對。況且,他們那裡剩下的金磚頂多只有六英吋了。時尚書屋
斯邁爾斯挺了挺身,站了起來,走到琳瑯滿目的餐具櫃邊,給自己又倒了一杯白蘭地和薑汁酒。趁着還有時間,他不妨縱慾快樂一下!今後可能不會有很多這樣的快樂了。他走回椅子,點燃了今天的第2十支香煙。他看了看表,已十一點半鐘了。時尚書屋
如果他能在一小時內擺脫這個討厭的傢伙,他還會有足夠的時間和他的魚兒玩一玩。他坐了下來,一邊飲着酒,一邊整理着自己的思緒,逼迫着自己的思緒回到昔日的歲月之中。時尚書屋
在迪芬布魯納旅館的一間較大的房間中,放著兩張床。其中一張床沒有睡人,上面散亂地堆放著一疊疊黃灰色的檔案。斯邁爾斯負責整理這些檔案。時尚書屋
在諸多檔案中,他只挑選出一些典型材料,尤其注意那些標有「司令部」和「絶密」的紅標頭檔。這種檔案不算太多,主要是一些有關德國政府要員、竊聽到的盟軍密碼以及秘密據點的位置的絶密報告。這些東西自然成為一分隊的主要目標。斯邁爾斯少校在仔細審閲這些檔案時,心裡總是十分激動。時尚書屋
檔案中提到的食物、爆破器材、槍支、諜報記錄以及蓋世太保全體人員的檔案簡直是不可多得的財富!
那天,他在翻閲這些材料時,突然發現了一個用紅蠟密封的信封,上面寫着:「非特殊情況,不得拆封」的字樣。他拆開了信封。裡面只有一張紙。時尚書屋
紙上沒有簽名,只是用紅筆寥寥寫了幾個字。上面寫着:「經費」;下面寫着:「荒僻的凱撒山,弗蘭茨斯坎納哨所向東一百米左右石丘中藏有一個裝有兩塊金磚的的子彈箱。」最後是一張標明金磚大小的表格。時尚書屋
按照這張表格,每塊金磚差不多有兩塊普通磚頭大小。他想,一個含金量僅十八克拉的金鎊硬幣可值二三英鎊。那麼,這可是一筆橫財!他一時不知所措,但表現得相當冷靜沉着。為了防備他人闖進來,發現這一秘密,他劃了一根火柴點燃了那張紙和信封,然後把灰燼弄碎後倒進廁所。時尚書屋
他拿出奧地利大比例軍用地圖,立刻找到了弗蘭茨斯坎爾哨所。從地圖上看,這一地區位於凱撒山東麓最高峰下面一個渺無人煙的馬蹄形隱蔽處。時尚書屋
巨大的齒狀岩石山脈在基茨比厄爾以北構成了一條恐怖的保護網。那個石堆大概就在那裡,他用手指在地圖上點了點。整個路程不過十英里,但五小時的山路可不是好對付的。時尚書屋
如同邦德剛纔描述的那樣,他清早來到奧布歐霍薩的小屋,拘留了他,並對那些滿面流淚的家屬說,他要把奧布歐霍薩帶到慕尼黑的審訊營地。如果經審訊發現奧布歐霍薩過去未給德國人效過勞,他可在一周內回家。如果家屬要吵閙滋事,那將給奧布歐霍薩帶來更多的麻煩。斯邁爾斯拒絶說出他的名字,並事先去掉了他吉普車的號碼。時尚書屋
他想,二十四小時後,他所在的一分隊就要開拔。在軍事管制政府到達基茨比厄爾時,接管的紛亂狀況會使此事消聲滅跡。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奧布歐霍薩便從驚嚇中恢復了鎮定。他是個相當不錯的小伙子。斯邁爾斯老練地和他談着奧布歐霍薩熟悉的滑雪和登山事項。沒過多久,他們便成了朋友。時尚書屋
他們沿著凱撒山腳來到庫夫施泰因。斯邁爾斯把車開得很慢,對沐浴着曙光的山峰大加讚美。最後,在金峰腳下,他把車子拐進一條雜草叢生的林間小路。他在座位上轉過身來,對奧布歐霍薩說,「奧布歐霍薩,我們有很多共同的興趣。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