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不眠不休殺人事件》 第 1 頁


不眠不休殺人事件第1章也不知道哪兒不對勁。井上走進搜查一課心裡想道。今天稍稍來遲了。雖然是從女友向井直子的公寓來的,但絶不是睡懶覺才遲到的。而是因為到處蒐集
作者:待考 / 頁數:(1 / 10)



不眠不休殺人事件

第1章

也不知道哪兒不對勁。時尚書屋
井上走進搜查一課心裡想道。時尚書屋
今天稍稍來遲了。雖然是從女友向井直子的公寓來的,但絶不是睡懶覺才遲到的。時尚書屋
而是因為到處蒐集公務上的資料才遲到。時尚書屋
可是”搜查一課有些怪怪的,到底為什麼呢?時尚書屋
原因之一立刻分曉,井上的頂頭上司大貫組長「已經」來了。時尚書屋
井上心想:這說不定是大地震的前兆。時尚書屋
還不僅如此,搜查一課一片死寂。時尚書屋
說是通宵嘛,又不像,每一個人不是暗暗竊笑,就是呵呵笑,似乎很快樂的樣子。時尚書屋
這種情形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井上真是想不道。時尚書屋
「組長,早!」井上和往常一樣跟大貫打招呼,「您今天真早啊。」
大貫抬起頭盯住井上。時尚書屋
大貫心情好像不太好的樣子。不過他一直都是這樣,如果請他吃中飯的話,心情大概就會變好。「喂,井上。」大貫道。時尚書屋
「啊!」
「你也辛苦了。」
井上差點跌坐到椅子下面去,還好站得穩穩的。時尚書屋
「這像是大貫說的話嗎?還是我的耳朵有毛病?」
「組長──」
「你總是遵守我的指示,是個好刑警。」
應該不是我聽錯吧?總不會老是聽錯吧?時尚書屋
井上的心就像奧林匹克的聖火一般,已點燃了勝利之光,大貫要辭職了嗎?時尚書屋
終於!總算!到底還是會!……可是井上努力不把高興呈現在臉上問道:「組長,您要辦職了嗎?」
「誰說的?」
「我如果辭職了,搜查一課還能幹什麼?」
實在很想告訴他:「能喘口氣。」不過還是忍了下來。時尚書屋
「那您為什麼說那些話呢?」
「我大概要死了。」
大貫雙手抱胸,閉眼道。時尚書屋
「死……。生病了嗎?」
大貫生病?不可能!他壯得跟不銹鋼一樣!
「你不懂嗎?」

不說清楚,我怎會懂?時尚書屋
此時箱崎課長說話了。時尚書屋
「喂!大貫、井上!來一下!」
隨着箱崎走進會客室,井上想道:恐怕要被課長刮鬍子了。有時箱崎的眼神,似乎充滿殺機……。時尚書屋
「聽說了沒?」箱崎問井上。時尚書屋
「沒有。」
「哦。」今天搜直一課信件滿天飛。”
糟崎打開一張紙說道:「這是拷貝的,正本正在鑒定。」
井上警一眼那封信。時尚書屋
就是那種拿雜誌、報紙上的字剪貼成的恐嚇信。時尚書屋
內容是這樣的:「給我小心!我要大貫組長的命!」
簡單明了。時尚書屋
「是誰寫的?──」
「要是知道就好了。」
說的也是。時尚書屋
「或許只是惡作劇罷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大貫瞪大眼睛看著井上怒吼道:「你的意思是我被殺了也沒關係?是不是!」
“不、不──就算是也不能說出來呀!
「算了,通常偉大的人總是難容于世。」大貫站起來,像耶穌基督一樣說完了話就出去了。時尚書屋
箱崎鬆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課長,這──」
「當然,我也認為是惡作劇,不過這恨我們搜查一課的面子有關啊!」
「哦。」
「真遺憾:大貫是麼于一課的。」
箱崎由衷地感到遺憾,「如果我們的組長被殺,那搜查一課的面子要往哪兒擺?」
「那該怎麼辦?」
「我希望你隨時跟着他、保護他。」
井上默默地點點頭,反正就是這麼一回事。時尚書屋
「那要到什麼時候為上呢?該不會是監視他到退休吧!」
「當然不是!頂多一個禮拜,他就會忘記的。」
「一個星期……」
對井土來說就跟七年一樣長。時尚書屋
「二十四小時嗎?」
「最好是這樣。」
「幾個人輪流呢?」
箱崎乾咳了一下說道:「井上,我一直覺得你是個很、非常、十分、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有了你,把像大貫這樣的人丟十個給賣破鋼的都可以。」
「這……」
「我之所以會托你辦這件事,也是不得已的。」井上感到惶恐地說道:「這麼說──要我一個人保護組長?……」
「沒有人比你更道合。每個人手上都有一大堆案子要辦。當然,你也不是閒着,不過只有你最能忍受大貫……」
可一個星期!不睡、守着他?我又不是忍者!”
「不不不,這段日子裡,如果誰空閒了,我會叫他替換,不過目前還不能決定什麼時候、幾個人罷了。你要體諒才好!」
箱崎兩手攝在桌面,就像在演戲一樣。時尚書屋
真想大喊:「箱崎!你真會演戲……。」
「都是命中注定的。」大貫道。時尚書屋
「為別人、為社會拚命,結果只落得個道人怨恨,如果為了自己而僱用別人,人家又會說是浪費公帑,」這就是警察的命運。你最好牢牢記住。”
「這……」
不管是什麼樣的情況下,人真的心聲的確令人感慨良多,不過只要把午餐擺在兩人面前之後,軌引不起一點兒同情了。時尚書屋
對井土來說,跟着大真是任務,不得不呀!”「組長,你有沒有發覺什麼可疑的人?」
「不能說沒有,長年的豐功偉業,眼紅的人恐怕太多了。」
井上心裡想道:說得對,我和課長就兩個人了。時尚書屋
「老是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倒不如積極地去找那些可疑的人,如何?」
「井上,」大貫緊緊地盯着井上說道,「只有你關心我!」
這純屬誤會。井上只不過是忍受不了要一個星期不眠不休地守着大貫罷了。時尚書屋
當然也沒有解釋這個誤會的必要。時尚書屋
「您免得可疑的人是?」
井上拿出手冊。時尚書屋
「嗯──四十年前,我偷了隔壁的怖子──「組長!你能不能想想最近的事?」「開玩笑的。」嗯,第1、撲克聖人。」
「樸克聖人:」
「嗯,我抓過的一個小偷,十年了。」
「為什麼抓他:」
「偶爾經過,我們兩個打了起來,我負傷他斷了腿,他大放厥詞要殺我。」
「他住在哪裡?」
「不知道。」
大貫攝手大叫,「喂,拿咖啡來:」


分享與評論