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自取滅亡 第 5 頁


通過你的言談舉止,我相信你與納粹沒有任何關係。現在,我把我的打算告訴你。今天我們爬凱撒山,然後我用車送你回基茨比厄爾,並向我的上司報告,你已經在慕尼黑審查過了。」他快活地笑着說,「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1)

通過你的言談舉止,我相信你與納粹沒有任何關係。現在,我把我的打算告訴你。今天我們爬凱撒山,然後我用車送你回基茨比厄爾,並向我的上司報告,你已經在慕尼黑審查過了。」他快活地笑着說,「你看,這樣行嗎?」

奧布歐霍薩激動地流下淚水。斯邁爾斯少校真夠朋友。作為一個敵占區的人來說,他能搞到什麼證件表明自己是個愛國公民嗎?當然斯邁爾斯少校的簽名就足夠了。時尚書屋
他一個勁地向斯邁爾斯少校表示感謝後,吉普車開上一條遠離大道的小徑。他們不慌不忙地下了車,走過山腳下的松樹林,向高山攀登。時尚書屋
斯邁爾斯完全做好了登山的準備工作。他穿了一件軍用夾克衫,一條短褲和一雙結實的美國傘兵用的橡皮底靴子。身上唯一的負擔是那支威伯利手槍。不過,槍總是要帶上的,奧布歐霍薩畢竟是一個敵人,何況到時候槍要發揮其作用。時尚書屋
奧布歐霍薩穿著漂亮的制服和靴子。用於登山是可惜了一些,但他並不在意。他告訴斯邁爾斯少校,上山的路用不着繩子和鐵鉤,而且山上還有一個小屋。這座小屋叫作弗蘭茨斯坎納哨所,他們可以在那裡休息一下。時尚書屋
「是這樣嗎?」斯邁爾斯少校問道。時尚書屋
「那當然。哨所下面有一條小冰川,非常漂亮。不過,由於那裡有很多裂縫,我們必須繞過它爬上去。」
「那好。」斯邁爾斯少校若有所思地說,眼睛直直地盯着奧布歐霍薩佈滿了汗珠的後腦勺。他一邊看著,一邊想,這傢伙中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伙子,把他幹掉,就象放倒一根樹木一樣容易。唯一使他傷腦筋的是如何把那些東西搬下山去。時尚書屋
他是否可以把那些金磚背在背上?那些金磚可能裝在一個彈葯箱中或裝在一個古色古香的器具裡。只要箱子結實,他可以在下山的路上讓它順着坡滑下來。時尚書屋
在地圖上看上山的路並不遠,可是走起來卻顯得那樣的漫長。當他們越過森林綫時,太陽出來了,天氣一下子變得非常炎熱。四處是怪岩和碎石。時尚書屋
當他們走到了最後一堵峭崖下,那令人恐懼的灰色怪岩直刺頭頂的藍天,剛纔爬過的小徑上碎石沿著山坡隆隆地滾下去,使陡峭的山地增添了險惡的氣氛。他們半裸着上身,大汗淋漓,汗水順着身子和腿淌進了靴子。雖然奧布歐霍薩是個瘸子,但他走得很快。他們在一條湍急的小溪旁停下來喝喝水,擦擦身子。時尚書屋
奧布歐霍薩對斯邁爾斯少校健康的體魄奉承了幾句,而斯邁爾斯少校此時滿腦子充滿了夢想,只是信口開河地回答說,所有的英國士兵都是這樣的。時尚書屋

休息片刻,他們又開始攀登。攀上光禿禿的峭壁並不太難,哨所或者說登山者的小屋估計就修在山脊上。前人已在峭壁上鑿有蹬腳的石穴,偶爾還可以發現幾根打入岩縫的鐵樁。但如果他單獨來的話,他無論如何也找不到這條小道。時尚書屋
選擇路線遠比所想象的要困難得多。他為自己帶了一個嚮導感到得意。時尚書屋
有一次,奧布歐霍薩抓一塊岩石,試圖找一個支撐點,但由於這塊巨大的岩石因多年的雪凍霜打已鬆碎了,手一抓上去,便開始滑動,轟隆隆地滾落下山。幸虧他急中生智,抓住了另一塊岩石,才避免自己落下山去。這隆隆聲使斯邁爾斯少校突然想起了什麼。時尚書屋
「附近有人住嗎?」當他看著石塊滾下山時,問道。時尚書屋
「不可能有。要到庫弗施泰因附近才會有人煙。」奧布歐霍薩說。他指着那些光禿禿的山峰說道:「這裡沒有牧草,又缺水,除了登山的人來這裡外,不會有人來。時尚書屋
而且,自從戰爭爆發以來……」他說了半句話,突然不再說下去。時尚書屋
已繞過了犬牙交錯的冰川,現在到山頂只剩下最後一段路了。斯邁爾斯少校特別注意觀察路旁冰隙的寬度和深度。不錯,這是下手的好地方。就在他們頭頂,也許可往上爬一百英呎,在山脊的背風處下有一座檐板被風雨剝蝕的小屋。時尚書屋
斯邁爾斯少校估量了斜坡的角度,不錯,它几乎是垂直下降的。時尚書屋
是現在動手還是等一會兒?他最後決定還是稍等一會兒為好,因為最後一段路究竟怎麼走還需要奧布歐霍薩的指點。時尚書屋
從山腳爬到了那間小屋,他們剛好用了五個小時。斯邁爾斯少校說他想輕鬆一下,便裝着漫不經心地沿著山脊向東走去。山峰兩旁是奧地利和巴伐利亞特有的景色,然而他卻無暇欣賞。他仔細數着自己的步子。時尚書屋
在一百二十步的地方,有個圓錐形的石堆,好象是為某個去逝的登山者所立的紀念碑。時尚書屋
此刻,然而斯邁爾斯少校恨不得立刻就搗碎它,挖出埋在下面的珍寶。但他沒有這麼做。他拔出手槍,斜視着槍筒,將子彈壓上膛。然後,向回走去。時尚書屋
在海拔一萬多英呎的高處天氣寒冷,奧布歐霍薩在小屋中正忙着生火。時尚書屋
斯邁爾斯少校儘量控制自己,不讓奧布歐霍薩察覺自己心中的顫慄。時尚書屋
「奧布歐霍薩,」他裝作快活地說,「你能出來給我介紹一下這裡的風景嗎?這兒的景色真不錯。」
「好的,少校。」奧布歐霍薩跟着斯邁爾斯少校走出屋子。走到屋外時,他伸手從褲子口袋中掏出一個紙包。他打開紙包,從中取出一根堅硬的臘腸,遞給少校。時尚書屋
「這是我們自己做的燻肉。」他不好意思地說,「咬起來很費點勁,但味道還可以。」他笑着說,「有點象西部電影中人們吃的那種東西。」
斯邁爾斯少校斜眼看了一下。在此之前,也許看到這東西他會感到噁心。時尚書屋
他說:「你先把它放在小屋裡吧,我們獃會兒回來再吃。到這邊來,我們在這兒能看到因斯布魯克嗎?」
奧布歐霍薩彎腰進了屋,很快便走了出來。斯邁爾斯少校跟在他後面。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