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自取滅亡 第 9 頁


他喜歡自己的「微浪」別墅,並在這裡定了居。在他第2次犯冠心病之後,他開始自我縱飲,經常暴飲,等待死亡的到來。正是這時,這個叫邦德的出現了。斯邁爾斯少校舉起手來,看了看表。已是十
作者:待考 / 頁數:(9 / 11)

他喜歡自己的「微浪」別墅,並在這裡定了居。在他第2次犯冠心病之後,他開始自我縱飲,經常暴飲,等待死亡的到來。正是這時,這個叫邦德的出現了。時尚書屋

斯邁爾斯少校舉起手來,看了看表。已是十二點過幾分了。他站起來又倒了一杯白蘭地和薑汁酒,然後走到外面的草坪上。邦德正坐在海杏樹下凝視着大海。時尚書屋
斯邁爾斯少校走到他旁邊,拉過一把椅子坐下,把酒放在身旁的草地上。他開始從頭至尾向邦德講述自己的故事。當斯邁爾斯少校講完故事時,邦德只是冷漠地說:「不錯,與我估計的差不多。」
「我需要把我講的全都寫下來並簽上名嗎?」
「如果你覺得應該這樣做,當然可以。不過,不用交給我,而是交給軍事法庭。你以前服役的那個軍團會處理這件事的。我與司法部門沒有任何關係。時尚書屋
我要做的只是向我的上司轉交一份你所談內容的報告。他們將會把它轉送給皇家海軍。然後,它會通過倫敦警察廳送給檢查官。」
「我是否可以提個問題嗎?」
「當然可以。」
「你們是如何發現的?」「今年初,就在那條小冰川的地方,人們在河底發現了奧布歐霍薩的屍體。那時正好春雪融化,一些登山的人發現了屍體。他所有的證件和東西部完好無損。他家裡的人辨認出了他。時尚書屋
以後的事就是按此線索往下追尋。此外,屍體中的子彈最後揭露了這一切。」
「那你又是怎樣參與在這一調查中的呢?」

「綜合事務局正好屬於我的機構的職責範疇。那些材料送到了我們手中。我碰巧看了那份卷宗,而且正好又有空,我便要求承擔這個調查任務。」
「你為什麼要主動承擔這一任務呢?」
邦德的雙眼直直地逼視着斯邁爾斯少校的眼睛,說:「奧布歐霍薩恰巧是我的一個朋友。戰前他教過我滑雪。那時我還只是個十幾歲的孩子。他是個很好的人。時尚書屋
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就象父親般似地照顧我。」「哦,是這樣呀。」斯邁爾斯少校移開自己的目光,「實在對不起。」邦德站了起來,「好吧,我的任務已完成了,要回金斯敦了。時尚書屋
不,你不用送了。我自己會走到車旁的。」他看著這個老人,突然間用接近刺耳的語調說:「一星期以後,他們會派人來帶你回國的。」說完,他走過草坪,穿過屋子,向門外走去。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斯邁爾斯少校聽到了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和汽車在粗糙的道路上行走造成的碎石撞擊聲。時尚書屋
斯邁爾斯少校一邊沿著暗礁尋找他的獵物,一邊在考慮着這個叫邦德的人最後話語的確切含意。他的嘴唇在面具中不停地開合著,露出了兩排發黃的牙齒。事情很明顯,讓一個帶有左輪手槍的犯罪官員單獨留下是野蠻古老行為的翻版。按常理來說,邦德應該打個電話給政府大廈,讓他們派一個牙買加軍團的官員來把斯邁爾斯少校拘留起來。時尚書屋
在某種程度上講,邦德給他留了面子。不然怎麼會這樣做呢?這樣做明擺着是留出時間讓他自殺。自殺既可節省許多公文事務,又節約了納稅人的錢。他應該理解邦德的用意。時尚書屋
乾脆一點嗎?一槍之後他就能去陰間與瑪麗匯合。否則他必須忍受各種侮辱,繁瑣的法律程續、頭條新聞以及無聊的無期徒刑,最後不可避免地以第3次冠心病的發作結束一生。也許,他可以為自己辯護。他可以以戰爭時期為藉口解釋自己的罪過。時尚書屋
他可以編造出他是如何與奧布歐霍薩搏鬥,罪犯如何企圖攜帶黃金逃跑,他如何打死他的故事。當然,他私吞了黃金終歸是條罪狀,可是在當時,象他這樣的窮軍官面對突如其來的財富不可能無動于衷。他是否願意把自己置於法庭的擺佈之下?他似乎看見自己在受審。按照軍事法庭上的傳統裝束,他身穿一套紅色禮服,佩帶著精緻的藍色勛章,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時尚書屋
後來,由於他無法忍受各種指責,倒在了法庭上。或許這會打動某個誠心的夥伴,至少應是上校軍銜,來為他進行辯護。也許這一案件有可能上訴到高級法院,而整個案件會變成爆炸性新聞。然後,他可以擠出時間寫出他的故事,賣給報紙,或寫一本書……。時尚書屋
斯邁爾斯少校越想,心中越亢奮。別太得意了,老夥計!小心點!別忘了那個神氣十足的邦德所說的話。他上了岸休息了一下。東北方向的微風徐徐吹來,使北海岸的氣候涼爽宜人。時尚書屋
這種氣候一直要持續到八月。等他喝了兩杯粉紅色的杜松子酒,馬馬虎虎地吃完了午餐,美美地睡過一覺之後,他再來更謹慎地思考這些問題。晚上他得去喝點鷄尾酒,到海濱俱樂部去吃飯,再玩幾盤橋牌。回家後,應好好地睡一覺。時尚書屋
當他想到這些親切的日常生活時,他感到欣悅,邦德的陰影也模糊不清了。時尚書屋
喂,鋸鮋,你在哪裡?章魚還等着它的午餐呢!斯邁爾斯少校從沉思中回到現實,重新集中他的注意力,眼睛四處搜尋着,繼續沿著珊瑚叢中的淺谷向那塊白色的暗礁游去。時尚書屋
突然,他發現了龍蝦的兩根尖利的觸角。這是西印度洋的刺龍蝦,鋸鮋的遠親。它的觸角好奇地向他伸出,身體藏在一個黑礁石下的深深的裂縫中,不斷地攪動起水渦。從它粗壯的觸角看來,這是一條大龍蝦,足有三、四磅重。時尚書屋
要在平常斯邁爾斯少校一定會停下來,用腳在它的藏身處輕輕攪動沙子,逗引它出來。然後,他會刺中它,帶回去作午餐。可今天他心目中只有一個獵物,只注意一種魚的外形,即鋸鮋那毛茸茸的不規則外形。十分鐘後,他在白色的沙灘上看到一團長着海藻的岩石的東西,但那正是他要找的鋸鮋。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