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池邊疑雲》 第 2 頁


「好吧!」市村的語氣突然一變,一江的心也隨之一震。剛剛那副為了說服而採取的低姿勢,一下子就變成了一臉木然。但那卻不是失望、無力感,而是一副被逼急了,胸有成竹準備反擊時的沉默
作者:待考 / 頁數:(2 / 7)

「好吧!」

市村的語氣突然一變,一江的心也隨之一震。剛剛那副為了說服而採取的低姿勢,一下子就變成了一臉木然。時尚書屋
但那卻不是失望、無力感,而是一副被逼急了,胸有成竹準備反擊時的沉默。一江頓時覺得不安了起來。時尚書屋
「──不真的比比看,怎麼能斷言我弟弟一定贏呢?」一江想探探市村的口氣。時尚書屋
市村有些心不在焉地說:「說得也是。」
「──那麼,我告辭了!」他起身。急急忙忙地就走了。時尚書屋
一江漠然地獃坐在榻榻米上。時尚書屋
一股不安的預感襲上心頭,總覺得會出什麼事……。時尚書屋
她看了看表──六點了。時尚書屋
這夜,直到九點,哲志都沒有回來。時尚書屋
她知道哲志一定是去市立游泳池練習了。但是,游泳池八點就關門了呀!
游泳池離家,搭公車五分鐘。走路也不過二十分鐘左右,以前,也曾經有因游泳池的職員特別寬容而游到八點多的。但是,那頂多也只是到八點半呀!再怎麼晚,九點也該回來了。難道……。時尚書屋
打從市村走了以後,一江就一直忐忑不安。時尚書屋
九點二十分,她實在是忍不住了,便決定到游泳池去瞧瞧。時尚書屋
──市立游泳池是座室內游泳池,設備相當好。時尚書屋
一江來過好幾次了,對這裡她倒不陌生。一下公車,見入口已經關門,她便繞道從職員專用通道進去。時尚書屋
見裡頭亮着燈,她敲了敲門。時尚書屋
「哪一位?」開門的是一位熟識的職員。時尚書屋
「啊,是大川的姐姐!」
「對不起,請問我弟弟……」
「還在游呢!」
一江撫着胸,總算心上的石頭卸下來了。時尚書屋
「這麼晚了,我有點不放心,所以過來看看。」
「游得很起勁!」那個職員笑着說:「我也不忍心趕他,所以,我也下不了班!」

「實在抱歉!」一江低頭賠禮說。時尚書屋
「沒關係,沒關係,」這位三十歲不到的年輕職員搖搖手,「大川好認真哪,看他這麼用功我也不好打斷他。……不過,我也正打算去叫他呢!」
一江跟着這位職員,向掛着「游泳池」的箭頭方向走了過去。時尚書屋
「──我看他一定可以成為學校代表的。接下來就要看全國大賽了!」
聽了職員的這番話,一江僵僵地笑了笑。時尚書屋
「咦?怎麼不在呀!」
兩人來到游泳池邊停住了腳步。──空蕩蕩的池面,一個人影也沒有。高不可及的天花板,更讓人覺得空蕩蕩的。時尚書屋
一股潮濕的、水特有的味道撲鼻而來。時尚書屋
「可能已經上來,在裡面沖水了吧!」
「那我們到外面……」一江話還沒說完,便看到池子底有東西。時尚書屋
水面上有光影,所以沒辦法一眼就看清楚,但是,池底真的是有東西沉在那兒。時尚書屋
「怎麼了?」職員發覺一江神色有異,便順着她的目光看過去。時尚書屋
有人沉在水底。時尚書屋
「──糟了!」
那名職員脫了鞋,縱身躍入游泳池。時尚書屋
「──天哪!」
這會兒,一江也看清楚那是個人了。恐怕就是哲志了……
「小弟!」
一江叫了一聲,自己也投入水中……
2
「要不要來點咖啡?」我說。時尚書屋
「好,謝謝!」大川一江擦擦淚。──稍微打個岔,轉移她的注意力,也許可以讓她平靜一下吧!
我走向吧檯沖咖啡。現在吧檯上擺着的几乎都是飲料,我把那些酒都處理掉了。時尚書屋
「你……」我說:「怎麼會到這兒來呢?」
大川一江抬起頭來。時尚書屋
「我是……聽人家說,這裡可以幫忙調查警方辦不了的懸案……」一江習慣性地又嘆了一口氣,她望瞭望整個屋子:「但是,我看這裡這麼漂亮,不大像辦案的地方,反倒有點害怕……」
「我爸爸過世了,家裡就只剩我一個,所以這房子就由我來繼承。」我向她解釋道:「我喜歡冒險、刺激的生活,所以就做起偵探來了。」
「可是,你這麼年輕──」
「二十歲。跟你一樣呀!」
一江放心地笑了笑。她可能覺得自己是跟弟弟相依為命苦哈哈過日子的人,而我卻是個不愁生活的富家千金,所以一直滿見外的。直到我在年齡上跟她攀上了關係,她才打破了這種生疏感。時尚書屋
其實,我本來就是個溫柔、隨和的人嘛!
不過,第9棟的一位夥伴──最會挖苦人的蕭伯納說:「你呀,還得再溫柔一點才像女人!」
──哼!這是他的違心論。其實我倒覺得,他好像暗戀着我呢!
說真的,我得向各位作個自我介紹──
我叫鈴本芳子。晚上,我住在家裡;白天,我待在離這裡不遠的第9棟病舍。時尚書屋
那裡面,有我的智囊團和助手們──包括神探福爾摩斯、劍俠達爾塔尼安、挖地道高手愛德蒙.鄧蒂斯等等。我之所以能在家裡和醫院間來去自如,都虧鄧蒂斯挖的地道。時尚書屋
從我的說明裡。您大概也聽得出來,這些人都是「冒牌」的。但是,撇開這點不談的話,他們每一個人可真的都是不可多得的優秀人才!
所以,當我置身在他們之間的時候,總覺得很有安全感。而且,──今天和亞里斯多德討論哲學,明天赴莎拉貝爾納譯註:法國女演員的宴會,您瞧,我的日子過得多麼多采多姿!
「開心一點嘛!」我端來咖啡給大川一江。「剛剛說到哪裡?你們把你弟弟救上來,然後呢?」
「已經來不及了!」一江難過地說:「荒木也盡全力幫我的忙,還幫我撥電話給一一九叫救護車,但是,一切都太晚了……。」
「對不起我打個岔,荒木……是那名泳池的職員嗎?」
「是的,剛剛忘了跟你說明,抱歉。」
說著,她兩頰一片飛紅。時尚書屋
看樣子,大川一江好像不是因為這次弟弟的意外才和這個叫荒木的男子認識的。時尚書屋
「那麼,你弟弟的死因呢?是心臟麻痹嗎?──我想,應該不會是這麼單純的原因吧?要不然,你也不必特地到這裡來找我了。對不對?」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