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胸罩裡的證言》夏樹靜子(日) 第 9 頁


真沙子無視她的話,繼續說道「據查,l0月1l日,你穿著灰色西服上班,傍晚在同僚的送別會上露過面,喝了杯啤酒便開車回家了——由此我形成了一個推理。你經過摩蘭賓館附近,撞上了我的姐姐,
作者:待考 / 頁數:(9 / 9)

真沙子無視她的話,繼續說道「據查,l0月1l日,你穿著灰色西服上班,傍晚在同僚的送別會上露過面,喝了杯啤酒便開車回家了——由此我形成了一個推理。你經過摩蘭賓館附近,撞上了我的姐姐,我姐姐好像死了一般地橫躺着。倘若真是這樣的話,你便是酒後行車。造成人亡車禍,你的前途將毀于一旦。時尚書屋

倘若逃走……現在由於科學偵查的進步,出了車禍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你為了保全自己,採用了更殘忍的方法逃走。你還慶幸沒有被人看見,路上又沒有流血。你把姐姐送到這裡,撿起地上的圓木棒,毆打姐姐的頭部和身體,想消除車撞的傷痕,並撕破裙子,擬裝暴行殺人,奪走了我姐姐的攜帶物品。」
永原良美頽唐地望着真沙子。時尚書屋
「可是,我姐姐在你的汽車裡醒了過來,她本能地預感到危險,便把你的年齡和模樣記下,塞進胸罩裡,因為那天你穿著灰色的西跟,而且顯得比實際年齡年輕,看上去30歲出頭,你拿走了手提包,卻沒有留意到胸罩裡吧。」
「不!……」
良美髮出嘶啞的聲音,痴獃地搖着頭。時尚書屋
「我什麼也不知道,寫在紙條上的是別人,你有什麼證據,這麼無禮……」
「有證據。」

真沙子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又忘我地說道,「我姐姐的右手指裡捏着淺茶色的化學纖維。我昨天去了R省的停車場,找到了你的汽車。很幸運,車後門沒有上鎖,所以我將后座淺茶色座套剪下一角,交給了警察。這和姐姐手裡的化纖是否一樣,檢驗的結果,你應該知道吧。」
這是真沙子故弄玄虛。昨天她確實去了永原良美的車邊,只是後車門沒鎖,看見了淺茶色座套。但聽到這話的一瞬間,永原良美的身體如觸電一般顫抖了一下,注視着真沙子的目光裡充滿着異樣的熱氣。真沙子猛然想到良美會不會偷襲自己。時尚書屋
但現在這個時候,寺院旁邊的道上車來人往,自然不能下手。時尚書屋
真沙子正這麼想著時,永原良美驟然轉回身穿過草叢,跑到路上,這嬌小的身體眼看著在暮色裡消失。時尚書屋
永原良美回到自己的住宅後不久,就受到了N署刑警的拜訪。時尚書屋
這時,她格外直率地供認了自己的罪行,說車的護板受傷,不是因為撞上了多惠子,而是從作案現場逃回家時,心慌意亂撞在住宅的車庫門上。時尚書屋
在搜查本部,重松警部認為這是一起為了掩飾車禍的兇殺案,因此警部調查了現揚道路一帶的汽車修理工廠,已經查出了永原良美的汽車。但是,實際作案,因沒有目擊者,又沒有發現車禍血跡,車身又沒有直接撞上多惠子,這幾個僥倖湊在一起,方使永原良芙漏了網。然而,她卻在別處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時尚書屋
雖然搜查本部已經盯上了永原良美,但護板上的撞傷已被修復,失去了證明她作案的實據。時尚書屋
因此,良美在刑警面前失去了冷靜,几乎是自己招認的,這使重松警部目瞪口獃。時尚書屋
後來從重松警部這裡聽到這些情況時,真沙子忽然懷疑起多惠 子留下的紙條內容是否果真指的是永原良美。那天晚上,和久藤同去摩蘭賓館的柳內幸江,看上去也是30剛過,穿著灰色裙子,這種巧合,對永原良美來說,不也是出乎意外的、令人倒霉的偶然嗎?時尚書屋
不!在多惠子的意識裡,良美和幸江也許是一個人。作為將她拋向去另一個世界的人,這兩個女人的面影是相互重疊着。時尚書屋
然而不管怎樣,因為多惠子掙扎着作下的記錄,永原良美又受不安的驅使接近真沙子,這才反而使真沙子追蹤永原良美,迫使永原良美招供。時尚書屋
真沙子感到多惠子的附條件的口信決不是徒勞的。對孤獨的姐姐,她覺得心裡湧出一絲起碼的安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